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今天聽什麼:真誠的赤子,傅聰

發布於
一切彷彿像是安排好的,是偶然?還是巧合?


因為 @魔鬼小編 在我的文章裡留言寫到《傅雷家書》,行動派的我於是快馬到圖書館借了書來看。一連幾天趁著空檔,一口氣把《傅雷家書》讀完,讀書時還一邊點傅聰先生的演奏作品來聽。沒想到,今天經友人告知傅聰先生因染疫離世的消息……

這神奇的時間點,讓我一時之間呆住了!

一切彷彿像是安排好似的,究竟是偶然?還是巧合?


其實閱讀《傅雷家書》時,情緒非常、非常的緊繃,很難想像、也不願想像,會有家長為了教育家中學習音樂的孩子,會特地把這本書奉為「教養聖經」。因為光從書中一封封家書便可以想見,身為翻譯家的傅雷對傅聰從小到大的教育極為嚴厲,即使傅聰已經長大到波蘭留學,信件中字字句句仍緊迫盯人到讓人無法喘息的地步,連傅聰的簽名筆跡、信中的用字遣詞欠缺變化性,甚至是信封寫作格式,傅雷都要求其子要「養成neat的習慣」。

真是讀得我心驚膽跳!!!

話雖如此,父對子分享其對於藝術、對於音樂詮釋、對做人做事、金錢觀、愛情的態度,嚴厲中仍帶溫馨;也正是這樣的家風、以及父母對孩子的親身示範,養成傅聰獨有的特質與深厚的文化涵養。我甚至感覺,或許父親這些藏在心中的理念與情懷也只能分享給如知己般的兒子吧,唯有分享,才不會感覺到那麼那麼的寂寞。

對書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傅雷相當重視「為人需真誠」。傅雷在家書中寫道:


大多數從事藝術的人,缺少真誠。
因為不夠真誠,一切都在嘴裡隨便說說,當作唬人的幌子,裝自己的門面,實際只是拾人牙慧,並非真有所感。
真誠是第一把藝術的鑰匙。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真誠的「不懂」,比不真誠的「懂」,還叫人好受些。


這段話很能引起共鳴。事實上不止是藝術,就連閱讀行為也是如此。畢竟在這個搜尋與複製都變得相當容易的數位時代,我們變得愈來愈寧可感受他人的感受,而不願真誠的赴宴,用自己的眼與心,與創作者展開一趟深刻的遇見。


藝術存在的終極意義在於自身,不為任何附加的目的。這點在焦元溥的《游藝黑白:世界鋼琴家訪談錄》對傅聰先生的專訪中,傅聰的回話裡相當明白了:


演奏家唯有追求音樂,最後才能得到音樂,從沒有說追求名利而能得到音樂的。
「成名」和「有成就」是兩回事;現在太多人心裡只想著要成名,卻忘記了音樂藝術。
若要追名逐利,請走他路,學音樂就是要以音樂為出發點。即使得不到名利,卻一定能得到一個無限美好的藝術世界。這是何等幸福啊!


很多人頌揚傅聰為中國的蕭邦,特別是能駕馭瑪祖卡(Mazurkas)。我不是專業聆賞者,只是一個愛聽、喜歡研究的業餘樂友,但感覺得到曲子的難度,一面聽的時候在想:傅聰怎麼能夠掌握得那麼好?如何做到觸鍵那麼輕?音色卻這麼清亮?情感又那麼濃?


我則喜歡聽他彈Scarlatti。記得讀到《傅雷家書》書末,傅雷與其妻留下的遺書時(兩人被控反黨罪證,最後以死訣),Spotify這時剛好播到Scarlatti Sonata in C major, K.95

我想應該不是文字的緣故讓我激動了,而是傅聰彈的Scarlatti至善至美,真是會讓人落淚……

R.I.P.

使用警語:聽音樂是一件相當主觀的事,有人聽古典撞破頭也進不去,有人聽爵士會便祕。如果今天的音樂剛好能進駐你的心裡、頻率相應,那該是何等的幸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今天聽什麼:大花版的回憶,以及許多點惆悵

3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