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lingual labourer

独自探险——废墟的背面

發布於
“你在哪踩一脚的泥啊?天气太热了,上山太危险啦!”

在家里休假,看书+翻译了一个多月,这几天实在没有心思继续阅读,便装好相机去一个没有人去的地方,加上最近新购入了Tamron的70-200 F2.8,不妨去试一下新镜头。

昨天到底有多热呢?气温摄氏38,体感45。出门那一刻我就后悔了,但又不想回头,就直接踏上了两个半小时的地铁,往广州的郊区去。

目的地位于广州黄埔和增城交界的地方,下了地铁后需要转乘公交或出租车,到了某个村口后步行2km上山;亦有另外一条徒步路线,长达16km,没有专业的徒步设备且天气炎热,这条路线不予考虑。

“请问天坑怎么走?”

“天坑,从这里步行两公里。”

由于村口是建筑工地,到采石场入口的一段路无任何树荫遮蔽,暴晒(加上我穿的是黑衣服),直接晒出人命。

一进来就运气不好,踩到了工地的泥坑,泥直接淹没大半条小腿。

只好带着泥泞的脚上山;回家洗鞋,鞋变成了复古款。

没关系,来了还是得完成任务,纸巾擦擦继续上山。上山的路比较和缓,但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因此举步维艰。

到达一个已经废弃的石场——裕丰石场。多年前,此处由于环境问题而被迫停业,随之废弃,剩下的设备多已生锈。工厂内空无一人,而器械庞大,给人的压抑感相当强烈。

废弃的石场
生锈的器械——实地观察会觉得壮观得多,十分瘆人
工业与尘肺病的味道

当然,来这里不仅仅是废墟那么简单,我继续往上走。大概经过一个不那么好走的斜坡,就到了采石场的最高处。从此处眺望,则是另一番景象。彼时,汗水已经把脸和上衣湿透。

湖岸

采石场在废弃之后有进行还绿工作,因此周边并非是光秃秃的山和石头,反而是绿草丛生。下方形成的“天坑”带有青蓝色的湖面,十分奇妙,没想到在广州能找到这种地方。但转念一想,既然是曾经的采石场,这里的水是否含有重金属?

地势还是相当险要的,四周都有铁栅栏围蔽起来,因此需要十分小心。

被开凿的山
天坑
天坑
天坑
天坑

景色固然很棒,但还没拍得尽兴,就被保安及其看门狗喊着下山了。

回到石场门口,我向看门的大爷询问:“请问有水吗?”并指了指我泥泞的腿。

“你在哪踩一脚的泥啊?天气太热了,上山太危险啦!那里有水,赶快去洗一下。”

下山之后到了一个小便利店,那里的老板人也很好,让我再洗一遍(否则待会儿鞋太脏,坐地铁不太方便) ,并让我坐在门口吹吹风扇。

便利店有个看起来已经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增城地区说的方言我是听不太懂的,有粤语的味道但不全是粤语,可能是增城话或客家话,所以我只能用普通话夹杂粤语交流),看我起身要离开,笑着向我说拜拜。

想着冬天再来一次,希望这一天路上遇到的种种困难不会再次上演。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IG:@ onticep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