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Lim

岑建興現為台灣聯合大學系統亞際文化研究國際碩士學程研究生,曾是馬來西亞中文主流報章地方記者。求學至今都有對馬來西亞及台灣社運有所涉獵。

马来西亚行动限制抗疫行动(首日,3月18日)

马来西亚行动限制抗疫行动(3月18日)

(注:本篇文章及接下来每日的报告,其写作目的不在于评析,反之希望纯粹的描述个人在这期间的观察及想法。虽不排除未来会有进一步的评析,但最终还是希望能留下一些记录,供其他共同抗疫的朋友一同分享。)

马来西亚卫生部在3月19日发布的疫情通报

马来西亚行动限制抗疫行动(3月18日)

今天是马来西亚正式采取全国性抗疫行动的第一天。依据大马政府的公报,这一波以社交疏离(Social Distancing)及限制人们行动的抗疫行动,会一直持续到本月底。目前尚没有正式的通知在本月底后,这一场抗疫行动是否会结束,然而依照今天确诊病例已达790宗及首相发言,不排除有再延长的可能。

正如上段提到,马来西亚与许多仍在抵御疫情的国家一样,采取了社交疏离及限制行动的策略,以达到能“压平医疗体系供需曲线”(Flatten the curve)目标。这两项策略的实际行动主要有:

(1)禁止国内人口出国及国外非国民入国,

(2)关闭非基要政府机构及部门,

(3)除零售业,菜市场及其他特别允许的行业外一律关闭

(4)除基要运输以外,限制国内人口流动,禁止人们跨越州属或疫区,

(5)取消各类大型活动等,

(6)关闭国内所有教育机构等

实际上,现在是马来西亚第二波的疫情。约在3月初时,确诊个案仍维持约50+位左右,而且均康复出院,甚至一度达到0确诊。来到了接近3月中旬时,才开始较大规模的疫情爆发。也因为如此,首相在16日晚透过电视及社媒直播方式,向全国人士讲明上述所述的措施。依据我个人所知,我相信这应该是大马成立以来,首次有如此高规格及全国性的限制行动措施来抵御疫情。

在16日的时候,在首相未宣布正式的限行令时,其内阁的卫生部部长在每日的汇报会中,向记者透露当晚首相会有大宣布。卫生部部长如此谈话,与当时确诊人数已远超过首波确诊人数下,让已在坊间流传的“封城”等谣言沸腾了起来,各乡各镇各城均出现了慌买潮,而我及我家庭也是其中一分子。

先要声明的是,我和我家人并没有夸张的购买行为。我家人也仅买多一些米及罐头食品等而已。在我前往附近的迷你超市时,乘坐在摩托车上思量着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以及如此的购买行为是否为合理的。来到了迷你超市后,里面人虽不多,但可感受到沉沉的担忧。其他顾客在盘算该买什么,而我从仅剩无几的货品架上拿了一包米,顺道也拿了一些干粮类的,排着队等着结帐。结帐队伍中的人们都可看到不安的面容,看似劳累整天的结帐人员也忙着进行结账,有气无力的向顾客解释为什么某个商品没有货等。

无疑的,在首相未正式宣布前,在人们未被告知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疫情爆发时,民众恐慌情绪则会出现。我相信在这之前,大马民众一般上会认为政府会采取全盘封城的策略,因此在未正式宣布前及卫生部长的暗示下,不确定感自然会增加,也必然会引起部分人士的恐慌。这种恐慌并不会因限行令颁布后而停止,据我所知,目前为止慌买的现象仍未停止,各式零售店面仍有不停的人潮。

在执行限行令的前夜(17日),各主要交通中枢等都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况,准备在未正式执行限行令前回乡。大马警方也进一步透过媒体公布现行令的详情。一开始警方不允许跨州行动(如A州前往B州),但允许公众向警局填写表格报备。此项宣布不久后,从社交媒体照片来看,各处警局都出现大排长龙填写的情况。不久后全国总警长宣布取消这项措施,但随后更正仍然还是执行限行令。今早当限行令正式宪报及执行后,一些国内主要的交通大道车量大幅度减少,其中比较令我感触的是过往满是车龙的马新长堤,如今也变得前所未见的空荡。

后来在进一步的跟进昨晚限行令的执行时,一些说法认为因政府各部门间协调不好,导致一些教育机构等要求寄宿学生退宿,学生在没有住家情况下,只好从城市市中心尝试回乡。虽也在昨晚教育部也下指使教育机构不能要求学生退宿,但相信不少学生也已归乡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