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Lim

岑建興現為台灣聯合大學系統亞際文化研究國際碩士學程研究生,曾是馬來西亞中文主流報章地方記者。求學至今都有對馬來西亞及台灣社運有所涉獵。

马来西亚行动限制抗疫行动(第四日,3月21日)

卫生部长在电视台访问中,亲自示范温水可如何“杀死”病毒。图截自Mhdaily.conm


在抵御疫情之际,人们都在试图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情况,以求能够做好准备及寻求一种解释。然而,并非所有人所接收到的消息都是对等的。也因为如此,疫情中正确医学资讯等的传流变得非常重要。然而,当领导抗疫的领军人物带头散布假消息时,这又是有什么后果?

现任卫生部长今日在接受大马国营电视台访问时,声称因新冠病毒无法在高温下生存关系,因此指如果人们喝下温开水后,一旦温开水进入体内后,可以杀死这些病毒。除此之外,他也在访问现场,直接拿起水杯进行示范。

我相信在不需要有医药专业的解释下,大家单按照常理就应该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同理的,许多国人也不会认同并也表示愤慨,声声呼吁撤换卫生部长。在卫生部长底下的官员与部长言论保持距离,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该部仍会以医药科学方式抵抗疫情。

卫生部长的发言,也不过是疫情在大马开始之际,一系列高层级民选官员令人错愕的发言之一。妇女与家庭发展部副部长日前也在推特上,发言“死于新冠肺炎的机率为1%,但我们随时意外死去的机率为100%。。。”。在该推文发布及受到众多网民压力后,她删掉了推特户口。

政客说错话绝对不是新鲜事,而上述的现象也不过是疫情当中,被放大的政治奇观而已。然而,这只不过是我等一般民众感觉而已,但是对于前线医疗及资讯传播工作者来说,我相信这是如同“带头犯罪”的感觉,使得他们需要在花费一些力气进行避谣及解释工作。

依据我单从面子书,Messenger及Whatapps观察的情况,关于此次疫情的假消息确实有一定的数量。我看到的包括坚持称这不过是普通的流感、大剂量的维生素C可以进行治疗、某些草药或偏方等具有疗效、军方会进行全国性空中喷洒消毒液,某政党便宜售卖口罩。。。这些仅是我看得到的,但我相信还会更多及更为奇怪的谣言。

个人觉得,在这一次疫情的资讯传播上,马来西亚政府有着一些改善,但因为没有之前经验做比较关系,所以也很难说。在卫生部面子书专业上都会定时公布疫情数据的Infographics,并且也会针对特定流传广的谣言做出解释及避谣行动。一些比较直接影响到民生的新措施,都会透过SMS直接传播到手机号码中。除此之外,在宣布限行令时,也有派遣带上扩音器的车辆,在住宅区上分别与国语、华语、英语及淡米尔语宣导。实际上,在疫情还没有大爆发前,我看到包括我自己居住的社区内,卫生部官员也配合当地的州议员进行疫情的宣导。

另一方面,虽马来西亚使用网络的成本也逐渐下降,人手几乎一架智能手机,但也不能给保证正确医学资讯的流传(不同通讯软体群组间的传闻等就是一例)。再者,接收及理解不同资讯的素养鸿沟,也非一时间内可以更改的到,加上人们都有着一定的思维偏好,也会对于资讯有着不同的见解。

我恰好也在网络上看到一篇也在讨论疫情与资讯传播的文章。这一篇是由UCL人类学研究团队研究独居老人的智能手机及智能老化(Smart Ageing)的博文。在该博文中,他们提到他们花了16个月的时间进行这一项研究,并依据他们的研究发现来提出16个Insights,大家可以前往这个链接看看。

https://blogs.ucl.ac.uk/assa/2020/03/20/coronavirus-and-social-isolation-16-insights-from-digital-anthropology/?fbclid=IwAR0l8U8NtcQM3UqeaNhggkiYsffwbwfBl7qhkjV_4uL3fqrOmku6vDcFhr8

总的来说,个人觉得在大马政府的疫情相关资讯的处理及散布等,需注意到不同人使用各式通信管道及资讯喜好外,也必须要有全部门上下一致口径以避免资讯不一问题。最近有好几项措施的宣布,都常发生U转的现象,或是没有办法说明清楚情况,制造了不需要的混乱。比较明显的,是我记者朋友提到在限行令发布时,首相准备的讲稿并没有Q&A清单,导致很多在新加坡马劳迟至第二天才能获得正确的资讯;又或者是限行令执行前一晚,警方针对跨州行动是否可以申请特例处理的宣布等。若能避免这些不需要的混乱,至少可以减少不需要浪费的时间及资源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