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chair
raychair

喜歡閱讀和思考的水瓶座,幸運地是兩隻橘貓的奴才。

不生不滅的《坐看雲起時》

(edited)
明白到得與失、聚與散也是生命樂譜中的篇章,一切或有選擇。

繼《離別的規矩》和《自毀的程序》後,來到「虐心系列」的最終章《坐看雲起時》。主角終於來到日本京都龍安寺看枯山水,但只有他孤單一人,不知怎樣面對。結果,他選擇不去面對,不去試著了解她的祝福,不去聽身邊朋友的安撫說話,最後走上絕路。

副歌的歌詞以第三人稱視角,勸說主角可以看開一點:

人間 尚有花開花落 
無盡的心債 
從沒山 在這不生不滅 
無極的狀態 
徘徊在 生關死劫 或有選擇

這是一個不生不滅的世界,不是嗎?

雲起雲散;

花開花落;

潮漲潮落;

緣起緣滅;

鯨落(Whale Fall)為無數生命提供食物,你要怎樣界定鯨魚的死亡呢?因此,世界從來沒有界分,而且也界分不了。

是殘忍又是善良;

是哀傷又是快樂;

是短暫又是永恆;

是團聚又是分離;

是混沌又是規矩;

是出生又是死亡;

如果心靈不再分辨悲傷與歡笑,不再執著任何一種的定義和「應該」,就會明白到所有的一切構成了世界,所有的一切共同譜成生命的旋律。明白到得與失、聚與散也是生命樂譜中的篇章,一切或有選擇。

《坐看雲起時》不只是「虐心系列」的最終章,也可能是「物語系列」的前傳。歌詞的最後,寫道:

從沒水 是你思憶吞蝕
堤岸的邊界
讓砂石來滴漏
迴流入腦海

沒水、提岸和迴流,這不是描述主角在溺水自殺嗎?而且,前段的歌詞提到主角的遺恨:

還未解 尚有苦心積慮
遺恨被壯大

這兩點也恰恰呼應了《水刑物語》中的怨恨和溺水的情節:

懷抱了怨恨 困溺海中心
沉重到缺氧時 無從翻身

另外,「砂石來滴漏」明顯是指《砂之器》,而《砂之器》就是關於投胎重生,重遇上世的情人,卻是今世的母親。

坐看 我 為你在遠山
升起一片雲霧帶

曾經有小女孩問一行禪師,要如何面對愛犬離世,一行禪師指示她遙望天空,看著雲朵消失,但雲朵其實沒有死去,只是變成雨水、茶杯裡的茶,它們就像是雲的新形態,萬物就是如此相互依存,以不同的形態而存在和連繫。

原來,歌曲也可以不生不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