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冉

賓夕法尼亞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關注性別、教育及社會分層。

日本跨性別者的制度困境

發布於

本文已发香港01周报

-----

日本跨性別者的制度困境

日本放送協會(NHK)上個季度的新劇《女子的生活》引發了不少討論:氣質出眾、妝容精致的女主角美紀,是一位生理男性、心理女性的跨性別人士。更複雜的是,她是一名喜歡女性的跨性別女同性戀者。

聯想起去年在日本口碑不錯的電影《人生密密縫》,可以看出日本社會對於跨性別者權益的關註日益升溫。《人生密密縫》以安靜的風格描繪了跨性別女性倫子的成長與愛情;《女子的生活》則是更活潑的喜劇路線。第一話中,坦然且自信的美紀就對偶然重逢的高中男同學進行了一番科普:她的情況曾被定義為「性別同一性障礙」,也稱為「性別焦慮癥」;但相比起這些帶有「異常」和「病癥」意味的稱呼,她本人更傾向於自稱為「跨性別者」。

相比真實日本社會中跨性別者的處境,美紀和倫子應該都是幸運的:美紀雖然未對家人攤牌,但她有一份適合自己的時尚業工作,同事和朋友也都與她相處自然、毫無歧視;倫子則有著完全理解和深愛自己的父母和男友。而在現實中,盡管近年來進步顯著,但日本跨性別者仍然面臨許多制度上的障礙和歧視。

最大的難題莫過於在法律上獲得身份認可。根據《性同一性障害特例法》規定,同時滿足以下五個條件的跨性別者才可以向家事法庭申請更改戶籍性別:二十歲以上;非已婚狀態;沒有未成年子女;生殖腺缺失或生殖機能永久缺失;性征和性器官外觀近似想要成為的性別。其中爭議最大的是第四條,有批評者認為這等於變相強迫跨性別者絕育。2013年,聯合國在有關酷刑問題的特別報告中指出,將「通常並非自願的絕育手術」來作為跨性別人士獲得法律認可的前提是侵犯人權的。此外,第五條也使得許多身體或財力上沒有條件做手術的跨性別者望而卻步。這項帶有歧視色彩的規定,對日本跨性別者的生活造成了制度性的障礙。

近年來,跨性別學生的校園處境也引發愈來愈多關注。相比許多其他國家,日本學校往往格外強調性別定勢,跨性別學生也因此面臨更多困境,例如被迫穿著與自身性別認同不符的校服,或被迫參加性別區隔活動等。人權觀察組織在2016年的報告中也曾批評日本政府未能積極保護LGBT學生:他們經常遭到同學甚至教師的騷擾和羞辱,也很難在遭遇霸凌時獲得學校的幫助。不過,日本政府在去年三月修訂的《防止校園霸淩基本方針》中終於明確規定,學校應預防學生因性傾向或性別認同而遭霸淩,並促進教師對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正確理解。同時,著名私立女校日本女子大學也開始討論接納生理男性、心理女性的跨性別學生入學。

過去十四年以來,東京世田谷區議員、跨性別女性上川彩一直是唯一的跨性別地方議員,直到去年,埼玉縣入間市的細田智也成為首位跨性別男性市議員。上川彩14年前競選公職時曾多次遭到騷擾,相比之下,細田智也在整個競選過程中沒有遭遇歧視,他的競選主張也正是建立一個支持多元性的平臺,社會進步可見一斑。

值得反思的是,日本影視作品中的跨性別者形象常深植性別定勢之中。倫子的溫柔賢惠、美紀的「高女子力」,都是許多現代順性別女性想要掙脫的陷阱。《人生密密縫》更將「母性」表現為正常化跨性別者的根基,將「不稱職的母親」和「勝任母職的跨性別女性」做對比,難免有用社會職能來定義性別認同之嫌。不過不可否認,以跨性別者為主角的影視作品,對於消除歧視有著積極的意義。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