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媛

躁亂的世界需要平靜的靈魂。 曾在黑暗苟活的憂鬱症患者,想傳遞療癒以及真相的普通人。 略懂塔羅、喜愛影集、擅長傾聽與療癒他人。

霸凌——讓人懷疑教育程度只有胎教的行為

發布於
「言語有時候會變成兇器,它跟刀子無法比較,會更深、更尖銳的刺傷你的心。」——《3年A班-從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質》

霸凌,帶有惡意的欺凌,無論關係、言語、肢體、時間、多寡,更不用說在什麼地點、環境⋯⋯都稱作霸凌。隨著世代變更,資訊的發達,在網路,霸凌也開始盛行,人類依賴網路的性質,讓網路霸凌更是容易傷害一個人。

不過,今天談的不只是網路霸凌,無論言語、肢體、性⋯⋯都是要討論的一環。


從霸凌者到被霸凌

國小時,印象中我的家人沒有教導我什麼叫欺負,自然對欺負、排擠這類的事沒有意識,我就這樣在當時待的補習班欺凌比我弱小的人,儘管不是肢體暴力也不是言語攻擊,只是背後的惡作劇,但,這也是欺凌的一種。那時候為了好玩、有趣,還有那小小的優越感——

在後來,也曾在學校當過排擠他人的主謀人,並非有趣而是有來由的討厭,但我知道這樣不構成我能排擠他人的理由。直至上了國中後才明白自己的愚蠢和惡劣,也在這時期體驗到了何謂欺凌。

當時體驗到的言語傷害、排擠,以及那時臉書在國中生裡很是盛行,所以出現了所謂的網路霸凌,我是深刻記得那些感受的,也記得每一個人的名字、模樣。不過也已經不會再影響到我,甚至讓我成了很堅強和成熟的人,我不害怕單獨行動,也不畏懼他人的言語傷害。

旁觀者也是加害者嗎?

其實,這很難判定。我認為沒有真正的對錯,的確在被傷害的時候很難受,但也同樣的沒人能保證旁觀人在幫助自己後不會被傷害。

但是當今天是一個大群體,旁觀人數是多的,聚集起來的力量更大的時候,不講話似乎又是錯的。

所以,不斷言這個部分。

只能說,當你有能力幫助人時,就應該去幫助人,至少這樣的善良,在往後自己臨死前會感到驕傲吧。

明明倡導反霸凌,為何還是存在?

2017年社福機構調查過,全台七成五的人都曾被霸凌過,近四成是霸凌者。校園是最容易出現霸凌的場所,反霸凌可以說是每所學校都會宣導的事,卻起不了什麼效用,這是為什麼呢?

絕大部分都是家庭問題,許多根源都出在家庭教育沒有做好,或是在家庭上得不到關愛而感到憤怒,轉變成容易以傷害人獲得存在感與優越感,甚至家庭本身就會有暴力傾向,這些種種都容易生成一位霸凌者。

再來,很多校方的處理態度非常不佳,很多老師「嫌麻煩」認為都是孩子之間打鬧,或者霸凌方與老師關係甚好,老師並不相信受害者所言,甚至有老師自己也是加害者之一的時候,這樣的情況也是有機率的答案。

當然,這不是一定,只是我自己的觀察和親身經歷,這兩項是最有可能的原因。


最常見的霸凌——關係及言語霸凌。

在校園裡不少見特定幾個人時常酸言酸語,甚至講出惡毒的話攻擊某一個人,還有隔空喊話暗諷的招數,再來要求其他人不能與他相處,這就是所謂的關係與言語上的欺凌。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霸凌行為,因為不像肢體上容易被發覺,年紀小的孩子容易在受到這樣的欺凌沒有勇氣跟家人或者老師提出,導致繼續承受。


在開頭有一段我很喜歡的日劇《3年A班-從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質》裡主角所說的台詞,而這部劇主要敘述的也是一場網路霸凌而導致的悲劇,為何網路霸凌會開始盛行呢?

在其中主角也有提到,人們藉著匿名去攻擊他人,有時是為了有趣;有時為了自己在虛擬世界的優越感;有時是在現實生活無法發洩的情緒;有時是因為覺得網路就可以暢所欲言⋯⋯而在現實的網路裡同樣非常多所謂的酸民,多半都是在現實世界找不到存在與優越感,或是生活過得很無趣,專門在許多網紅、名人、明星的貼文下攻擊人,也曾經在台灣有人就因此離世了。

網路的發達使得訊息擴散速度之快,在年輕世代也很難不接觸網路,甚至脫離網路,一個開始批評謾罵,兩個、三個、十個、一百個⋯⋯開始蜂擁而至,裡頭還不少根本不了解事情經過就想跟隨大家的人,這些人的內在究竟多匱乏?我不知道。

肢體與性霸凌更不用提,這種多半會造成肉體上的傷痕更是讓人容易產生陰影,讓身心靈同時受傷是最要不得的事,肢體上的霸凌也是最令人恐懼的霸凌種類,就算今天只有搶奪他人的用品,也是一種肢體霸凌。而時常會被嘲笑娘娘腔、男人婆,或者開著有關性與身體的玩笑,都屬於性霸凌的一部分。

這些行為層出不窮,也不乏那些因為被欺凌而自殺離世的人,找不到存在的意義就要摧毀別人的存在,無論那種方式的欺凌都一樣充滿惡意。

最後希望,世界能夠多份善良,也會無意間救贖一個人,而這就像能量一樣的傳遞,當被救贖的人同樣的拯救了下一個人,那這樣的付出有何不可呢?

祝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