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017 

原告不可能變被告的輕推理桌遊——「名謎偵探」

雨田明

說到推理類的桌遊,可能有人會覺得很困難,擔心很燒腦而避之則吉。但其實有一些較輕巧的入門選擇,「名謎偵探」就是其中之一。簡介與教學「名謎偵探」是2016年日本桌遊展銷會game market的熱賣作品,於2017年由台灣尖端桌遊代理中文版。當年這遊戲相當受歡迎,原因嘛,大概因為太簡單易學了。

日本花札與葡萄牙有甚麼關係?

雨田明

大家到日本旅行、看日劇動漫、玩日本電玩時,也許會看見一種五彩十色、只有花鳥圖案,幾乎沒有文字的卡牌遊戲。這是花札(はなふだ,Hanafuta),日本的傳統卡牌遊戲。花札「嗯嗯,日本人就是厲害,能想出這麼漂亮的卡牌。」 這種說法只能是部分正確。

【桌遊歷史】北魏的文人已在玩飛行棋?

雨田明

飛行棋,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就是在方形的棋盤中,每名玩家有四枚棋子,擲骰讓棋子在十字形的通路繞行,盡快讓所有棋子進入中央終點的擲賽遊戲(Race game)。應該無人不識的飛行棋那麼,看到標題的你一定會問: 「北魏時期不可能有飛行棋的吧?」 嗯,我承認標題有點嘩眾取寵。

【短篇故事】《影親》

雨田明

「CL0739,通過考核。高興吧,你以後就是上等人了。」 CL0739一臉呆然,以沉默接受了老師的嘉許。成為上等人,是甚麼意思?他不太肯定。但他知道以後不用再上艱辛的語言課、不需再記「目標人物」的歷史、吃飯拿錯刀叉順序不會被禮儀老師鞭打、無須再接受那地獄般的「偷拍鏡頭考試」、更不用再做奇怪的整形手術。

【一個人的浪漫】單人桌遊《咖啡烘焙師》(下)教學&遊玩示範

雨田明

上回開箱介紹了單人桌遊「咖啡烘焙師」,今次來一個規則教學,來看看只能一個人玩的桌遊是怎麼一回事。(想知道遊戲背景可參閱上一篇文)遊戲目標反覆烘焙咖啡豆(從布袋抽出token),控制整體烘焙度和風味,或者去除雜質。烘焙至一定程度後便進行杯測。

【新人打卡】我是雨田明,做文字創作的香港人

雨田明

大家好,其實這是在Matters的第二篇文,但發了第一篇才驚醒這兒有新人打卡的傳統,有心不怕遲,馬上來打個招呼。自我介紹80後,香港人,自由身影視編劇,寫過遊戲劇本,為自己的作品寫過歌詞,亦出版過兩本實體小說,《蝶殺的連鎖》、《仇恨的螺旋》,都是犯罪推理作品。

【一個人的浪漫】單人桌遊《咖啡烘焙師》(上)開箱介紹

雨田明

前言登陸Matters的第一篇文章,先來推廣一下自己的興趣之一——桌遊(Board Game)。談到桌遊,大多想到是三五知己聚首一堂,愉快同樂的玩意。但現實的種種因素,想找到同伴開團可越來越困難(這個可另文詳述)。尤其疫情影響,外出買飯已經是如Death Stranding般的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