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

26歲暫居南投的女子,以筆代口,紀錄青年時期的知識與思緒。

雨語|脫水機、牽掛、鳥居

發布於
此篇為2015年跳出的臉書動態回顧,覺得當時的文筆挺多愁善感的,因此記錄一下。
沒想到將衣服脫水也是件有壓力的事。

聽著機器發出轟隆隆的聲音,還以為自己可以悠閒地等著他轉到自己高興為止,卻總有人會在定時器歸零的前一秒出現,然後站在脫水機前,一臉不耐煩地瞪著機器。身為使用者的我旁觀,還以為她與脫水器有何仇恨,只得狼狽又尷尬地趕緊掀起蓋子,讓機器戛然而止,「吱呀 ──」尖銳聲響如匕首般劃破整棟樓的寧靜,我卻只能迅速抱起衣服,落荒而逃。

中午分享了閨密的心事。

當時還很灑脫地覺得一個人真好,不必為誰牽掛,卻很快就嚐到苦澀。世界上可悲的,不是別人不在乎自己,而是以為自己被在乎,卻很快就發現,其實自己也曉得沒有那資格,去奢求對方的在乎。

稲荷大社的鳥居

就像伏見稲荷大社的鳥居,努力穿過一道又一道,以為從此被神所庇護,走到盡頭才發現,自己身後的人從未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不過,也自然是這樣,因為從一開始,自己與身後的人就是陌生人。不在乎的人又何必為她心痛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