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

26歲暫居南投的女子,以筆代口,紀錄青年時期的知識與思緒。

大雨說書|宮部美幸《所羅門的偽證》─ 人物解析:到底誰才是孩子?

發布於
我們心目中的那個「大人樣」,是什麼模樣呢?
前言

我們心目中的那個「大人樣」,是什麼模樣呢?
面對困境是一輩子的課題,而年齡無法成為我們的保護傘,反而會是枷鎖──因為是大人,所以不能不成熟;因為是孩子,所以犯錯沒關係......嗎?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為什麼我們會有幾歲的人就該有幾歲的樣子,這種的想法出現呢?


《所羅門的偽證》角色分析

這是一個拒絕上學的少年墜樓身亡後,在校園跟社會引發爭論的故事。角色眾多,有好幾個家庭支線,所以我只挑選了幾個我有感的來寫。

  • 柏木家

拒絕上學的少年「柏木卓也」從小體弱多病,在父親則之、母親功子的溺愛與呵護下成長。在書中,卓也因為一開場就墜樓身亡,以遺體出場,所以形象與性格皆為他人視角呈現;實際人格如何,讀者無從得知。

在這個家庭,令人五味雜陳的是柏木家的長子「宏之」──因為弟弟受父母寵愛,長期被忽視,所以十分怨恨弟弟,甚至為他的死而感到鬆一口氣。直到故事結尾,宏之與雙親都走不出卓也之死的陰影。

從我的視角看,柏木夫妻是直昇機父母,而宏之身為長子,因為是健康的孩子,能自我成長,所以父母認為他不需要關愛,這點跟我的成長歷程是相似的,所以我很同情他。

更深層來想,這對父母也許深陷照顧病子的成就感與被需要感,所以是父母需要卓也,不是卓也需要父母。

  • 野田健一

本書的開頭與結尾都以健一為主,可以感受到作者想表達的內涵。

在小說前半部,我以為健一是個配角,但隨著角色們為了審判而做的蒐證,時間更推移到審判中後,才發現原來健一是關鍵!

母親幸惠的憂鬱症為野田父子生活帶來長期壓力,正值青春期的健一在家庭生活非常壓抑,加上健一在校園被多名老師視為平凡的學生,也讓他習慣隱藏自我。

他的傷痛是我認為全書最為深刻的,長期壓抑之下,內心的鬱悶會累積成惡魔,因此讓他曾經觸碰到死亡。健一在審判過程,用他的傷痛撫平他人的傷痛,他的觀察力與同理心,讓他成為《所羅門的偽證》真正的主角。

  • 藤野涼子

這個角色被塑造成模範學生,原本我以為她會是超完美形象,殊不知小說一開頭就描述她對卓也的離世近乎無感──這個設定先從她環顧周遭學生哭成一片,對比她的無動於衷,最後帶出作者想談的「偽善」。

在涼子心中,她認為「柏木卓也不遵守學校社會的規範,任意地活著,任意地死去。而大家都擠出淚來哀悼他。這讓涼子看不順眼。幹嘛可憐他?幹嘛認為他是犧牲者?他明明只是頭喪家之犬啊。」但這些真心話不斷湧現的同時,她也開始自我厭惡,覺得自己冷血。

對他人的死亡無感是否就是冷血?當她跳出召開審判,我覺得涼子完全不冷血,她是冷靜,別忘了,她只是一個國中生。而這個社會沒有告訴我們,面對死亡要如何接受與反應。

  • 神原和彥

這個角色在審判會確定召開後才出現,但他是唯一接近柏木卓也死亡那夜的重要角色。

我其實不喜歡作者這個設定,因為他比讀者更帶有上帝視角,就算我重讀第二次,看到和彥懷抱著當事人的心情,不自然地參與著調查與審判,我還是覺得,作者對他太殘忍了。

雖然看到結尾,我仍相信神原是好人,但總覺得這是一個不現實的角色;作者給他優秀的口才跟思考能力,還讓他有悲慘身世卻依然堅強活下去,可是他身上太多謎了,而這些謎卻又必須從他口中得到解答──讀者知曉的,不一定是真相。

  • 大出俊次

就是個8+9,而且是我們身邊就看得到的那種。在家暴中成長,所以將霸凌別人視為發洩。

他的成長過程可以與野田健一對照:同被家人傷害,健一受到的是精神上的壓迫,而大出俊次是身心雙重的受害,然而,健一從來不曾傷害過他人;縱使曾被殺意控制,他想的也是消滅痛苦的製造者,而不是遷怒於無辜的他人。

雖然俊次的身世也令人同情,但他霸凌的行為已經是犯罪,不值得同情。不過我滿喜歡作者安排他的審判,尤其是和彥蒐集他的霸凌行為與言語,直接在法庭教訓他。作者並沒有讓俊次洗白,而是好好地(被迫地)面對那些被他欺凌過的人。

「雖然沒有各位那樣的勇氣、缺乏像各位一樣為他人著想、感受他人痛苦的思慮,被告還是沒有逃避這場校內審判。他雖然抵抗、掙扎,但是直到最後都沒有逃走。被告此時不在這裡,並不是他願意的。」這段是作者安排和彥描述俊次的心境變化,也涵蓋了一切。

  • 三宅樹里

因為滿臉痘痘被大出俊次霸凌,進而為了報復寫了告發信,可以說是整個社會紛擾的開端。

雖然遭遇可憐,但她的心態卻被塑造充滿憎恨,甚至對唯一的好友松子也相當跋扈,還把涼子視為假想敵,所以並不是討喜的角色。

我對她的遭遇有一個部分有共鳴,當她向母親提出希望改變膳食好減緩肌膚狀況,換來的卻是母親的冷嘲熱諷,對於身心皆正在發育的孩子而言,這樣的母親跟霸凌者一樣呀。

從母親那邊得不到支援,從老師眼中看到不屑,又被肢體霸凌──她尋求的是生命的出口,只是用錯方法了。

作者讓和彥在法庭上對她說:「妳撒了謊,但妳並沒有錯。妳只是想要從受逼迫的絕境逃出生天而已。妳只是為了自保,而實行想得到的方法而已。妳沒有錯,雖然方法不對,但是妳沒有錯。」

  • 津崎校長

在任內發生兩起學生自殺事件,對一個教育者來說,是永遠無法抹滅的傷痛吧?

他深受學生喜愛,但未妥善處理告發信而引咎辭職,可以說是校園中被階級壓抑的其中一名大人。而他被解職後,依然默默地協助學生們調查與審判,對他來說,這也是一種救贖。

  • 森內惠美子

這個角色是年輕的教師,因為外型漂亮而被學生崇拜,但也被某些人評為假掰,甚至被正與丈夫談離婚的鄰居視為眼中釘。

內心脆弱,並不是一個有熱忱的教育者,在柏木生前苦勸拒絕上學的他回校,但也僅是希望班上不要出現問題學生。

在現今複雜的教育環境,不沾鍋個性的她並沒有逃過告發信的風波,甚至成為眾矢之的。

我可以理解她不想招惹麻煩的態度,況且柏木卓也本來就是比較細膩的學生,但我還是希望教育者們對於自己的言行要有責任感,孩子們對大人的偏愛是很能感受到的。

  • 茂木悅男

這個角色是自詡正義的社會記者,但走火入魔的行為讓人無法認同,尤其他還不斷地騷擾學生,要被當成整起社會紛擾的始作俑者也不為過。

雖然新聞界的扒糞者多少有揭發真相的功能,但茂木讓大人孩子們都陷入不安。

如果新聞者一心只想寫想寫的內容,而忽略對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那我覺得這完全不是正義。不過也多虧他,學生們反而更加團結。

  • 垣內美奈繪

這個角色看似路人,卻是推動告發信風波的人,因為她偷走三宅樹里寄給森內老師的信,還寄給茂木悅男,導致茂木暴衝地擾亂學生生活。

被丈夫拋棄的她,無法接受住在隔壁的森內惠美子受歡迎,甚至扭曲他人的安慰,於是怨恨起這個社會。

在某種程度上,是大人版的三宅樹理,但更加可惡,因為她該去面對的是與丈夫破碎的關係,卻遷怒到其他人身上,引起社會紛擾。

唯一值得同情的是,日本的女性在婚後,多被賦予照顧家庭的責任,所以難以有經濟自主的能力,也造成婚姻破裂後,她失去了人生的重心。這告訴我們,無論幾歲或是否已婚,都要能照顧好自己。

結論

回到一開頭的問題:我們心目中的那個「大人樣」,是什麼模樣呢?

這些角色從14歲的學生,到20幾歲的老師,甚至是30、40歲的父母,他們有像我們以為的那個「大人樣」嗎?甚至環顧身邊人,真的有所謂的「大人樣」嗎?

這可能再深論下去,又成了一個大哉問。我想說的是,人人都會犯錯,從錯誤中成長,然後但求問心無愧即可。

我的Instagram帳號 brain_beautyfashion

感謝您的點閱,歡迎支持與讚賞,也可以跟我分享您對大人樣的看法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大人们没什么了不起:读宫部美雪《所罗门的伪证》

大雨說書|宮部美幸《所羅門的偽證》─ 時隔近兩年的初閱與再讀,我始終是個讀者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