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茶不二門

Jannes羽恩 insta: @rainforest_tea 一期一会(Once in a lifetime) 文字、生活、茶道,很喜歡國王企鵝。

菊花與他的金紙

發布於
我告訴A:「我覺得你很像維特。內心劇場使得你走起路來都像只蝴蝶似的飛舞轉圈。」而我內心沒告訴A的則是:「我擔心你跟維特一樣那般死去。」
三芝雙連石滬一隅 by Jannes H.


    西邊日出

    太陽逆向升起

    光影銜接成一條天際線

    紡錘型浮標自浙江上岸

    岸邊有零星的雛菊…

「夕陽」,三芝雙連石滬 by Jannes H.


  中元[1]後一週,我和朋友A去三芝雙連石滬的海邊走走。[2]


  午餐前,我把朋友A借給我的書《少年維特的煩惱》還給他。「浪漫主義時期的文學作品我恐怕無法整部讀完。即使我嘗試努力理解他的背景,也無法完整啃下各種小宇宙爆發的內心獨白橋段。」「我大概讀到前面四十幾頁,就直接翻到〈十二月二十一日〉聖誕節前的最後一篇日記了。」「而他竟然可以在同一天了快二十頁的內容,即使知道身分界線也依然愛著人婦的維特,就這麼舉槍自盡了。」「作者描寫維特死亡花了快半天的時間,讓他有如自身書寫《福音書》內的耶穌,掛在十字架上在旁人陪伴的中間嚥下最後一口氣。」我告訴A:「我覺得你很像維特。內心劇場使得你走起路來都像只蝴蝶似的飛舞轉圈。」而我內心沒告訴A的則是:「我擔心你跟維特一樣那般死去。


  下午我倆從淡水騎機車出發,本來預計逛北海岸一小圈,從北新庄接三芝到白沙灣,再繞雙連石滬回淡水。結果到了白沙灣,發現人滿為患,「果然人們都被疫情給悶久了,趁著夏天的尾巴來海邊玩水。」我努力再往車龍前騎一點,但眼看塞車沒有盡頭,便索性掉頭往三芝的方向騎去。從主道2乙彎進小路後直走到底,就可以看見三芝雙連石滬了。那時只有小貓兩三隻,很適合下車走走。

海廢:紡錘型浮標 by Jannes H.


  由於我倆都沒有帶拖鞋,A決定光腳丫去沙灘走踏,而我則留在岸邊的草地上欣賞沿岸風光。他才一腳踏進沙子內就急得朝海水奔去,不是因為想重回大海的懷抱,而是單純由於沙灘被太陽烤得炙熱。我看了眼A和其他戲水的人,以及父母帶著小孩在沙灘搭的小帳篷,海的顏色把天空映得湛藍,好似一面凸透鏡。蹲下身子,我看見鞋子踩在一只寫著「浙江」的紡錘型浮標上,下標「耐壓水深125米」。想必這海廢也見識過淺海的溫度,凝視一望無際的藍,漂流上岸。腳邊還有小黃雛菊零星綻放,好似想攫住初秋大熱的光彩。附近同樣散落幾處的則是比菊花更少的金紙[3],與之同中元聯想在一起時,我只是在想「死後的靈魂是否還有力氣花這筆錢」


  如果時候到了,我已走去。請不要為我燒金紙,為了地球順暢呼吸的緣故。


菊花與他的金紙之一 by Jannes H.
菊花與他的金紙之二 by Jannes H.




[1] 《儀禮.覲禮》記載:「祭天,燔柴。祭山、丘陵,升。祭川,沉。祭地,瘞。」原本是古代中國天子祭天、地、水的禮儀,後來由道教發展出崇祀三官大帝的三元節。即:上元節,農曆一月十五,又作元宵節,為天官大帝(堯)的誕辰;中元節,農曆七月十五,為地官大帝(舜)的誕辰,道教後來亦將該節日發展為亡靈祈求赦罪的「中元普渡」;下元節,農曆十月十五,又作消災日,為水官大帝(禹)的誕辰。

[2] 時處暑.天地始肅,農曆七月廿二。

[3] 當時所看到的應為銀紙類的「小銀」,專門給好兄弟使用的,亦當作過路費。而與之相似的則是金紙類的「福金」,通常是給基層的神明使用,如:福德正神等。參考:張嘉渝(2018年8月21日),《金紙銀紙怎麼分?》。檢自https://playing.ltn.com.tw/article/9840/1 (Sep. 14, 2021)

福金 by 臺大翔
小銀 by 臺大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