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茶不二門

Jannes羽恩 insta: @rainforest_tea 一期一会(Once in a lifetime) 文字、生活、茶道,很喜歡國王企鵝。

禪茶一味──記釋行願法師於輔大奉茶問答

發布於

禪茶一味──記釋行願法師於輔大奉茶問答

Jan 15, 2022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發行公司:好威映象有限公司(2022)


:師父,淨土宗與茶禪如何結合?

「阿彌陀佛。阿(一切)彌(佛)陀(菩薩)佛(名號?)。一聲阿彌陀佛,宇宙皆在其中,萬法亦復於此。」


我心想:阿彌陀佛(Amitābha、Amitāyus)。A,否定。Mita,測量。Ābha,光。Āyus,壽命。意思是,無邊光佛、無量壽佛,其邊界、光、壽命皆無法測量。


「法是空性,不落兩邊,開心就好,這就是安樂,行腳奉茶應作如是觀。」


當我不解行願法師的回答時,我嘗試跪坐[1]品茶,專注心神。

爾時,想起龍樹菩薩說過:「涅槃與輪迴之間,並無任何差異。」[2]

心裏的疑惑好像就漸漸放下,慢慢覺察自己品茶的感受,慢慢脫離外在的聲音──傾聽內在之聲。


我不確定所謂「師父」是否有解惑上述朋友的問題,但我似乎也透過他們的問答進入茶禪的體驗。

如果糾結於「快樂是安樂嗎?」「阿彌佛陀是這個意思嗎?」「空性之法即要保持快樂?」等等問題,那麼可能仍是處於「知性智執」的狀態吧。


這些問題是值得討論的,對於思維的訓練上來說是有益處的。然而,在覺知的實踐中,在經過上述知性智的思維訓練之後,有了正思維後,便要嘗試捨棄這些問題,好使得它們不干擾心的覺知訓練。因於兩者都很重要,只是不應偏執,不落兩邊。我想這也是我在日本茶道中學習到的東西吧!


緣起:受王先生邀請,至輔大參加這場茶禪(課程)活動。課室一進來是當季茶花的擺設,有三朵含苞待放的紅白山茶。課室內也有行願法師的墨寶「禪」、「應無所住」。法師也於分享時提及「一期一會」。聽聞行願法師環島奉茶,也自製奉茶的道具與背具。因為淨宗的背景,也常帶大家誦念「南無阿彌陀佛」。第一次聽聞法師現場唱頌,以為是梵唄。即使我沒有跟著唱誦,也感到有穩定心神的果效。很感謝王先生的邀請,周末一早就是身心舒暢的體驗。


[1] 日本之正坐,類似於行願法師之瑜珈坐(金剛坐:Vajrasana)。

[2] 《中論》第二十五「觀涅槃品」第十九節。


*閱讀時可以聆聽 Japanese Temple Bell Sound At 'Hondo' by Forestnote (Jan 16, 2022)。

*寫於 小寒.雉始雊。電影《修行》甫上映,故藉此宣傳海報一用,提醒自己「當下即修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