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gingflower

自由寫作者、占星和榮格精神分析愛好者

Day 9—我的價值觀

今天對於價值觀的反思要追回到大學時期叛逆的自己如何被大學後的生活所遺棄。

大學畢業之後,我在溫哥華生活,再另壹所大學繼續學習。當時計劃學壹個職業專業,將來可以做壹份像模像樣的工作,壹份能贏得他人尊重的工作。

這個學習的過程中,我的價值觀受到很大的沖擊。我非常不認可當時在溫哥華大學的整個學院部門。這所名牌大學讓我意識到,要在這個社會上混就要學會討好別人,取掉壹切個體化的呈現,將自己變成這個系統中的壹個螺絲釘。適應社會的代價就是要犧牲自己的聲音和個體的思想。

大多數人的社會應變能力比我強大多了,他們能夠放下自己的主見,該做啥就做啥,壹切都是達到目的的手段而已。而我卻非常的理想化,我在乎達到目的的過程中所做的事情是否是有意義的,是否基於真理之上的。若我為了達到目的,而要變得虛假,浮淺,那麽我就感到十分的痛苦。 我不願意妥協。同時我也清楚不妥協的後果就是達不到妳所要的目的。

在這個痛苦的開悟之前,我在讀大學本科專業的時候,我是壹個什麽都敢說,敢質疑的戰士,相當彪悍。同學們怕我又敬仰我。大二有壹段時間我特別的亢奮和極端,情緒起伏特別大。有壹次,經歷了壹些列的噩夢,與內在的惡魔鬥爭,壹時頭腦發熱,我拿起剃刀把我的頭發全部剃光了。我的大學在加拿大西海岸高山裏,特別潮濕寒冷,下午4點過太陽就下山了。我想剪了頭發之後,寒冷的冬天可以幫助冷靜我的頭腦。

那時候的我不僅僅是壹個戰士,也是個相當誇張的行為藝術家。剃了光頭後,穿皮革和毛皮夾克,塗上黑顏色的唇膏,黑色的長靴子算是我的日常打扮了。我的著裝相當前衛,有點朋克的風格。在空閑的時間,我和朋友喜歡繪畫,畫自畫像,發泄內在的情緒,探索我們的身份認知。我們還編輯了壹個ZINE畫冊,免費發放給同學們分享。畫冊目的就是為了沖擊大家平時的審美觀。

最近特別想念曾今的”rebel self“(叛逆的自己)。以前的她真的很有膽量,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充滿創造力,有自己獨特的精神。這幾天在學習精神分析,我逐漸明白,我為了踏入社會順便把壓抑了這個”叛逆的自己“,而現在我發現這種叛逆精神和藝術性的創造力密切相關。

画册封面 Bullshit is thicker than blood


我画的
朋友画的关于我的梦的解析
朋友画的
身份认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