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貴

東方哲學、嚴肅二次元、吳語寫作、音樂製作、Street Fighter

近況

小說可能還要過陣子

回到自己家已經三週了。被關的那三個月裡,胖了20斤。回來後兩週,恢復了正常的飲食作息,外加天氣炎熱胃口變差,立馬減掉10斤。頭髮一直沒剪,留了長髮,扎了小辮子。

封控仍未結束。由於我在博物館的影院工作,隔24小時就要做核酸。非常煩。到處都要掃碼,根本沒有資格說“上海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秩序”。原本暑假博物館裡遊客摩肩擦踵,現在冷清得看不到幾個人。

昨天的凌晨兩點半,被小區裡的大喇叭叫醒。要所有居民緊急做核酸。我們這個地區的某小區有新增陽性,那個小區的大門又被防疫部門無情地焊上了鐵板。於是開始整個地區所有小區的大篩查。我凌晨三點十分才排隊排上。

隨意利用公權力,與任意時間點宣佈某個區域進入緊急狀態。從古至今敢這麼玩的,估計也沒幾個人吧。

==========

最近本來準備繼續把小說第四話的剩餘部分寫完,然而單位裡有活派給我。一把手黨委書記說又要做什麼“情景黨課”,宣傳我們這次抗疫的幾個優秀黨員。要我配音樂上去。我基本上流程都完成了。然後部門裡的黨委書記又說,市裡有個三分鐘微視頻的比賽,關於廉潔文化的,現在在找沙畫老師創作作品,做成無聲的視頻之後,我後期再配音樂上去。

寫作祇能再耽擱一下了。或者斷斷續續寫一些。已經拖了快四個月了。

==========

很多年輕人在這兩年疫情中都想通了。因為看不到未來,沒有哪個行業絕對安全吃香,過了三十歲,工作也很難找。這次的疫情封控後,小微企業倒閉眾多,而失業大軍又遇上了畢業生大軍。年輕人不可能再會有幾十年前開放初期的那種激情活力了,什麼成家立業,根本連明天還有沒有工作都吃不准。感覺這個國家會進入很長一段時間的蕭索期。就算後悔自己年輕時候能去墨爾本,不懂事沒有去,也沒有用了。

即使在我們這種體制內的單位,也不會缺少明白人。連以前管倉庫的阿姨,她老公有點條件,都會把自己女兒送去美國。那些當官的,都是會上喊著愛國愛黨,批判他國領導人跟瘋了的建築工人似的,天天搬石頭砸自己腳。會下都絕對不想讓自己遠在海外的孩子回來。

==========

早上看新聞,發現國際上傳播的COVID-19病毒,最新都已經變種到BA.5了。上海那幾個月裡,防的還祇是BA.2。路還很長。

還是猶豫於出國跑路的問題上。父母都老了,各種疾病都出現了。他們的各種情況、想法,也導致他們很難願意跟著年輕人一起出去過新的生活。上海在他們看來,仍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安全的地方。

上海的中心地區的很多小戶房子都放了出來,30平左右,均價400萬的樣子。看到一棟離“紅玫瑰美髪廳”不到五分鐘腳程的,看到一棟離靜安寺相隔僅一個購物中心的。很多都是原先租給在滬外國人的。如今他們都嚇得逃回自己家,或者其它國家了。房子於是戶主就準備出手賣了,也許也是預見到今後上海的艱澀蕭條吧。

很多上海老人都無法脫去那種上海人的“優越感”。但是我覺得,即使我們跑不出去,也應該是時候放下那種幻想,好好重新審視自己在這個國家的處境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