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有愛的人,不怕失去愛

一條心,不離不棄

太陽耗盡光芒,隱藏的黑夜,隨即被召喚出來,氣溫驟降,冷風也從半開的紗窗飄入,我躺在床上,身體緊貼著老公取暖,強烈的睡意,讓我的意識逐漸地模糊,片刻的時間,我已陷入虛幻的空間,無法自拔,短短一瞬間,腦中出現了畫面,我立刻來到了國小同學的喜宴上,她在自家前特地辦了幾桌給親密的好友,其餘的都在婚宴場所喝喜酒,她先跟長輩以及親戚敬完酒,剩餘的時間再與朋友歡慶,她匆忙地走來,一副愧疚地說,「招待不周,多多包涵。」她的閨蜜不打緊地說,「我們之間的友愛,不會跟妳計較任何事。」聽到這句話,胸口忽悸動了一下,心有愛,就能寬容一切

我跟另一名女同學沒有收到她的喜帖邀請,一身穿著跟髮型都沒有打理過,有些難以見人,況且這樣的場合,還是要隆重打扮,不失禮節,忽然颳起一陣強風,幾個人連同遮雨棚被風扯向遠方,我們幾人同心合力拉住,拖了回來,新娘感激地說,「要不是妳們相助,我如何滿心歡喜地完成婚禮。」我不好意思地說,「這身裝扮,有失禮儀,抱歉。」她搖搖頭不追究地說,「心意到就好了。」我露齒微笑祝福她,「夫妻婚後要互助,相親相愛,樂意奉獻,最重要是一條心,不離不棄。」兩人相視而笑。

我走回自家的路上,搬運著書籍,一本書冊掉了出來,我翻開頁面,眼前浮現了影像,有個女子綁著馬尾,臉型亮眼,為了任務跟一個不相愛的人相擁在床上,男子全身裸露,女子卻包得緊緊的,連馬尾都沒有鬆開,我心想,無愛,又怎麼放開心胸接納。男子起身穿好衣褲,她急忙地跟隨對方要出門,男子跟保全講了密碼,才能出入大門,女子得知了這棟大樓的最高機密,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男子滿臉傷心,忍不住啜泣了起來,我安撫他說,「有愛的人,不怕失去愛。」

一剎那間,景象就移往了別處,我獨自走進破舊的屋子,裡頭有一攤淺淺地積水,水底都是硬幣,塞住了孔位無法排水,另一頭的水溝蓋,都對折了一半,裡面像似被錢幣堵住了,屋內都淹大水了,我要走出門口,門中央有個扭曲的鋼柱擋住,只能蹲低彎著身軀鑽出去,我一站起身,一股想法從心裡穿過,像似在對我說,想要爭取幸福,就要分割強硬的個性,再艱難的環境,身段要軟,等你的將是一段美滿如意的人生

眼眸突然掀開嶄新的形勢,某國政黨輸了,我抱著女領導一邊拍背一邊安慰地說,「好好做,天賜良機,就能東山再起,切莫太執著。」她表情淡定不在乎地說,「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挫敗點,讓妳重新踏出一步,找回屬於自己的尊榮。」

黛比·哈德森 ( Debby Hudson ) 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