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吉祥的光明

用純暇的眼光看待每一件事,都能浮現出無盡的感動

白晝剛降臨不久,我們全家就起身,準備要去爬觀音山,女兒穿好涼鞋,就要去坐車,我盯著女兒的腳說,「要穿布鞋。」女兒回應地說,「裡面有蜘蛛絲,我不敢穿。」我瞧著鞋內,解釋地說,「那不是,只是妳襪子的毛絮。」她手一伸進去摸,確認不是,才安心地穿上,我沉浸地思索著,人都被恐懼絆住,除非突破內心的關卡,才能追尋遠大的航線

我們飛快地開上了高速公路,太陽光彩燦爛,放射出熱情,我眼中屈服,不敢直視,只能用手機拍攝,卻只有一個圓光,沒想到眼睛的注視下,能看到像星光般璀璨絢麗,這隱隱約約地告訴我,用純暇的眼光看待每一件事,都能浮現出無盡的感動,我闔上眼皮微微透出淡淡的澄光,享受它的洗禮,也少了刺眼。

我們抵達山區,不一會就跟公婆弟媳他們會合,老公快步走沒幾下,頻頻止住,一直留意腳下的涼鞋,不斷地調整緊度,心頭湧現想法,猶豫不前,只會拖累自己的行程,不如拋開卡住的心情,調適好心態,也無所顧慮,我繼續動身往上爬,幾隻蝴蝶飛舞著,我思考著,牠們天天都在採花蜜,若一日不作就一天挨餓,一丁點都沒有抱怨,還穿上鮮明亮眼的羽衣,飛向我們展示牠的好心情,我也該向牠們學習此等的心境。

兒子汗流浹背的跑向我,臉上都是汗珠,他跟我討毛巾擦拭,我順勢教育他說,「一路辛苦走來,我們的心會代謝排毒,要把發酸的汗水抹乾,或著沐浴香氛,未來出社會,你打拼的再筋疲力盡,辛酸苦楚都要自個排除,不要影響別人的觀感。」我們往前踏沒幾步,女兒在斜坡上拉扯著爸爸,我嚇阻地說,「這樣很危險,兩人都會摔下去,就像到社會去,自己處於危險地帶,妳不能拖人下水,會連累自己摔個鼻青臉腫。」女兒只好鬆手不玩了。

一轉眼我們來到了涼亭,我露出微笑對兒子說,「我們每一天都要納新吐氣,要吸入清氣,吐出濁氣,生命才能從新運轉,同樣的,要吸收良好的能量,鬆吐一口負荷的情緒。」語畢,一名大男生在榕樹下,不時發出含糊的聲音,自言自語,智力明顯不足,我望著周遭,每個人都自我約束,默默地運動,腦中想著,只有孩子無法控制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們一般人只能多包容以及體諒。

休息足夠,我們朝下坡路段走去,我露出笑容對兒子說,「爬山就像修行,你帶的越多步履就越沉重,切記要隨身攜帶一瓶乾淨的水搞賞自己的辛勞,心累了就喝口清靜的甘露水滋補一下內心,也對心情有幫助。」兒子沒有耐性聽,就飛奔溜了。

我依然故我,一步一步往前,來到了台階,一歲多的姪女走得特別緩慢,媽媽輔助她上階梯,眼裡閃爍了一下,母親都要為孩子扶一把,將來孩子也能勇往曲折的道路前行,我迅速地跟上,老公突大喊地說,「過來幫忙提東西。」兩個孩子都不願拿,我上前把東西扛在左肩,終於來到休息區,孩子們坐著吃起麵包,紅磁磚上的螞蟻都跑出來搬運食物,我指著一群螞蟻圍著麵包屑團結搬運,藉機教育地對孩子說,「牠們都互相合作,才有飯吃。」兒子皺起眉頭說,「姐姐比較粗壯,應該拿多點,我太瘦弱了。」我漸進地對他開導說,「誰扛的較重,下山的時候,就可以享用自己艱辛的收穫,如果你要拿輕的,往後心底的重擔要放下,人生才能輕快地過活。」兒子低著頭默默地嗑著蛋撻。

飽足後,老公把垃圾打包好拿到廁所旁的垃圾桶,可幾秒後又拿了回來,他無奈地說「垃圾桶都滿出來,扔進去就太沒公德心。」我點點頭笑著說,「家中火爆的場面要清空,別再添亂了,也算積點陰德。」他直接回說,「好。」

我們往下走,孩子不等我們,就直奔投籃機,我等他不玩了,湊了過去,語帶溫柔地說,「一生不時會與旁人擦邊走火,我們要沉的住氣,修練脾氣,練久了就能順勢得分安然脫身。」女兒拉著我說,「媽,妳看。」她摩擦著皮膚,都起了皮屑,她輕輕拍掉黑漆地汙垢,也光滑了,我柔和地說,「與人起了衝突,會產生焦慮,我們要甩掉,才會徹底改變自己,換來光潔亮白的幸福。」女兒「嗯」的一聲,我們就趕緊走離山區。

回途後,赫然想起女兒壞掉的座椅,我對女兒說,「椅子下的輪子壞了,我幫妳修。」女兒毫不在乎地說,「沒關係,不用。」爸爸出聲關心地說,「我坐上去差點翻了。」我也在旁附和地說,「對,我也是。」我加重語氣提醒她說,「這就像妳的壞心情,別人一碰妳就翻車了,有天運勢差,一不小心就自個四腳朝天,受罪的還是妳。」女兒只好妥協,同意修理。

我與老公出門採買輪子,老公手機警報器響起來,顯示要下大雷雨,我抬頭望向天邊,烏雲極度厚重,下邊卻有一條明顯的白絲帶,好像觀音變成白龍遨翔在天際,我想身陷憂慮,只要心懷信仰,祂就會為你導航出明朗的機會

返家過沒多久,為了兒子沙發下的鞋子,我一蹲低撿拾,褲子竟然破了個大洞,女兒關懷地說,「媽妳要買褲子了。」我淺笑地說,「縫起來還可以穿。」女兒貼心地說,「我幫妳縫。」我話裡含著嚴肅地說,「想破口大罵時,嘴要縫起來,不然難登大雅之堂。」女兒裝傻笑著說,「線呢?」我才意識到家中有線嗎?我盯著掌紋,裂嘴笑著說,「不就在妳的智慧線上。」女兒哈哈大笑了起來。

日落後,我們走去對面吃晚餐,兩個年幼的孩子互相爭吵,為了一個髮箍,搶來搶去,姐姐搶不贏,淚眼汪汪哭泣了起來,妹妹只好還她,也止住鬧劇,孩子的吵鬧來的快去得也快,可大人一戰就無休止之日,我深深地感嘆了一下。

一歲多的姪女走來我身旁,把她的拖鞋放在餐桌上,我小聲地說,「不行喔!阿公會罵罵。」她一聽就把鞋子放在地板上,左右倒反著穿,就奔向姐姐,孩子心思單純都不知道正反對錯,反而樂開懷的度日

我邁出大門,暗夜的天空發出閃光,半點都沒聲音,只是不斷地發亮著,像似菩薩給我的神光,祝福著世人都能在黑潮中找到吉祥的光明。

2022-8-7

照片由Micah Tindell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