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歡樂的氣息

內心狂熱出沸點,也戰勝外來的冰冷攻擊

我平躺在牀上,沉甸甸的眼皮,使我不自覺地睡下,漸漸地顯現出影像,我獨自一人高懸在天際,頭低垂的望下,盡是遼闊大海,忽然不知從哪射出了一顆飛彈朝往海面爆炸開來,竟浮現出白蓮花綻放著,我一抬頭,觀音在我眼前穿著一襲白衣,後頭大放光彩,祂微笑著說,「深願四海平,妳要盛開出憐憫之心。」我喜淚盈眶,心中燃起洶洶烈焰,只要懷抱著慈悲,不管別人投遞多少的負面動作,妳悲憐(蓮)的心要更強大,迴向給對方

一束光照射下來,敞開了別的畫面,我在阿姨的臥房,她驚聲地大喊著,「蟑螂。」手指向牆角,我畏懼的退後,二姊挺身而出抓拿牠,蟑螂一個飛躍,逃到床的邊緣,二姊捏起牠頭頂的長鬚,阿姨怯笑地說,「最近冒出了好幾隻,都拿到一樓扔出家門。」我盯著蟑螂的觸鬚,一節一節的像歌仔戲的雉雞翎,二姊轉向我語調帶有警告地意味說,「生出醋意,家門不幸。」我心頭湧上一絲想法,夫妻有了過節,就口出不道德的想法,還是要趁早棄之,家庭也清淨,幸福才會臨門

突然老公無意地說了幾個字言,狠狠刺痛我的心,我就憤恨不平地用拳頭猛打了他肚子,阿姨說出一句話,「妳的臉變好看了。」瞬間平熄我的怒火,我開始懊悔,默認自己不妥當的行為,心裏清楚明白,做人一旦氣憤,也擊潰了自己的平日修養,要給人好臉色,讚美對方

我看了爸爸跟阿姨一眼,他們躺在薄棉被上,我提議說,「怎不買個床墊?地板有些冰寒,長久下來會受凍的。」說畢,我與兒子也跟著躺上去,阿姨緊急的叫我們起身,她拿了個熨斗要燙熱,我嫣然一笑,內心狂熱出沸點,也戰勝外來的冰冷攻擊

一個閃現,景象很快地變動,我走在街道上,老公掏出手機給我觀看一則新聞,我兩眼注視著螢幕上的資訊,男藝人罹患食道癌瘦成枯木,老公開口說,「做化療被刀割的時候,他就死了。」影片播放著他沒罹癌前的模樣,臉色豐潤飽滿,他為了護衛兒子的錯誤,講了很多不留口德的是非,我看完對著老公哽咽地說,「卡了三個陰影的腫瘤,就只有死路一條。」我忍不住地哭泣,遠處傳來聖潔的音聲,「用妳的智慧光指引人,不用怕,有我同在。」我眼神清澈明亮了起來,祂回我,「身、心、口三業皆明淨,五臟清明,凶穢滅除,延年益壽。」我似乎領悟到什麼,不因他人刀刃就出一口氣,萬氣藏在心中誰在意,暗影曝光成白點,黑即是白,白即是黑,一照光無處遁逃,還你清白

我猛地轉身,老公快步走,都不等落後的我,一時生起悶氣,他過了馬路,才發現走錯,又走往另一條,我面露慚愧了起來,老公先在前方為我探路,我還錯怪他,忽瞥見對巷的婆婆,她經營著一家餐廳,落寞地神情,自個歡唱K拉OK,她老公早早就過世了,我想採訪她的心情,如何走過來的,可又怕傷透她的心,暗想著,每個人都要經歷的,只是她先歷經了,轉念想到她的處境,我應該更珍惜自己的老公,不然就只能自己獨唱情歌了。

一霎那間,我就躺在自家的大床,僵住不能動,老公粗重的手臂壓著我的脖子,我喘不過氣的趕忙推開,就瞄到和樂兩個字,眼眸閃過一道想法,一個重擊,妳要果斷的分離沉重的想法,才能找到歡樂的氣息

照片由Rainhard Wiesinger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