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選對了真愛,每口都是甜蜜的幸福

眼裏充滿歡樂,畫面都變成純真無邪了

清晨醒來,天色昏暗,好似還未睡醒,幾聲鳥鳴,天空就逐漸地轉藍,我走近玻璃窗,看著淡淡的身影,透著窗戶,視線落在榕樹上,風輕輕的撫摸,如果沒有樹葉騷動,我大概感受不到風的威力,天上的鳥兒藉著風力飛的更高了,一轉眼就像流星一樣消失在我眼前,而玻璃窗另一頭的我,在我退下時,也歸隱了,一個轉身,就來到長廊,盡頭亮著橘黃的光影,老公肯定在裡頭,果不其然地他坐在裏頭低頭滑手機,我與他攀談了幾句,戶外的光線也慢慢地透亮了。

孩子們甦醒後,全家人三兩下就把衣物整裝好,便匆忙地下樓,女兒先去補習,我肚子餓的發慌,跪在地上瞪大眼睛問老公,「何時要出門吃早點?」兒子有樣學樣,躺在地上,蹲得比我還低姿態,他哀求著說,「媽我想吃某家早餐店。」我整身貼在墨綠色的大理石上委婉地說,「兒子,媽想吃另一家。」老公吭聲地說,「不如挖個洞,比誰較低。」我的心頭一震,腦海中思索著,降低眼光的高度,大家都能平起平坐。我站起身,兒子就變矮了,他反而拿椅子站高高,我納悶地問,「你不用特意站高,就比我低半個頭。」兒子的大舉動彷如暗示我,禮讓別人的時候,我們就高人一等了

三人討論過後,就吃簡單容易填飽的即可,我則跟老公去全家領錢,兒子把十張百元鈔票拿起來數,我神色凝重地對兒子說,「錢財不外露,會引誘別人犯罪,切忌不要。」話語一落,憂戚地想著,人還是要低調些,也不會因財陷入禍患,我們走出超商外,有個老伯載著桶裝水騎著腳踏車,看似有些危險,但他緩慢地騎著,注意安全也就無事,內心不免湧上愁緒,背上千斤重的責任,就越要控制自己情緒上的平衡點,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們繞到里長家附近,有人在辦喪事,我眼光望向照片,像極了自己的阿嬤,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心裏想著,人老了都變得很相像,爭什麼?冤冤相報幾時休,一旦無常萬事休。(明朝,陳繼儒)

我們打理好一切,快速開車回鄉下,路途中白雲像極了冰層,薄薄的一片,也像倒過來的世界,只要陽光熱力四射,冰雪也融化成水滴,我幻想著自己,化解心底的冰層,就能一吐甘露水,我們緊追著未來,夕陽在雲霧中探出幾道光芒,我大聲嚷叫地說,「有鳥兒在飛。」兒子秒回我,「都是烏鴉。」我皺了一下眉頭說,「遠看都是黑黑的一坨,我卻覺得像蝙蝠。」此刻又有一大群飛鳥在天空奔波著,我微笑著對兒子喊話說,「也有點像黑蝴蝶。」兒子凝視著說,「更遠方就是蒼蠅,只有一點一點。」我由衷地佩服他的想像力,腦袋瓜想著,眼裏充滿歡樂,畫面都變成純真無邪了

天空被老天爺漆上暗色系,我們行車到北港朝天宮,暗巷昏黑不清,對向來車都開遠光燈,猶如提點自己縱然身處黑暗也要為自己打光,心也不會偏離正道落入深險。一抵達,廟前有人演布袋戲,可觀眾稀少,演員仍舊熱烈演出不受影響,這寒天的日子,也要賣力地演給神明看,我眼眶泛淚感念媽祖給我的及時雨,我是要寫給仙佛觀看的,應當熱枕地書寫,直到謝幕,問心無愧。

走出廟宇帶著大姊跟國中的侄子去買麵茶跟杏仁茶,還有刈包,侄子吃沒幾口直呼著,「超好吃的。」我淺笑著相信神明在旁,攤販都很用心熬煮,兒子大吵著說,「我要吃烤玉米。」我們買了三支,老闆欣喜便宜算,還給我們瞧他曾經賣過一把劍大小的玉米,讓我們大開眼界,兒子也想嗑這麼大支的,可惜這種玉米品種不多見,我咬了幾口玉米,雖然有些生硬沒有熟透,但醬汁入味,吃進的都是老闆的苦心,老公額外買了一包魷魚,有些乾硬跟彈牙,我的牙齒不夠利,只能與它無緣了,望著老公咀嚼的很香甜,也清楚認識一件事,對於外在的人事物,要挑選適合自身的口味,才能獲得能量補給,就像情人一樣,選對了真愛,每口都是甜蜜的幸福。

2021-12-31

該圖片由Jill Wellington在Pixabay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