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缺陷,才能造就非凡

(edited)
人都需要給自己一個美好的幻想,也能擁有動力活下去

走進明亮的臥房,來到窗邊,看著窗外的夜景死氣沉沉,我也關閉了室內的燈光,等眼睛過幾秒才適應黑暗,便躺在溫暖的床上蓋起被子,孩子們也漸漸地安眠,我放心的睡下,再次睜開眼,已來到了夢境,眼前一名女子從小就眼盲,她在曠場上做雜技,身手矯捷,翻出筋斗輕鬆不費力,還能飛簷走壁,使勁地秀出十八般武藝,全場人叫好,似乎不像全盲的人,一位母親帶著女孩輕聲耳語地說,「缺陷,才能造就非凡。」小女孩露出一小截的殘肢,兩眼不停地閃爍,彷彿找到生存的希望。

鏡頭一轉,盲女一身全白的中國衣,顯得有些弱不禁風,但她依舊挺直的站在走道旁,跟著一羣孤女排排站,她內心透露出僅有的心願,就是等著生母來抱她,一日復一日,她透過想像,身旁宛如多了一位母親,深深地擁抱著她,面容都洋溢著幸福,可其她的孤女眼神黯淡,只看到了現實,我靜思的想,人都需要給自己一個美好的幻想,也能擁有動力活下去

我向後靠攏,眼中的景象又變化出不同,目光望向遠方,有個眼盲的連長挺立地站在走道值勤,身旁有人故意捉弄親吻他的臉頰,他一臉害羞,兩手都遮蓋住臉蛋,就怕有人再次吻他,一名身形福泰地士官巧好走了過去,不小心輕輕擦撞到他,被他揮了一拳,倒在地上,遊覽車上的士兵見狀,全部立刻下車襲倒那名盲人,體態龐大的士官發現此人的身分階級竟然比自己高一階,不但沒有尊重,還露出輕視的眼神陷害他,這件事因他身為盲人,連自我解釋的機會都沒有,甚至被剔除了連長身分,我滿懷著憐惜,若別人惡意地挑釁能克制住衝動,自尊心也不至於受到創傷

由於他襲擊士官的緣故,必須全身脫光光視察有沒有夾帶武器,他把身上灰色運動服折疊的有菱有角,遞交給女士兵,就躺在一個冰冷的檢驗室上,一群女士官隔著透明玻璃,盯著他的私密處,意外地發現他的下體都是瘀傷,長期受到屈辱,卻不見他呈報,感到極為驚訝,我沉思地想著他的行為,只要是觸及隱私,都寧可堅強地忍受,不失風範

一名女士兵基於同情,拿了一瓶紅酒想要與他共飲,希望藉此溫熱他受創的心情,可怎麼找,都不見他的蹤影,問在場的所有女士兵,有個女生躺在一根纖細的木條上輕鬆地說,「我知道他最常去的地方。」旁邊有兩個士兵聽到,計謀著要如何整治他,比女士官搶先一步攬下他,把他帶到郊外,讓他自生自滅,他在荒郊野外,熬過苦頭,忍辱偷生,眼神意志堅定地想要復仇,可迷失了方向,遲遲出不去,我靜靜地沉思著,懷著仇恨,只會被怒氣牽著鼻子走,心中也堵住出口了

我望著女士官在花園裡的院子等了一日又一日,神情都蒼老了,可她深信著有天他一定會回來,找回曾經的自己,花園隨著時間改建成歐式餐廳,忽然有個高大的男子破窗而入,跟喪屍開戰,他瞄準開了一槍擊中怪物的腦袋,可最後他頭上也被喪屍擊中致命的一擊,腦部都中空了,他心底說出,「我想回家,可已無法實現了」語聲終了,他跪下來,已沒了氣息,我在旁淡淡地哀傷,毀滅別人的同時,等同自殺,不如回到最初,盡心竭力地做自己,也有太平的日子可以過活

畫面跳到他被折磨的過程,後來的生涯無奈下只能加入強盜集團,每個人都拿著一把巨大的槍枝,共同合照的身影,大夥也因一起歷經激烈的槍戰,全體變得雄壯威武,但其他人的下場還是被警察五花大綁,逃離不了黑色繩索的制服,人有了慘痛的經驗,也多了一道屏障,變得氣魄雄偉,可歹路走多了,只會被自負的自己牽絆住,惹上一身枷鎖

CDC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