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帶著歡樂奔向美好的前程

人在下滑時都知道要穩定內心,何苦拿煩惱砸向痛楚,受累的還是自己的身心

火光熄滅,黑夜如浪潮,席捲而來,連鮮豔的色彩也淹沒,變得混濁,幾小時過後,臥房一片寂靜,我雙眼緊閉,沉甸甸的腦袋將我拖入漆黑的夢境,遠方傳來嬰兒淒厲的哭聲,瞬間乳房緩緩流出白色的奶水,胸部整個發硬脹痛難耐,有人在我耳邊語氣溫和地說,「孩子沮喪,不能做鐵石心腸的人,要有耐心疏通放軟。」我抱著嚎啕大哭的嬰兒,輕輕地哺乳,孩子臉上盈滿了喜悅的笑容,我露出微笑對孩子說,「傷心的夢魘將劃上休止符,我要給你喜樂的泉源,還你淨白的未來。」孩童發出歡笑聲回敬我,我也發笑著,兩人懷抱著幸福。

四周驟然無聲,白煙冒出,我試圖走出迷霧的地方,竟跑到學校去,男老師開口對我說,「趕快回去上課。」我直奔回教室,男同學坐在我的桌椅上,他的東西擺放到處都是,抽屜有幾本書籍,我被他的雜物弄得無法靠近,還得繞道而行,怎麼上課,突然想起重要的課本還遺留在別的教室,也無法跟著老師理解學習,此時的我頓了一下,別人氾濫不堪的情緒,就逼迫自己走旁門左道,若沒有道德規範,你要如何走出困頓的生活

我一個轉身就失去平衡滑進別的空間,急忙地爬了出去,有婆婆在山坡路上一步一跪拜,我滿心疑惑地問,「妳在做什麼?」她指向山區上的墳墓低聲地說,「我在慰勞亡靈。」我裂嘴而笑地說,「人都死了,妳做的一切都是白費的。」她兩眼望向我,用開釋地口吻說,「那妳為何要折磨自己,過去的事,已經埋藏在土壤裡,妳怎還排徊不前。」我的心沉思了一下,面對不相干的人何必掛心,不如痛快地活著,帶著歡樂奔向美好的前程

眼睛一眨,前方有台卡車在斜坡處倒退往下滑,我急忙地搬石頭要卡住輪胎,一旁的男子大喊地說,「妳怎麼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我一低頭瞧,腳上怎麼有石頭,還疼痛了起來,才想到人在下滑時都知道要穩定內心,何苦拿煩惱砸向痛楚,受累的還是自己的身心

勞爾·安吉爾( Raul Angel ) 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