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愛的開頭斷裂了,也修補不成原本的模樣

別人一肚子氣,你又何必扛在自身,讓自己有氣無力,什麼事也做不成。

張牙舞爪的夜,吞噬了所有人的光明,昏暗的讓人摸不透,我微微地掙扎,可依舊被黑夜纏繞著,心緒翻攪得有些躁動,不知經過了多久,終於找到一個平衡點,漸漸地呼吸平穩,懷抱著夢境睡下了,魂魄陡然往下沉,一轉眼就來到了國小,遇到國中同學,他的肚子像懷胎九月,忽然他靠近我,壓在我的背後,沉重到令我動彈不得,我忍不住阻止他的行為說,「這樣我沒辦法走路,也無法行動自如,你可以離開嗎?」他露出笑容地說,「是妳不讓我走。」這時候我才明白,別人一肚子氣,你又何必扛在自身,讓自己有氣無力,什麼事也做不成

畫面隱約地變動,景象悄然無聲,我正參加校慶,新買了一個中國結,仔細一瞧,綁起的頭斷了,我只好另外找兩條線,在重綁一個結,可原先的愛心不見了,我頭腦彷彿清醒了起來,愛的開頭斷裂了,也修補不成原本的模樣,只會弄巧成拙,最後的結果還是要靠自己承擔

我低頭一個轉動,熟悉的場景浮現了,我騎去愛河附近的大樓,找我二姐,可大姐竟然衝進管理室,我也緊跟著騎入,才感到不妥當,大姐已經在底層找到停車格,但附近有些陰暗,我示意地問她,「還有位置嗎?」她滿臉氣憤地說,「我犯錯妳也犯錯。」我的喉嚨像似哽住了,臉色蒼白陷入沉思,他人犯罪,我也不加以思考,跟著追隨違反規定,反而逼迫自己走向陰影的角落,處於最深的地底出不去

讓·卡洛·埃默( Jean Carlo Emer ) 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