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人要有期望,才有生命的泉湧

(edited)
那怕明知會跌了一大跤,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出遠門去爬觀音山,行車路上我在擋風玻璃瞧見一隻螞蟻,牠在傾斜的玻璃面爬行,顯然沒有受到強風的阻攔,仍一步一步地往前,我左思右想地,誰都擋不住奔騰的決心,就怕你心意不夠堅貞

帶著孩子們上山沒幾步,女兒就怒吼弟弟跟表弟們,叫他們別亂跑,免得走丟了,我們緩慢爬行,有隻白狗追逐著我們,女兒只專注在狗狗身上,我叮嚀她說,「要看前方,不是注意背後的狗,很容易摔下山。」女兒驚恐地說,「我寧可摔下山也不要被狗咬屁股。」剛剛的氣勢全然消失殆盡,我的心抽痛了一下,為了怕被狗糾纏狠咬,就忘了未來的大好前程,不是得不償失

下坡時都是落葉,老公關懷地說,「要小心走,不要踩滑了。」我頭低低的想著,人在下滑時,別人的擾亂,你只能踩穩每一步,也甩離了慘痛教訓,我們來到岔路,有人指著路口詢問,「那一條可以下山?」老公好意地回說,「兩條都行。」女兒示意地說,「左邊比較近,不用走太遠。」大家一聽都抄近路,這舉動像在對我說,人還是要逃離荒漠孤獨,走向熱鬧的春暖,女兒拉著三歲姪女往近路走去,我不放心地對老公說,「我陪她們一起走。」近路反而好多階梯,也不輕鬆,道路更像廢墟,走到一半,三歲姪女頻頻喊累,女兒也想喘一口氣,她穿著涼鞋來爬山,造成腳底格外不舒服,她們坐在椅子上,喝水補充體力,緊接著又繼續走,我們走下坡的階梯,有一對父子在看蜥蜴,我的目光也落在牠鮮豔的色彩上,讓人忍不住分心多看幾眼,我喘息了一下,腦中想著,自己都被美麗的事物絆住,可你永遠也抓不住這美好,壞的不也一樣

又上路,三歲的姪女堅持從第一個階梯往下走,小小身軀有著大大的毅力,走幾步,旁邊有一對夫妻,太太倒退走,先生往前走,他們拉著一條毛巾,互相扶持,後頭又來了一對年輕的夫妻,抓住彼此的雙手,太太往後退,老公為她注意前方,相偎相依恩愛的模樣,才能合力完成艱難的考驗

我們沿著平面的小路繼續走,地上一片枯黃的葉子,有著腐蝕的紋路,可卻造就獨一無二的紋路,使我深信創傷也能陶冶心性,反而助你在人群中脫穎而出,後來女兒說要帶三歲姪女走往涼亭,我們兩分開一小段路,我毫無目的的隨處走動,突然遠方一陣鞭炮聲響了起來,被空曠地山谷壓制了下去,彷彿說不管周遭評論不斷,見識廣了,也只是冰山一角,草地上竄出翩翩飛舞的蝴蝶,自由自在地不受拘束,也像帶給我,只有揮別遺憾,才有求生的延續,頓時跑來一隻肥胖的大狗跟隨著主人運動,牠吐著舌頭降溫,很有活力地奔走,這一幕讓我發笑了起來,狗都懂得降火氣,才更有體力對抗命運的挑戰

我們來到蜂蜜店,買了幾罐蜂蜜檸檬,有張圖片是老闆娘被蜜蜂團團包圍著,七歲侄子一副嫌惡地說,「好噁心。」我笑著叮嚀他說,「未來有一天被人攻擊,你要不動如山,沈穩如大石,很快的他們覺得沒意思就會落幕了。」此刻又飛出一隻蜜蜂,我囑咐孩子,「千萬不要亂動,更不能拍打牠們,否則一羣都出來叮人,若真的飛來刺人,把厚外套披上,或是躲進水裡逃生,風波也會消失。」孩子們默默地聽著。

忽然地上有隻昆蟲爬行著讓孩子們尖叫了一下,我著急地叫孩子們,「絕對不能傷害牠們。」我嚴厲地說,「這裡的昆蟲都要保持距離,免得被螫傷,有的有劇毒,只要不要造成牠們的威脅,基本上也不會傷害人,就像人也一樣。」孩子臉上一副震驚,只敢遠離昆蟲,不敢輕舉妄動。

下山開車往返,旁邊有輛機車載著白色的狐狸犬,老公對我說,「那是柴犬。」我質疑的望著狗的品種說,「不對那不是,柴犬是咖啡色的毛。」直到我瞄向孩子的安全帽,還真的是一隻柴犬造型,老公下一句才解釋說,「我說的是安全帽。」兩個人都在看狗,可卻欣賞不同視野,我才想到,人與人之間,一旦達不到共識,就會沒完沒了的爭吵不休

我教育孩子說,「將來有人罵你們王八蛋,只要一個寬容的點就可以破解,在王字點一點,就成了玉八蛋,若是罵你白癡,就把白字上的一撇,用立刻白塗掉可恨的點,就變成日癡。」七歲侄子露出開懷地笑容說,「我全部塗白就好了。」我再次提醒他說,「那你一定要記住,不要在意別人罵你的話。」孩子們有聽卻沒放在心上。

來到自助餐,哥哥在驅蟲,孩子們兩眼瞪大好奇的觀賞,我對孩子們說教,「這棵樹需要除蟲,才能長出漂亮的葉片,你們也要把懶惰蟲去掉,才會茁壯起來。」孩子們聽了哈哈大笑。

孩子調皮地在店內跑來跑去不受控制,還跑去隔壁的夾娃娃機,一次兩次都沒夾中,我語帶沉重地說,「不要浪費錢在那上面。」兒子不死心的說,「在讓我試幾次,肯定會夾中。」我沉思地想著,我跟孩子的區別就是失敗了也不願意冒險一試,他們會一直有耐心地想嘗試直到成功,那怕明知會跌了一大跤,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返家後,三歲姪女她自己在客廳玩了起來,拿著兒子的橡皮擦、原子筆,隨意畫畫,還好她不會把複雜的筆頭按出來,只是在那裡簡易的滑動,沒多久玩具型橡皮擦掉滿地,她一一的拾獲起來,很快地我收納好,交還給她,她又撒了一地,重複了好幾次,可她還是一顆一顆的撿起來,沒有浮躁的感覺,就是傻傻的撿拾,孩子純真的模樣,才能一直不斷地磨練,長大後都忘了小時候挫敗也需要學習,人才能穩固自身的性子

老公問我可以用什麼穴道艾灸,我溫和地教他,「在神闕穴就是俗稱的肚臍眼溫熱,可使真氣通行,延年益壽,就好比人要有期(臍)望,才有生命的泉湧。」老公放在肚皮上溫灸,一會就上樓休息,爬山讓人疲勞,也更好睡。

我又在旁隨意划手機,瀏覽到一則視力圖,漩渦的圖畫,必須要認出七個數字,假如看不清,就代表眼睛出問題了,我緊盯住,慶幸自己都看到了,拿給孩子跟老公一起找尋,他們很快就認出數字,眼睛都能在混亂的景象中找到目標,為何我要過的很迷亂,看來還是要克服混濁的煩擾,找尋寧靜的安樂之地

2022.03.20

新聞的圖片(如有侵權請告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