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和樂安寧

心靜止水

外頭的聲響越來越寧靜,猶如時光停止了,而黑夜也徘徊駐留不前,我只好閉上沉重的眼皮,但心思不斷地飄盪出不安,隨著黑幕動搖起伏,一眼望過去,我已來到了老公的公司,再次瞧見前同事又惡言相向,體內忽然有一股能量竄入附體,我用媽祖的聲音正氣凜然地對阿仁說,「你要好好做人,要不然新冠狀病毒就會找你開刀。」

此時,外面傳來二姊在與人大吼大叫,她面紅耳赤不歡而散,我內心想著大事不妙,衝了上前想安撫,但來不及了,二姊虎口握住脖子悶悶地說,「我的喉嚨好痛。」我兩眼瞪大,有兩個黑影拿刀劍朝嘴內來回割她的喉嚨,我想阻止,可我怎麼也碰不到這些無形的影子,二姊遞給我陽性確診的試劑,我心慌亂了起來,火警也頻頻傳出,煙塵不停地湧入。

我趕緊跪在地上求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不知念了多久眼淚流個不止,火勢被磚牆阻擋了下來,天空冒出祂的影像逼近了過來,祂凝重地說,「這是無法避免的,除非……。」祂用右手食指抵住祂的嘴唇說,「三緘其口,保安康。」祂左手畫了一個圈,浮現了腳掌心的畫面,湧泉穴上現出了人字,祂沉著冷靜地說,「心靜止水。」

一剎那,領悟到什麼,我轉身抱著二姊邊痛哭流涕的說,「姊姊妳不要有怨氣了,水壺已經被大火滾開了,現在心火被滾燙地水熄滅,瓦斯外洩了,妳若朝門口拿出鑰匙一轉動,就擦出火苗,就真的要死了,此刻體內寒冰抑制住猶如冰柱貫穿嘴內,封住口把冰融了,別再說氣話了,妳要消氣保住性命。」姊姊微微張開嘴,聲音被封在喉管講不出話,她逞強地開懷大笑了起來,像似重新點燃心火,越燒越旺,每笑一次,惡氣就往嘴裡打嗝了出來,姐姐也好多了,我抱著她喜極而泣。

一旁的孩童也哭鬧著說,「喉嚨好痛。」我不捨地求著觀音,「為何孩子也要受苦呢?」觀音朝著我的右耳說,「母親要用偉大的愛守護著,就不會入茅坑。」我驚聲地回,「什麼意思?」祂安然地回我,「躁鬱塵穢,著新嫁衣,內外俱靜。」我抱著孩子們,為他們披上喜服,慈藹地說,「和樂安寧,獲福無病。」

Photo by YUCAR FotoGrafik on Unsplash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