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寬恕他人的時後,妳也被愛擁抱了

寧願深信世界是美好的,也不要選擇仇恨過一輩子

老公的鼾聲,聽著聽著我也莫名的睡著了,燈光照亮陰鬱的空間,我好似來到中藥店當起了掌櫃,招牌上還寫著永和,外頭有名婦女手足無措的走來,她受驚害怕的模樣,讓人感到好奇,她殷切的祈求我,能否給她一個擺脫痛苦的良藥,我隨手一抓,幾顆豆子交給她,我就在那發起呆來。

不知過了多久,婦女又走了進來,氣色變的很紅潤,也開朗了許多,她送我一盆雜草,並客套的說了聲感謝,我有點納悶的問她,「妳為什麼要送我這個?」她幽幽地吐出一段過往,「我住在一個深宅大院,公婆聲名非常顯赫,長期對我冷言冷語,甚至帶點鄙夷的眼光,我的老公也無時無刻對我拳打腳踢,在那就像個罪人,令人窒息。」

她嘆氣地說,「妳送我的藥,我只是擺在一旁的桌子,一動也沒動,我那天原本就打算結束自己的生命,已準備了毒藥了結一生,可正當我要吞下時,地上的水泥,發出怪異的聲響,裂出一道隙縫,我手一滑豆子全掉落在裡頭,它們卡在縫中,竟然撐破了混凝土,冒出大量的嫩草,我又不小心的打翻了毒藥,淋在那草上,但它不僅沒死,反而開的更艷麗。」

她兩眼閃著亮光說,「我想那草肯定是我的救命恩人,它在縫中求取生存,只有一點喘息的空間,可卻沒有放棄求生的意念,我的毒藥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它的生命力,還讓它越來越蓬勃,我想不管別人多惡毒的言語,也無法打擊我,既然它都可以辦到,為何我做不到。」

我擔憂地問她,「可妳老公都會打妳。」她淡定地回我,「草就算遇到大風大雨,它也默默的承受,人羣來來回回的踩踏它,不也無法阻礙它成長。」我憐憫的望著她說,「但是妳要明白,雜草一旦連根拔了起來,它就枯死了,妳這樣的想法會害妳處於險境,妳要脫離那裏,找個安全的地方躲避,而不是逆來順受。」

她安慰我說,「妳知道耶穌為了愛,被人狠狠的打死,每鞭打一次,他就離上帝越近一步,人一出生就注定要走向天堂的路,寬恕他人的時後,妳也被愛擁抱了。」不知道為什麼她說的這句話讓我的潛意識想到了什麼,我回神時,她已經不見了蹤影。

等我清醒過來,我無法忘記她說的話,或許繞恕別人的同時,愛的種子也發芽了,只有自己能抹除陰暗的過去,寧願深信世界是美好的,也不要選擇仇恨過一輩子。

暴力的世界,帶來精神上所造成的痛苦,會讓人處於烏煙瘴氣,也會過得很盲目,除非消除眼中的恩怨,化戾氣為祥和,永和的世界也到來了。

泰勒·尼克斯( Tyler Nix)在Unsplash上的照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