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艷秋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人沒事就好

發布於
修訂於
妳原諒別人的時候,也跟神明一樣有仁德

太陽熱切的發出亮光,想把我喚醒,縱然我的眼皮猶豫不決不願睜開,還是想擺脫黑暗的纏繞,一張開眼起床,就拿清澈的水供奉左手香跟玉露,不知是天冷了,左手香看似無力的垂了下來,疲倦的模樣彷彿在冬眠,像似在夢國裡安睡著,我才想到冬日一遇寒時,植物都謙虛了起來,看來別人的冰冷,唯有謙遜方可解凍

走下樓去客廳吃早餐,白粥都涼了,我嚐了一口,鹹到難以入口,有股想倒掉的意味,不如加熱水稀釋,剛好也溫熱了,也許夫妻之間變冷淡了,你加溫了也沖淡嫌棄的滋味

走在屋內總覺得腳底好黏,拿起濕紙巾擦拭,卻擦不掉不適感,還是感到腳下有異物,我一抬起腳,竟然有雙面膠黏在腳掌上,我撥開後就舒適多了,很多時候當你沾黏不必要的煩愁,往往妨礙你的出路卡住不順暢,只有自己把厚重的思想脫掉,幸福才能走遍四方

望著四周,決定打掃家中,地板看似乾淨,隨意掃一掃,都是細小的灰塵,我拖起地,不一會兒水都髒汙了,眼前的這盆水,像似我幾天累積下來的煩憂,我倒進金桔跟木瓜樹的盆栽裡,不管我倒進多少塵埃,它們都懂得排除雜質,吸收純淨的養分,人生想要豐滿,或許會遇到酸楚的淚水,但還有更珍貴的東西等你挖掘,唯獨帶著空空的行囊浪跡天涯,心靈才能充盈

兒子中午下課,吵著要去外公家,我順勢去全聯買了紅豆水促進血液循環跟黑豆水調節血糖給爸爸補補,還有燕麥降低膽固醇給阿姨,待了一下店裡,說不到幾句話,又衝忙的趕回家拜祖先,路途中兒子看到他愛吃的石頭餅,我買了些香脆的餅,想著這名字真特別,印尼叫這為滿月餅,大概吃進了石頭般堅硬的脾氣,事事都圓滿了,別人的態度硬,只是來磨練你修圓,我想人低頭時肯定活得更燦爛

回程後,公公早已拜好了,我只好手掌合一拜拜,婆婆臨時約孩子們去蓮池潭逛逛,我在家中簡單煮,回來時,還買了一堆梅子粉蔥油餅,我嚐了幾口,酸中帶甜的口感,讓人欲罷不能,梅子本身有開胃的效果,酸味能提振食慾,或許別人的酸溜,反而激起你的鬥志想拚一把,也能造就轟動的未來

夜晚帶著兒子去補習班載女兒,兒子幫我去叫姐姐,沒想到兒子哭著來找我,我一問之下,兩人在樓梯口拉扯,差一點摔落,姐姐還說了粗話叫弟弟滾,我火都燒到臉上脹紅了,嘴中潑出熱油般斥責女兒,一邊騎車一邊冒火,我決定帶他們去廟裡走訪一遭,騎在大馬路上都在竄燒火氣,一個不小心就撞到別人停靠在旁的機車,激烈的碰撞聲,引起車主走了出來,我嚇壞了趕忙要道歉時,對方卻頻頻向我道歉,「害妳撞車了。」我急忙的回應她,「是我的不對,抱歉。」她和藹的說,「人沒事就好。」我感恩的向她行禮就離開去對巷的城隍廟拜拜。

女兒提醒我說,「媽妳生氣才會撞車。」我告誡她說,「一個人生氣其他人都遭殃了,妳看我兩不是擦傷了。」女兒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不在答話了,我們三人跪在神明面前,我大聲的說,「你們的恩怨都留在這,不準給我帶回家去,明白嗎?」我說出話語對神明乞求孩子和好,女兒潑我冷水的說,「神明又不是聾子。」我兩眼發白的說,「那為何妳都聽不到我的祈求,三不五時愛跟弟弟吵架?」女兒冷靜地說,「講出來就不會實現,要默念在心裡。」我嚴肅地說,「不講出來你們會和好嗎?」

我帶領他們到後方的廟宇,看青龍老虎的雕像,我低聲下氣地說,「你們要相親相愛,神明之所以可以當神,是因為互相愛戴、包容。」女兒喊著說,「我們是人不是非人類。」我強硬地對女兒說,「神明以前也是人,況且圖畫雕像都是和樂的模樣,有誰在爭吵。」我們穿過走廊,看到一幅刻畫的圖,孝男憂心父母病情,嚐著雙親的糞便,我冷靜地說,「你們敢嚐嗎?」孩子頻頻搖頭說,「不敢吃。」我嘆了一口氣說,「那你們為什麼都讓媽吃你們的臭脾氣,你們下次還要吵嗎?」兩人同時搖頭,我們三個又跪在佛前,我叮囑說,「你們握手言好,我們就回家了。」可兩個又在賭氣,我看十點門都要關了,只好先回去,我溫和地對女兒說,「我們剛剛撞車,那個婆婆像佛一樣走來,她寬恕我們的行為,雖然我們不能當神明至少可以學習他們的品德,妳原諒別人的時候,也跟神明一樣有仁德。」

到家後,換兒子又在氣頭上,我對兒子說了一句關鍵詞,「你有受傷嗎?」兒子搖頭,我淡定地說,「人沒事就好,以前的事就留在過去了。」

古斯·莫雷塔( Gus Moretta)在Unsplash上的照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