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澪

我只是想在这边放些无法描述的车文

【文野乙女】我被黑时宰监禁以后的日子

女主:养两只太宰猫猫的日子

*ooc致歉

*脑袋清奇式女主

*来宠可爱的黑泥精

*文笔不好请见谅

*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本篇







「小姐,妳在书店打工前就认识我了…」

太宰趴在沙发上,幽怨地看着妳

「是呢,想知道我在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吗?」

「想!小姐快告诉我!」

太宰立即起身腾出空间,让妳坐在旁边

一双眼睛闪闪动人的,像个小孩一样

「那是我在17岁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来横滨看她很想看的展览,虽然当时横滨很危险,但想说是市中心只待一天应该没事,我的预感也没有感知危险就去了,在看完展览后已经快日落,我们就去附近的甜点店里吃蛋糕休息再回东京」

太宰露出了然的神色,已经知道在哪里了

「可…那样的话,小姐在第一次看见我就该…」

他同时也不明白

「我还没说完嘛~」

「在之后有人从店旁的小巷出来,立马被港黑成员给抓住,你在后面边打掌机一边慢悠悠的走出来把游戏丢给部下,在甜点店的人们已经躲到后厨,我和朋友来不及便和店员躲在柜台,你在指挥部下和处理叛徒的话语,基本听得一清二楚,我一旁的朋友只听声音都吓得缩在墙角呢」

「欸~当时我也知道店里有人,没把详细说出来啊~」

即使这样配上你那时的表情也够吓人了

「但是我没有被吓到喔,倒不如说是定住身体视线无法移开」

「欸?」

「在看见你的瞬间我一见钟情啰」

太宰先是愣住接着像是难以相信般看着妳

难以相信当时的自己被妳一见钟情

「你也知道我的直觉敏锐对吧,那时我的直觉也告诉我就是你了,毕竟是事关人生大事,我在回东京后还仔细考虑许久,然后我做决定报考横滨的大学并再见你一面,如果见到你后心中没感觉就回东京,如果有…」

太宰的耳根通红,悄悄把身子埋在妳背后,不想让妳看见

「嗯…不过我在书店打工时,把你平常走的小巷都放上狗粮,让你只能走书店前的路,这点我要说声抱歉,毕竟在当时你们把叛徒带回港黑,阿治你微微避开了路上的野狗对吧~」

妳表露出恶作剧的模样笑了笑

太宰从妳背后探出头来,委屈的说

「真过分!当时妳明明说是加强附近住户的安全和不让流浪动物翻垃圾!」

太宰露出气嘟嘟的表情,随后又蹭蹭妳

「不过我这是算是羊入虎口?」

「阿治你是羊的话,其他人怎么办啊~不如说是我扮猪吃老虎」

「欸~小姐那么可爱,是兔子才对~」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时甜点店装单向玻璃店外照不到光,所以太宰看不见里面的人

妳和附近住户打好关系,听到她们因流浪动物翻垃圾而困扰,提议在小巷定期换人放狗粮,这样它们既不会翻垃圾也可以在小巷守着不让陌生人随便进入,这周围的动物大多妳都见过,是会对给它们食物的人具有好感并渐渐亲近,周围的住户同意妳的方法,在小巷放狗粮,太宰也因此绕开小巷走到书店前的路)




妳在夏天买了一个风铃挂在窗边,太宰发现妳变得常睡午觉,也乐意和妳一起睡

每到夏天他就会把风铃挂上,来和妳一起睡午觉


自从太宰和妳交往后,再也没有在餐桌上看过有壳的螃蟹和虾子,水果也都切好放在碗盘里


妳的直觉在现实十分方便,但在游戏无法使用

电视上出现“角色死亡”的结束画面

「为什么没办法预测啦!」妳抱着头想哭

(之后是太宰帮妳过关的)


妳有一个从初中开始交情还不错的朋友,虽然较少见面但感情一直很好,也是在17岁时带妳来横滨看展览的

太宰也见过几次,从她身上套出不少妳以前的事

例如妳是在去完横滨后才开始学习料理的,不然妳以前都吃水煮料理,在假日也很少吃饭,对吃的并不讲究

(对于这点他五味杂陈,开心妳为了他学料理又不满于妳以前不爱惜自己,但他自己没资格去说)


虽然很常听太宰编的『和小姐殉情』之歌,不过太宰从来没有要来和妳讨论去哪殉情的意思


和孩子们玩真心话大冒险,选大冒险后,被孩子们怂恿去跟太宰说一百个喜欢他的地方,然后在客厅听到的他就跑了

(还是不擅长挡直球呢)


和作之助待的时间久,也渐渐适应他的直白,即便他脸上的表情不变,也能直觉作之助的心情

(太宰:???小姐?)


妳和作之助学习战斗方式和体术




有天妳在网上看到一件很不错的衣服

「阿治,我买给你什么衣服,你都会穿吗!」

妳期待和兴奋的眼神,让太宰不答应都不行

「…当然了,小姐」

可他就是有种不好的感觉


几天后

「阿治~!请穿上这套衣服吧!」

太宰看着手中的黑色马甲背心、兔尾西装裤和兔耳

心想这就是所谓的兔男郎吗,话说没有衬衫是直接穿马甲啊…

「不行吗…?」

妳看太宰犹豫不决认为他不想穿,有些失落

「可以喔,只要是小姐的请求我都会答应的」

然后就是妳拿着相机一顿猛拍

(太宰:自己家的小姐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让她开心了)




即便妳和太宰做的时候有吃事前药,可某次出差两周妳忘了带药,然后……太宰奏就出现了

(太宰也没有讨厌孩子,只是怕有孩子妳的注意力就都给孩子)


在种田长官和坂口先生的帮助下,和太宰注册结婚

他好像怕妳失落于没有婚礼,在那天把房子布置的粉粉嫩嫩、百花齐放

之后和太宰挑了一对简单的婚戒


怀孕时,太宰基本随叫随到,作之助和孩子们都来看妳,连种田长官和坂口先生也来关心,顺便教育太宰说要有父亲的样子


在几个月后知道性别,太宰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

(之后妳能听到他在嘀咕希望孩子长得像妳)


妳喜欢的樱花草日文サクラソウ的ソウ(奏)便是孩子的名字

(如果是女的想取名叫『樱』)


怀胎十月准备生下孩子,一旁的太宰比妳还紧张,生产后直奔妳连儿子都没看一眼

还是作之助把孩子抱过来他才肯看一眼,也就一眼

(一脸嫌弃的表情)


奏长得和他父亲如出一辙,除了眼睛颜色是和妳一样


奏在婴儿时期几乎不哭闹,只在肚子饿和换纸尿裤时才哭

(因此妳装了婴儿监视器以防万一)


太宰和作之助去武装侦探社了,妳决定在奏两岁时再托给店长大叔和孩子们,再去武侦面试上班

那时他们里最大的幸助也12岁了拜托孩子们也没问题


过几天妳直觉到会发生不好的事,而特别告知太宰和作之助

(田口六藏因此幸存下来,之后国木田先生来和妳道谢)


在奏一岁大的时候,因父亲太吵而把自己身旁的奶嘴给他堵上

(话说那个奶嘴奏自己也没用过几次)


奏在两岁和你们分房睡

(太宰强力要求的)


奏和太宰一样喜欢吃螃蟹,也可能是一直和太宰抢食物导致的


奏喜欢看书,不过目前只能看绘本和简单的短句故事


妳把奏托付给店长大叔和孩子们

(回家路上问他开心吗?奏回答还可以,妳不经想起太宰的回答方式,觉得父子俩很像)


原本想在武侦当文职的,可是被一旁的乱步先生指名说当半文职?

听乱步先生的意思是平常是文职,重要时刻便是武装成员

也指出我近乎异能力的预感、直觉和诈欺能力

结果在某次任务中测试批准进入武侦了

(太宰不想让妳当武装成员,可妳說想成为他的助力帮助他,还是无奈放妳当了)


大家都很好奇妳的能力居然不是异能力却比异能还厉害,同时也很讶异妳真的是太宰妻子,好像后者更令武侦的众人惊吓

(知道你们还有孩子,更令大家惊悚了)


国木田先生原本想说身为太宰妻子的妳,一定能拉住太宰不让他翘班,可是妳反而放任他拉着妳一起翘班去约会,国木田先生再度担任阻止太宰翘班的人

(作之助和太宰做委托而太宰翘班时会自己去完成委托)


太宰的报告有6成是妳写的,剩下的4成是被国木田先生发现丢回给太宰压着他自己写完


擅长找猫,然后妳一个半文书就变成了找猫人员

(可能是因为家里养了两只的原因才擅长的吧,太宰治猫、太宰奏猫探头.jpg)


某天太宰又吃了致幻蘑菇

「我家阿治真可爱啊」妳看着太宰发疯的模样笑着说

路过的与谢野心想也只有妳看到太宰这样说得出他可爱了



妳在小巷里捡到一个叫泉镜花的少女,把她带到作之助家

作之助家已经养到15个孩子了,再加一个妳刚捡的镜花16个

少女看到这么多人一开始很不自在也害怕什么的样子,所以妳陪着她去街上逛逛买些生活用品,最后买给她一对兔子发饰,希望能给镜花的新生活带来开始

「谢谢姐姐」镜花害羞的笑了笑

(因为是孩子们里年纪最大的便自顾自承担长姊的责任照顾孩子们)



某天妳走在河堤旁准备接在河里漂的太宰

被一位白发少年说要抢劫,可随后他的肚子便发出超大的声音

「等等喔,先接我老公上岸再带你去吃饭」

「上岸?」

然后白发少年看见一个脚立于河面的人飘过来

一脸惊恐的眼神示意“是他吗!?”

「阿治!吃饭啰!」

随后河面的人不合理地横切河水方式漂回岸上

白发少年惊呆在原地


总之就是,中岛敦进入武装侦探社



「阿治,你为什么在儿子床上?」

妳看着把自己的大长腿缩在小小床上的太宰

「我也想听小姐说故事…」

太宰可怜兮兮的抓着被单看着妳

「那等我给奏讲完故事,就换你好吗?」

得到妳答应后太宰不舍的回去双人床等妳

当时的奏已经能充分表现无语的表情了


在太宰故意放恐怖片吓三岁的奏后,妳陪着奏哄他睡着,然后太宰闯进来说

「小姐!妳怎么可以陪除了我以外的男性睡!」

他指着自己儿子吃醋

随后奏便拿起自己的枕头丢向太宰


太宰想和妳做“大人的事”时,会把孩子丢给作之助或敦君也可能直接塞钱给他去游乐场玩


某天下大雨,妳带五岁的奏和太宰去买生活用品,妳走在最里面、太宰抱着儿子,一辆汽车驶来压在大水潭上溅起水花,他就拉起儿子挡住水花

(妳永远记得奏脸上挂着水滴的无言表情)


妳看着奏藏钢刷进去浴室,接着被太宰赶出来



奏的异能力『潘多拉之匣』

使用认为是自己的异能力,是非常万能又强大的异能,同时也有重大的缺点,必须完全了解对方的异能力是其一,但“认为对方的异能是自己的”这点很大可能造成脑袋和精神上的错乱,外加切换成别的异能时如果思绪混乱异能会反冲伤害到自己,强大的同时也充满危险性


教导训练奏时,太宰不会动手去打,但和港黑时期的氛围差不多

(结束后奏就去找妳告状了)


森先生曾带着爱丽丝(故意)遇到奏,不过太宰已经和他科普森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也知道织田作和孩子们差点遇害,因此并不怎么理他

在爱丽丝拉着奏一起画画后…被吓哭了

(奏画出来的图和太宰画的海洋生物有九成像呢)


某次外出去玩,奏坐在公共钢琴上弹奏几个简单的音摸索着,之后对钢琴产生了兴趣

本人回答说“只是无聊弹弹”,但稍微别过的视线出卖了他

(太宰发现后买一架直立式钢琴,但硬要说是妳要求才买的,两个人都是不坦率呢)


太宰给奏看了一些犯人的异能力资料与照片,其中一个能和相同重量的物品调换异能力,被奏拿店长大叔家的咖喱与妳给太宰的午餐便当交换了

(之后太宰和奏以小孩子方式吵架)


妳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在垃圾桶里看到奏了,他每次都很悲伤的哭泣着被妳抱出来,然后妳就会去跟父亲谈谈和安慰他

(理所当然奏是装的,但儿子这么可爱妳又能如何)


太宰跳河妳都会去接他,不过还是有几次工作太忙导致妳无法去,所以妳就请儿子过去,通常都是奏拖着太宰的一只脚拖回侦探社,不然就是快把太宰勒死的抓着后领

(妳想了想,太宰在他小时候也这么抓着奏没毛病)







在刷社群的妳,看到某个模型广告,明显是做给女性的18限男裸体模型,妳点了进去,可是下面的地方被黑框框挡住了,妳试图搜索模型想看看下面到底长什么样子,随后手机被拿走,太宰正脸黑黑的看着妳



叫着他名字高潮会很高兴,然后被再做一次


心情不好会做特别多,曾有一次妳做到太激烈而昏过去,他还在妳昏厥后掐着腰再继续做

(要不是发现腰上有没印象的红色痕迹,妳大概还不知道)


太宰在做完后会习惯埋在妳颈间内,然后妳就算做完再累也会摸摸他的头

(除非做到直接昏过去)


太宰问妳为什么不想用安全套,而选择使用事前避孕药,虽然妳使用避孕药并没有副作用

「那个…老实说喜欢被你灌入的感受,里面满满的都是阿治会有一种满足感」

妳别过脸有些害羞的说出原因

「…小姐,现在就做如何」

太宰直把妳抱上床

「欸!等一下!」

「我会让妳满足到溢出的,放心吧」

栖身压在妳上面的他,已经忍不住了


曾有一次在床上,太宰用着妳最有感觉、可以捅进深处的背后式,在妳准备顶点时,舔弄耳朵、左手拉扯乳首、右手捏紧下核,高潮时间因此被硬生生拉长好几秒,而后妳身体因快感太过强烈,侵袭全身微微颤抖无法再继续做,太宰就较少三点全用了

(最主要还是妳早上会生气不理他)




下篇番外名称『和儿子穿越到平行世界的他身边』

记得回去要留言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