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menJok

Hola Hello

中国现状:大多数与少数派

發布於

「勇气」是可贵的,具有描绘希望的力量,而「依赖」也能实现同样的效果。为了在灾难之中获取希望,中国人历来的传统都是选择「依赖」而非「勇气」;而为了让这样希望能具体,我们更倾向于依赖那些掌控了实权的人,而不是某种似乎难以理解的制度设计。我们期望明君、清官、家长能在灾难发生时为我们提供庇护,直到我们最终相信他们除了让一切变得更糟之外毫无用处之后,我们才会开始自救,然后在经受巨大的损失之后度过危机或被毁灭。灾难过后,幸存者和他们的后代们又会开始同样的循环。

就这样,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历史在循环往复中走到了今天。现在已是 2020 年,三次工业革命之后,人们失去了隐私,勇气也变成了一种会被人嗤之以鼻的东西。现如今,大多数人要么已经接受了经过过滤的政治宣传,甚至学会了在见识到邪恶时自觉为之辩护的本领;要么就养成了自觉政治隔离的本领,以「不关心政治」为由拒绝谈论与之相关的一切,甚至有的人还在社会暗示与自我暗示中染上了政治过敏症——会有意识地控制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思考与之相关的问题。这是这个社会的现状。我记得有人说过这就像是中国的人民与执政者所达成的一种隐性妥协。但我觉得,这更像是民众用忽视可能降临自己身上的「社会主义铁拳」的侥幸心理来换取相对安宁的生活方式。当大部分人都以这样的方式生活时,社会达成了一种平衡状态,实现了所谓的「稳定」。

在投票等许多场合,大多数人的意见能够作为最终结果而被接受。但是大多数依然不是全部,也永远替代不了全部。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少数派,即使在这个国家也是如此。

在大多数人心安理得地放弃了言论自由和公民权利的同时,还有少部分人认识到这种妥协其实包含着巨大的危机。他们有的站起来说话,想要唤醒睡着的或装睡的人,或许会有些效果,让他们多了些同志;另外还有的甚至会采取更为激进的做法,最后自然也只是一败涂地,甚至遭受毁灭。另外还有一些人,在见识了这些危机之后被剥夺了希望;他们看不到好转的迹象,一切都在更加恶化。

掌控了最新技术的国家机器已经成长为不可战胜的怪兽,世间将再无真正有能力挑战它的人。因为和以往不同,这只怪兽从肉体与思想上控制了大多数人,或者说正是这样的大多数人孕育出了这样的怪兽。这只怪兽深入基层,知晓一切挑战者的手段,它重视他们、打击他们、毁灭他们,甚至还有不遗余力地抹除他们的所有事迹,消灭一切后继者模仿他们的可能性。于是这样,挑战者成了形单影只的飞蛾,不断地冲向火海。

一部分少数派看到了这一点,而他们又热爱自己的生命,于是蜕变为虚无主义者,将自己从各种各样的身份中剥离。他们不再关心自己的民族,不再关心自己的城市,不再关心自己的国家,甚至会变得连自己的家人和自己本身也漠不关心起来,因为失去了希望的他们已经相信自己的命运不在自己的手里,自己只不过是等待镰刀收割的韭菜而已。

在这场由 2019-nCoV 所带来的灾难中,我便感受到了这样的绝望。政府行事失当导致疫情爆发,乃至处于失控的边缘,并由此更公开暴露出红十字会等一系列问题;而这还不是全部,大多数人的凶恶也终究在这场灾难中显现了出来,武汉籍人士遭受打压,人们以邻为壑,每个人似乎都成了每个人的敌人。但他们还没意识到,自以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救命之法而已;而且他们依然依赖,仍相信自己能得到明君或清官的援救,继续活下去。

少部分人行动了起来,希望能靠自己活下去,同时也让更多人活下去或至少能体面地死去。当然,还是一样,他们的声音被掩盖下去或被阻挡在外,甚至他们的行动也变成了当权者的威胁。但他们的行动总算还是有些成效的,政府承认了自己的失当,红十字会也备受公众质疑(虽然似乎没什么作用)。即便如此,大多数人还是接受了被他们依赖的当权者的意见,即使有问题,那也是地方政府失职,与皇上无关;红十字会?那也不过因为工作人员的自私贪婪而已,当权者并无过错——毕竟大多数人还要继续依赖,他们甚至不愿去怀疑,就好像这真是一种背叛一样。

虚无主义者还如往常一样生活,不在乎死亡是否即将降临,因为他们知道,灾难之后,仍旧没有希望,何况他们也已经清楚地看到:比起治病,当权者治人的效率显然高得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