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大陸人對臺灣的認知——民主、統獨

qwerty
回覆
Vi@viichen

其实台湾法律还有些问题是,作为大陆法系的国家却同时有大法官释宪制度。司法解释可以代替法律这对于大陆法系国家是相当大的隐患。

qwerty
回覆
Vi@viichen

意圖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而犯前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與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為性交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以詐術犯之者,亦同。

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

殺直系血親尊親屬罪

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

施強暴於直系血親尊親屬,未成傷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十萬元以下罰金;第二百八十一條之罪,須告訴乃論。

以文字、圖畫或他法,公然介紹墮胎之方法或物品,或公然介紹自己或他人為墮胎之行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遺棄直系血親尊親屬罪


刑法里面有很多“直系血亲尊亲属加重”条款是家长制残余。这些本来已经有条款对应,这种加重是没有道理的。更何况受这种特殊保护的只有尊亲属,而不包括卑亲属。

同理民法第四编(亲属)……虽然你们说是家庭自治但依然是家长制的。

虽然说家长制这个东西也可以“民主得确定”,但是一个“民主的封建国家”,它还是“封建国家”对吧。


通奸虽然是告诉乃论,不过这个罪名本身就一言难尽。

另外堕胎虽然可以看成是正常争议,但是“介绍堕胎罪”是反言论自由的。

qwerty

虽然来晚了但是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台湾是一个“刚刚”转型为民主制的国家,民主制度设计没有经过太多考验,比较脆弱且不完善。现在判断成功失败还为时尚早。

但是台湾是一个成功的独裁政府转型为民主的例子。

台湾的法律制度比较落后。很多陈旧的旧时代法律亟待修改。仅从条文上来看,台湾的法律制度并不比大陆的好。


我觉得台湾主流的风向对大陆政府和ccp的预期普遍过于悲观。ccp的威权主义/寡头政治/精英治国并不是绝对的独裁,虽然说会让这一位上台的政体一定是存在问题的,但是成功让这一位下台的精英集团一定会去着手处理这个问题。当然失败的话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我是台湾精英我会支持统一。因为统一之后我便是中国统治者的一部分。中国的精英集团是一定已经无数次得向我示好的。

如果我是普通人的话我大概会反对统一。但其实我这样的人对统/独议题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因为无所谓。虽然说这一位让这个无所谓变得有些有所谓了。


反正,只要不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好。

[轉載]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

qwerty

政策的改进和猜测的改进是不同的。平均值猜测可能是更准确的猜测,但平均值政策却不一定是更好的政策。

虽然说更多的人保持一致可能暗示着紧盯选举结果的眼睛在减少(样本集合变小),但同时也可能意味着选举结果符合了更多人的期望。

单论样本空间的话,间接民主制度对样本空间和样本维度的减少,比“人云亦云”的影响要大得多。比如两党制和大选把本来是多维的政治表达强行压缩成二维,而代议制则是成倍数得减少了样本空间。但这样的制度却被认为是相比直接民主“更好的”制度。所以,是否被认为是好的,和“样本空间”的大小似乎关系并不大。


另外所谓“人的政治观点是主观的”,不如说不同人的政治主张本来就是不同的,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没有什么主客观之分。

当然你完全可以说传媒和政客在欺骗人民,但是,你怎么区分人民的表达是被欺骗的还是真实的呢?谁又能确定这种标准呢?

既然人都是会骗人的,所以人便只能自己承担起鉴别的责任。如果有人因为欺骗而表达了并不符合自身主张的观点,那么相比于怪罪传播谎言的人,倒不如说是被骗者没有做好工作,或者欺骗者手段过于高明。

至于“政治抹黑”,我觉得相比于关注这些,不如去关注一下对方的主张如何,而你自己又真的想要什么。

论当前多元文化主义的陷阱和“真正的多元文化主义”

qwerty
回覆
HaHa@haha

毕竟这是有正确答案的。

然而一方是少数而另一方是主流的情况却会被多元文化主义反对。比如穆斯林x白人有什么不可以吗?维吾尔族x汉族有什么不可以吗?但多元文化主义会把这些看作是对多元文化的破坏,会觉得是主流对少数的“渗透”和“同化”。

多元文化主义有一种刻意保持目前状态,以及刻意保护“少数文化”的倾向,但这绝对是压迫。

qwerty

话是这么说,但是多元文化主义会让人们更畏惧表达对单一文化主义的支持。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多元文化主义让各个多元文化群体的成员更畏惧表达反对其文化的观点。比如我在上一个评论里举的“华裔女孩”的例子,虽然说这个例子我其实是拿来恶心人用的。

qwerty
回覆
折纸@origami

当然,其实说起来的话,我对那位这种只把自己当人看,不把别人当人看的人没什么兴趣。


但是尊重他人自由至少是右翼应有的表态。如果右翼主张华裔女孩没有这种自由,那么我想这也算是一种自相矛盾了。

qwerty

另外,我强调的是“自由得创立宗教”的权利,而对于这个宗教本身的内容我是不在乎也不想去在乎的。

寫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之後:誤判了什麼?

大陆的十一月——家暴、征信、茂名、景云里......

qwerty

加和减是一样的。给无偿献血的人加分,就等于是给不献血的人减分。归根结底,我们不能以一个人是否参与过无偿献血作为某些事情的判断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