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rty

除特殊说明外,本账号所有原创作品依cc-by-nc-sa 3.0或更高版本开放授权。

关于普世价值何以普世的个人看法

disclaimer:本文的一切观点仅代表个人。

作为一个非常具有争议性的概念,普世价值在内涵上被认为应是被普遍承认,能够普遍适用的价值观。而在我们这个世界,我们这个时代经常被称作普世价值的,则是以“自由,民主,人权”等观念为核心的某种价值观。

被称作普世价值的某种价值观,在被认为具有上文所提及的广泛适用性的基础上,经常会被冠以“好”,“善”和“正义”的标签,也因此经常被认为是属于“应然的应然”的,“关于价值观的价值观”。

然而问题在于,我们何以赋予某种价值观如此的特殊地位,某种价值观何以优于其他,所谓普世价值,何以被称为普世价值。

一般来说,人们所持有的价值观千差万别,这与人们各不相同的经历的有关,可能也和不同的大脑所具有的不同的思维模式有关。所谓吾之蜜糖彼之砒霜,价值观的差异是普遍存在的常见的事实。

在这一点上来说,一种价值观想要成为普世价值,是非常困难的。

因此,普世价值的形成,依赖于人们之间的“共识”。但想要求得所有人的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自由”这样看似每个人都想要追求的事物,也可能会存在不需要甚至排斥的人,因为获得自由就意味着必须受自由之苦。

所以,这样得出的共识必然将一部分人排斥在共识之外,而这部分人便会被普世价值贬斥为恶,有些人可能因他人钳制而不得不改邪归正或装作改邪归正,而另一些人便会因此走向所有人的反面。

这听上去并不应该是我们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故事,而更像是宗教裁判所的故事,但“我们在讨论自由,你闭嘴”的事情却大量真实得发生在我们身边。

另一方面,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代,人们价值观的共识也是不同的。某个时代,某个世界的人们可能会信仰忠君才是正道,而另一个世界的人们却在信仰着,对真神的信仰才能带来救赎。火刑柱上诸位,又何尝不是因(另一种)普世价值而死呢?在这种时代,我们现在的普世价值又何尝不是一种非主流价值,或者说,一种恶呢?

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价值判断,只是不同的信念,不同的信仰,而存在于某个世界某一时代的普世价值,仅仅是人们所能找到的最大的共识。并没有哪一种价值观是先验的,天然的正确的。即使是普世价值本身,也并不天然具有作为价值的价值这一正当性:只不过,因为这么做的人多了,它便真的成了价值的价值。


在matters,在这个地方,我们已经在面对“两个世界”的普世价值的碰撞,而其中一个,被另一个认为,是“来自史前的旧价值”。而这个新价值,显然拥有更多的信徒,而很多旧价值的信徒,也并不排斥新价值的内容。所以说,新价值拥有更广泛的共识。


但是,“因为它并不天然正确所以它不应该被用于判断他人的价值”,又或者,“因为它是共识所以大家应该遵守它”,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呢?


这里便是纯粹的价值判断了。虽说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但我依然并不想做价值判断。

不过既然你们已经在这么做了,那么就后者吧:承认前者并没有什么益处,但承认后者至少避免了遭到异端审判的风险。不得不说这种做法的确决定了我在面临大多数价值判断时的选择。


既然热度也蹭完了,那就,

“一个如此现实主义的恶人不配讨论普世价值”

----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关于自由的自由:从NBA香港门看自由的边界

7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