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rty

除特殊说明外,本账号所有原创作品依cc-by-nc-sa 3.0或更高版本开放授权。

对(密码学)技术手段与去中心化的一些个人思考

写这篇文章的契机是对于关联的两篇文章的思考,也是对已有的一些零散的想法的整理。这些观点完全是作者的个人观点,而文中所存在的某些拟人化陈述也仅仅是中二病晚期患者的癖好。

去中心化本身并不具有任何进步意义,也从没有被宣称过如此。它只是一种技术手段而已。而去中心化的广泛使用会加剧某些不平等,带来新的不平等,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正如大多数的技术手段一样,人们使用它,并不是因为它“更好”,也并不是因为它会促进任何的“greater good”,而仅仅是,非常简单的“人们需要它”。

比如比特币:人们依赖商业银行来进行交易,但却对其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反制手段。因此,人们不得不信任商业银行,却又恐惧着它,从而不可能给予充分信任。而比特币却能够给出这样的承诺:你不需要信任任何节点。即使你不信任它们,交易依然会被按照人们所精确期望的方式,不可修改且不可抵赖得记录到帐本上。

当然,比特币实际上给不出这么强的安全性,你依然需要在某种程度上信任其中的一些节点,但你只需要给予相当谨慎的信任即可。

比如matters:人们不得不信任facebook或者豆瓣,但却又无法信任。人们同样不信任matters的运营者,但却没有必要去给予信任。


也许,在最初的时候,人群中并不存在信任,但人们却需要沟通交流,需要协作,也就不得不给予信任。人际间的协作越深远,人们被迫给予的信任便越强烈,而背叛的利处与遭背叛的危害也越丰厚和严重。

所以人们便受到永恒的折磨:我无法信任他;我不得不信任他;即使是这样我依然无法信任他。

而密码学手段便回应了人们的不安:既然无法信任,那么就不需要信任。即使不存在信任,一切依然能够运转。

所以人们像追求毒品一般得追求加密,追求去中心化,凡是品尝过一小口,那么你就会永远得沉溺于其中。

实际上,抛开那些时髦的名词,加密手段早已取得了广泛应用,即基于公钥密码学的PKI体系,以及建立于其上的TLS。HTTPS便是应用之一。Google的统计显示,人们在90%以上的浏览时间内,所浏览的都是HTTPS站点。人们使用它,因为人们需要它,而它也确实遵守了承诺。

但是,密码学技术的大规模使用,并不能促进任何greater good,它只是回应了人们的恐惧和不安。

在人们只能选择信任的年代,这种被迫给予的信任会形成信任链条,随着协作的不断加深,信任链条也越来越长,越来越健壮。各种信任链条最终编织成信任网,把所有人紧密得连接到一起。这张网增强这人们彼此的信任,并维持着社会/社区表面上的和睦和平静。

而密码学是来撕破这张网的。彻底的安全也就意味着信任彻底得不再必要,也就意味着人际关系将回到自然状态,也就意味着社会明面上的和谐将不复存在:而这反而是人们内心的期待。不过另一方面来讲,这也为人们带来了彻底的自由和解放:从信任网中取得解放,也从其他人的期待中取得解放。但即便如此,这种代价对很多人来说也显然太过高昂,更何况自由从来都是伴随着负担的。

也就是说,正相反,密码学技术手段/去中心化最终不仅无益于任何greater good,反而会将世界拉回到自然状态中。而这一切却是随着人们的期待而必然发生的。


不过是,密码学手段,或者说,至少是目前的密码学手段,依然是存在缺陷的:它只能触及赛博空间,只能触及网络,信息,以及人与人的交流,但对真实世界是鞭长莫及的。真实世界的信任依然需要在真实世界中建立。

这对于仍然期盼着某种greater good的人来说也算是某种安慰吧。

【Matters日曆】2019年10月10日,今日反思

時代遊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