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rty

除特殊说明外,本账号所有原创作品依cc-by-nc-sa 3.0或更高版本开放授权。

也论大陆的体制问题

發布於

最近呢,这里出现了关于大陆政权的各种争论,有些反对大陆政权的,说大陆没有民主,没有自由,没有法治,没有人权,这样不好。另一些人则为大陆辩护,说虽然没有民主但是政府也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啦,虽然没有法治但也通常不会乱来啦,虽然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但中国人过得还挺不错的啦,云云。

但中国政府真的是这样的吗?一个堕落到如此地步的政府,真的能为当今中国社会所容吗?


即使是再独裁的政体,也不可能在没有任何支持者的情况下生存下来。所以,与其观察形式上的民主或独裁与否,不如观察这届政府是哪些人的代言人,这些人中的不同群体所占的份量几何,政治诉求又如何。


那么中国政府的支持者是谁呢?首先是中国社会的各种精英。中国的精英大体可以分为三批人,一批是在旧体制的尸体上发家的或大或小的红色贵族,一批是在官方的庇护下起家的不那么红色的贵族,而另一批则是完完全全的new money。第二批人通常是作为第一批人的代理人和附庸存在的,但也有一些独立性。

应该说精英们对政府的态度是复杂的。虽然我们对他们之间的内幕没什么兴趣,但这种政治斗争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政府的走向。中央政府的大的动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此决定的。


其次是不那么精英,有那么一丁点可能性成为精英,平时过得还说得过去的那群人,中国大陆的某些讨论中有时会使用“精赵”,“精资”之类的说法,这说得就是这群人中最支持政府的那一部分。像通常的中产阶级一样,这群人害怕改变,希望自己的小确幸能够维持下去,与通常的中产阶级不同,这群人也在恐惧着来自上层的异动。虽然就个体而言份量不如上一群人那么重,但因为精英内部的斗争,这群人整体的力量是足以抗衡精英并在某些情况下左右决策的。当然,精英背后也少不了中产阶级的支持,因此这两类势力是相互关联的。

而被这里的某些人视为敌人的另一群人,很多都属于这个群体。


那么从结果而言,因为中国政府不得不重视第二群人,所以中国一定是存在某种民主的:这种民主并不是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制度的民主,两会更多地是为精英准备的,虽然说也会有很多与中产阶级相关的无关痛痒的议题。中国民主的实现方式,更多是基于舆论和群体性事件。

但这种民主并不总是好的,甚至目前来说通常是不好的。这种原始的民主实现方式,要么会被轻易得引导,要么会很容易得转向民粹。而在精英达成一致的情况下,这种民主又无力对抗精英。

比如NBA事件,事件早期各方的各种应对,是基于民意而不是政府的,而这种应对因为精英的集体反对很快被撤回。这就是“容易转向民粹”和“无力对抗精英”的体现。


另一方面,精英们在中央享有充分的权力,但中央政府对地方的控制力并不充分。地方权力通常是由当地精英把持,而非由精英全体掌控。这样的中国更符合封建制的图景。在这种情况下,中间阶层由于对抗地方精英的需要,会倾向于支持中央政府,而精英则会就自身在某一地区的利益产生分歧,这便是中国社会政治斗争的另一个维度。

如果某地的群体性事件不损害其他精英的利益,那么群体性事件的诉求就很有可能被中央支持,作为打压地方的手段。但如果群体性事件是地方中央一起反对,那么便很有可能失败:去年的事件便是这样。

另外,中国政府也存在官僚主义的问题,但这种官僚主义更多的是政治斗争的副产物。


近年来,精英,尤其是红色贵族的实力在不断增强,new money和中产阶级的议价能力都在下降,这可能会促使各种矛盾逐渐公开化,也可能会令这两股力量就此衰弱,如果这真的发生,尤其是中产阶级的衰微,对大多数中国人都将是灾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