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台湾:全国三级警戒下的血汗外送员!

發布於
外送员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许多送餐服务工作,为了社会的持续运作做了重大的贡献,然而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没有给予足够防疫设备与津贴,反而给予他们歧视与污名。因此外送员产业工人与全国产业工人需要共同组织抗争,争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资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和风险保障。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7/21/30183/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陈延年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台湾爆发新冠肺炎社区感染,全国升级到第三级警戒,人们被迫在家工作,因而外送需求增加。但外送员的待遇更加血汗过劳。

有许多外送员在疫情期间因害怕感染不愿上楼而被评点负评,甚至外送公司说“若不愿上楼,客人有权取消订单”。在疫情爆发后,外送员要自己承担护目镜、酒精等必要防疫设备。

外送平台商本来就理所当然应为外送员提供安全合理的工作条件,这些增加成本本来理应由疫情底下赚取超额利润的外送平台商来承担。但实情却是外送平台商趁火打劫大肆图利。

防疫成本增加

疫情底下外送员增加更多的跑单、更加血汗剥削,因防疫措施的不足,让外送员对于平台更加愤怒。曾有报导指一名外送员送餐给一名居家隔离对象,对方没有准备无接触平台让外送员放餐,因而只能冒险把餐点送入家中。外送平台熊猫在疫情期间迟迟不取消现金付款,无视防疫破口与外送员健康安全。

日前熊猫外送平台宣布,疫情较严重的地区在用餐期间每单加码10元,但同时却取消对于下雨天雨量加码,因此这措施并不被外送员买单,以至于出现外送员不足无法送餐的情况。因为在疫情严峻底下,10元的“加码”根本弥补不了外送员工作增加的风险——硬币纸币的交换、送餐至防疫旅馆、面对不戴口罩的客人等等,对于外送员来说都是危及生命的感染风险。更别说所谓“雨量加码”的奖金甚至还时常领不到!

因大量外送需求增加,小吃店与餐厅制造食物的速度跟不上,导致大量外送员聚集餐厅外,这不免增加群聚感染风险。在疫情底下,外送员送餐意愿下降、人力不足,因而导致外送平台系统自动“夹单”(同一店家取2单以上)或“叠单”(不同店家取2单以上),而导致拖延送餐三十、四十分钟,消费者在这样的情况底下有权取消订单,这变相把成本转嫁给外送员,牺牲了外送员等餐时间。但另一方面,外送员染疫风险的增加同样都会间接危及到消费者的安全。在这些情况下,都可见拒绝承担防疫责任的资本家老板是如何伤害员工与消费者。

访问吴姓外送员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访问了新北吴姓外送员,他是家乐福的兼职工人,但时薪不足以支撑生活开销,导致他还需要出来跑外送才能应付生活基本开销,在外送平台中他一个月工时113小时、跑了235个订单,一个月共赚了16988元,平均起来一小时才赚127元,远远低于法定工资每小时158元。

外送工人工作毫无任何保障,资本家在疫情艰难的情况下只把责任通通推给员工,任由其自生自灭。吴姓外送员说:“外送员自己所负担的成本中,机车的成本最贵,我买了二手机车所以常常送去送修,买车到现在共花了5000元送修,加上搬家以及最近出车祸就赚不了什么钱。”“有的同事,可以一天跑50个订单,但要花16个小时去跑,这等同于只剩下8小时可以休息睡觉。我最多纪录一天跑12个小时,接了24个订单,赚1800元,但这是非常辛苦的,连吃饭都没有时间!而且最怕出车祸和机车坏掉,尤其是撞到别人的机车,那就需要赔别人钱!”

组织工会抗争!

世界各地所谓外送经济兴起,但外送员同时却是最欠缺保障的一群。英国早在2018年外送员发动过罢工抗争,随后更蔓延至欧洲多国,工人之间团结串联。即使在专制的中共管治与打压下,外送员依然组织起“外送江湖骑士联盟”,揭露外送平台侵害欺压外送员的黑幕,并奋起与之抗争。中国官方急急将之镇压,亦正显示出工人组织起来后力量之强大。国际社会主义道路支持全国外送员产业工会的成立,外送员的血汗过劳不满并没有因疫情而下降。外送员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许多送餐服务工作,为了社会的持续运作做了重大的贡献,然而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没有给予足够防疫设备与津贴,反而给予他们歧视与污名。因此外送员产业工人与全国产业工人需要共同组织抗争,争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资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和风险保障。新成立的全国外送员产业工会是一个好开始,工人阶级需要独立于蓝绿白之外的独立工会力量,以街头宣传以至组织产业行动为重心,才能团结工人对抗资本剥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