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赛博朋克行动-研究协作网络

80末、90初的人和95後真的有很大區別嗎?

罗克

首先,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根据自然生命而界定的年代,即所谓“80后”、“90后”等等,机械地主导着我们的单一线性时间意识,这恰恰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所塑造的保守的时间观,即"现世安稳"。每个世代的青年特征的丰富参数,不能根据一个自然年龄进行界定并成为分析变量。较之出生年月,这个年轻人的家庭背景、知识履历等因素更能说明他的政治态度。

所以我更强调黑格尔式的历史哲学意义上的“时代” 。时代不是一个时间概念,而是指奔向明确未来的运动,对历史方向的自信,推进历史的使命感和基于此的集体意识,是带有明确政治诉求的。而我对身边这一代年轻人最真切的感受,即使这种集体意识的匮乏,精神状态的恶质。

本人95年出生,感觉自己应该算关注社会议题并比较激进的年轻人吧、吧。身边的朋友许多也是如此,可能这来自于幸存者偏差。这一年的每次公共事件,都能感受到身边的年轻人不是政治冷漠的,清理dd人口,疫苗,metoo都有非常激烈的舆论回应以及行动,

我在中学时期完整接受了08年到18年的大国崛起叙事,高中时期并自认为赶上了上一波自由互联网舆论生态的尾巴,获得一点启蒙,开始自觉的反思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大学时期阴差阳错结识了一些团体,就参与了公民社会的各个领域议题。在大学办了社团的感受是,招新工作成果有限,关注公共议题的每一届新生越来越少,也就是高中就接受过启蒙的人越来越少了。

政治权力集中化,互联网监管收紧,现在的年轻人能接受到的启蒙信息越来越少,我觉得现在进行知识普及和社会实践的媒体与机构相比08-12少很多了,所以“你们这一代年轻人不行”可能来自于“搞事的年长人越来越少了”。

说回来,关注公共议题本身是一种特权,家庭背景,学历,充足的文化资本(cultural capital),才能进入公共议题的空间,知识的积累,讨论的素养都需要后天习得,所以我觉得身边出生乡镇普通家庭,一般的脑力劳动或体力劳动青年从没有获得这样的资源。即便所谓“名牌”大学的年轻人当中,关注社会议题也是少数。

回到现实的实践条件去考察每个个体所做的选择,这个过程肯定是多元决定论的。经历了什么条件与事件才会成为一个持批判立场的人呢?

青年自治的实践---以北京706青年空间和生活实验室为例

罗克

@706邬方荣 熟悉706的老朋友都知道,前不久706主体空间由于房东收回,减少一半,706作为一个公共空间是脆弱的,一直处于方方面面的压力与风险之下,居委会,物业,派出所,资金链,都需要处理好这些方方面面的关系,请问706青年空间之后有什么发展方向和策略调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