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曦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媽,對不起

我想有許多話也許我們都藏在心中不説出來,藏著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到什麽時候呢?誰知道?時間到了,自然而然就説出了。

每當要生出一篇文以前,我可能需要去看本小説,或是戲劇,反正越多文字越好…很少有這種直接與心靈碰撞而生出的文。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一個人…但往往我越愛的那一個人被我傷得最深…也許是我愛她,脾氣只能對著她發,我想讓他聽見我心中的淚水。即便在他人的世界,我是有多堅强,但是在她面前,可能還需要透過長期的視訊通話,我才能慢慢釋放出我的脆弱。我堅强了多久我不曉得,也許心中有個傷口它一直都在。然而我們都不知道,直到某一天瞬間爆發,……

而那個傷口什麽時候存在,無人知曉,我只能說一個假設,也許我心裏有很多假設,我不常與人説話,可是面對她我就能滔滔不絕説了許多,該説不該説的也都説了,説完了還繼續發脾氣,就像個小孩子般…我心裏一點愧疚感都沒有嗎?當然不是,只是我不擅長表達,“媽對不起”這句話也許説了無數次,但説著也覺得沒必要説了,以往不懂事的自己需要得到一個原諒,但如今我要的并不是原諒,甚至還覺得話説出了就沒有挽回的餘地,對不起算什麽呢?是一個安慰自己的手法,説出來能讓自己好受點——一項工具嗎?再多的對不起也無法改變製造的傷害。但我需要,我需要説出這一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對你造成傷害,當然我也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説出來的,只是説完了往往會感到後悔,後悔了便又開始封閉自己,不願與他人多聊,於是來到了一個人的獨處,下意識地遠離,躲在自己的舒適圈,一直到我接觸到了表演這一塊,舒適圈很舒服,可是卻不快樂,我給了我自己機會大約兩年去待在那個舒適圈,後來我還是走出來了,但還未完全走出,當自己在表演的過程,我開始發現了許多,甚至它與這個標題產生了一個很大的連接,其實當下事發以後我後悔,這件事沒有人錯,沒有人能夠幫助到自己,我也許只是一時錯將母親變成了我的治療師,我左思右想如果我可以再忍一忍,那是不是可以等到之後在説出來,對象也絕對不是同一個,但事情就是發生了。

不知道大家對於表演有什麽想法,它讓我看見了自己的小時候,我是一個不但愛鑽牛角尖,想太多,甚至把一切生活都變成了故事,因爲對我而言在故事裏的一切全是假的,沒有快樂沒有傷害,再多的快樂與傷害都有個結局,也許目前看來是一種逃避方式,但也只有它,能讓心中的傷口暫且地自以爲已愈合……我離開家大約兩年了,心中總會有很多想説不能說的話,委屈,淚水……但這些,都只是在夜深人靜,無人的夜晚,喝著酒聽著悲傷歌曲,一個人哭著假裝醉著睡著了,所有的所有就這樣不經意地發泄出來,以一個要求完美的我,不喜歡被任何不開心的事綁著,我會四處尋找解決方法,雖然人生不曾有一帆風順,可我這個人就喜歡一層一層地剝開自己的内心,同時也認爲沒有一件事情能得到完全痊愈,也許可以,但從小我被灌輸的教育概念就不曾有十全十美,於是我也漸漸地信了。

傷口這種東西,你看不見碰不到,但卻一直在你的心裏,有時候你發泄了才知道不經意揭開了傷疤……那一刻能怪誰呢?

其實沒有,沒有人能責怪,沒有人有錯….

如果此刻你問我:寫作對我來説是什麽,我想那是一種可以讓自己舒服的事情吧…

就此停筆,因爲每一次我都大大大大大的離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