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採訪@老衲|同與不同(二)

接上篇,心甘情願看老衲繼續放毒…… 炎炎夏日,讀@老衲文,且以冰凌相佐,頓感暑意都散了。且慢,消暑我們是認真的。欲知後事如何,明天繼續分解……
读,文;賞,冰

接上回:採訪繼續

老衲:抱歉,以前在KTV的壞習慣,拿起了麥克風就捨不得放。說得好像有點長啊。

七月流火:難得遇到一位「搶麥克風的人」,這對採訪者來說是福利,可以盡情偷懶。不過,我很想知道,你女朋友被你搶麥時,是什麼表情?

老衲:實不相瞞,在她面前我沒有麥克風。當時還在一起的時候,是絕對的女權至上。

七月流火:還……在一起?

老衲:喔,是啊。現在單身著。十年生死兩茫茫的不只是人還有感情啊!

七月流火:被你的冰刀霜劍嚇跑的?

老衲:被缺乏生活能力氣跑的……就……有一種,感冒了喔,多喝熱水啊,類似的東西。譬如:我腳痠;喔,我幫你捏嗎?不要,你捏太小力;喔,那你自己捏吧。

七月流火:明白,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的精力全部用來鑄造冰刀了?

老衲:我想我應該是純粹地缺乏理解女性話語能力……

七月流火:其實我很想同情你,看了你的問題,腦子裡只有一個詞,哈哈哈。

老衲:我習慣了。每次我解釋起來,大家的反應都一樣。怎麼你接出了一個好的開場還能提出一個壞的結局呢?但捏的力道不好的解決辦法難道不是找專家和自己找舒適點嗎?

七月流火:因為我是女性啊。換位思考一下,我覺得她蠻有定力,居然都沒有動手。

老衲: 你誤會了,他的下一步都是直接打我一掌。 你是不會說我捏大力一點嗎?

七月流火:於我心有戚戚焉。

老衲:看我家庭地位如此低落。

七月流火:莫非這就是自由說話的代價?等一下,讓我笑一會兒,哈哈哈哈哈哈。好吧,我們開始第二題。

老衲:這代價也太高了……我們接著說吧。


七月流火:說到自由,大陸和台灣對自由的界定差距頗大,因此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人文狀態。希望老衲能夠從台灣人的角度,談一談對自由的期待,比如應該如何把握自由的尺度以及台灣人與大陸人在自由這一話題上存在的差異和問題。

老衲:這答案難道不是我們對自由都沒法「把握」嗎?自由就好像空氣一樣只「存在」,但沒法「把握」啊。

七月流火:(瞪)

老衲:好,不插話,不插話。

七月流火:對於「自由」這個話題,我更多的是請教。為了證明這不是客氣話,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我或我們的「自由」狀態。自由是一個常用詞彙,我們自幼便認識,但能否理解和踐行,卻需要畫一個大大的問號。因為沒有「自由」的經驗,只擁有極為邊緣的體驗。

比如近幾年,「自由」這兩個字成為了一種口號,在我們的世界中隨處可見。墻上、媒體上到處寫著「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但我們習慣于不看不信,就這引號中的四個詞還是我剛剛查過才寫出來。原因也簡單,因為「自由」這兩個字能且只能寫在那裡,如果哪個人熱血上頭,舉著一張寫有「自由」的紙上街,能不能按時回家,就由不得你決定了。

顯然,「自由」這東西,並不屬於我們。

但,這又出現了問題:即便一隻鳥都可以擁有自由,我們為什麼不能擁有?況且,我們的憲法中明明寫著,我們不僅有人生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還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把原本屬於我們的東西拿走,像遺像一樣貼在墻上,或者當做驢子面前那隻永遠可望而不可即的胡蘿蔔,我們當然不開心。很多人也在通過文字表達憤怒和渴望,那文字含蓄到變態,緊張到發瘋,但,你以為他們想不到?刪帖、封號、404,保證把你剛剛憋出來的字,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不閉嘴,賣淫、嫖娼、尋釁滋事,有一萬種方法讓你人間蒸發或社會性死亡。

舉張紙、寫篇文章都險象環生,除了無視、漠視或蔑視,又能做什麼?

於是你看到了,我和我們都有一張冷漠臉和一雙雙白多黑少將蔑視變成常態的眼睛。


老衲:到我了嗎?抱歉,剛剛聽入神了,以致恍惚間隱隱然有種熟悉感啊!(接麥克風)

老衲:(咳)老衲覺得自己被出了一個大難題,但沒有證據。我覺得,在這裡要談自由,題目太大了。

你想嘛,在一個號稱民主自由的地方,而且是能以之為武器和極權國家對抗的地方,這自由得要多強大才行?所以在這裡談自由就像在極權國家談極權一樣,難道還能談出什麼名堂嗎?是不是,自由就是一個很基本的配備啊。就像是一個與生俱來的能力一樣。還被寫入了憲法裡面。

 

人民有居住及遷徙的自由。但是不可以當釘子戶

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的自由。但是反政府會被禁或網民攻擊

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但是被爆料就會被刨墳和肉搜

人民有宗教信仰之自由。但不利於政府的宗教會被歸類邪教舉發

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但不利於政府會被取締

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以保障。保障用最低薪資生存,工作還是責任制

 

啊,抱歉,多寫了保障。說好了只提自由的。我的意思是,憲法就是賦予我們了這麼多自由。自由就是自由民主地方的必備款,就跟極權國家一樣嘛。跟著主流意識,國家方向,你就可以有完整的自由。完全沒問題。

 

你可以自由批評反對黨。在沒有資本額限制下,自由投標政府標案。在沒有史實依據下自由編寫史料並納入教材教育學生。自由圈地養地圖利財團。被發現自由超額進口菸酒還能升遷。自由任用資格不符的人為公務員。自由決定什麼議案可以綁大選。自由決定哪類人可以便捷享用醫療資源。自由用國家預算豢養人員。

 

非常自由。人皆生而自由。只要你的方向和黨一致,就很自由。抱歉,扯遠了。我們還是別談那麼大,把題目縮小一點好了。我們試著從生活的瑣事看自由好了 。畢竟見微知著嘛。

譬如開車行駛在自由民主的地方,當然也要很自由。而且還是經國際友人認證地那麼自由。自由到幾乎沒有所謂的交通規則存在 。如果你實際有在自由民主的地方開過車、騎過車, 一定可以遇到下列狀況:

沒有看見方向燈亮,但車體已經轉彎。

沒有轉彎標線,但車體已經轉彎。

沒有停車格線,但車體靜止很久。

在殘障或孕婦車位上,上下的都是健康無虞、小腹平坦的人士。

在自己私人土地上,停的是別人的私人車。

在人行道上,機車與人行。

在行人穿越道上,機車也穿越了。

在寫著禁行機車的車道上,機車進行中。

在交通號誌為停止時,停止的是呼吸心跳,而不是車體。

在速限20公里的地方,車體最低速度是20英里。

在儘速通行的網狀線上,靜止的車體比通行的多。

禁止蛇行,但直行車總是煞車被兩側跑車超車。

禁止通行,但機車駱繹不絕。

禁止鳴放喇叭,但一直有長號催你快走。

這些情況,每下愈況。這裡的下,說得是人格上的「下」。你說,我們是不是很自由。你說,這是不是真的自由?某處的流行語有一句,如果一個人說自己是奉公守法的人民 ,那他很可能就是個道德淪喪人渣。 因為法律只是對人民最低的道德要求。而他只能達到最低要求。

 

或者我們這麼說,一個人渣之所以能守法,是因為法律是人渣的最高得分。而一個人能夠守法,是因為他根本不會丟分到法律的要求以下。那連法律都遵守不了的人呢?你覺得會做上述標註那些事的人,是自由人,還是人渣?所以我一直都相信,在自由民主的地方,拋棄了中華傳統經典思想醬缸遺毒,不但是好的,還是必要的。

 

不然他們讀到劉備假惺惺地說:「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這句話的時候,可能會大笑三聲說:「這題我會做,但我不會做。」我相信你們看得出這個字義。你說,這個是不是很自由?我也想試著談談兩岸三地四處華人圈的自由度。但不行。因為我只是兩岸三地四處華人圈一隅的小蝦米。我兩岸三地四處華人圈的土地和生活都沒踏遍,如何能評價?

 

評價,是各自的事。所以我只能毒台文化。毒給各位看,自由民主的地方,是怎麼個自由民主法。而我們跟自由民主的距離,首先,就是要能守住最低道德規範的法。其次是推己及人的心。

 

讓我重新提一次之前作品裡的一個觀念:自由必須要建立在不自由之上。因為每個人都犧牲了一部份自由,所以才能保全每個人的自由。所以你的自由,不是你的自由,是你的不自由,而自由是大家的。那,犧牲的那一部份是什麼?多大一份?

 

這,必須要交由我們各自決定了。然後管理好我們共同交出的部分。喔,不好意思,鬧鐘響了,該醒了。聰明如你,一定看得懂醒在哪。最後,還是必須說,我能如此放毒,仍然得先感謝自由民主的地方。過去建立起來的人文素養。未來的人文素養 ,能不能允許我放毒,就仰賴各位了。



炎炎夏日,讀@老衲文,且以冰凌相佐,頓感暑意都散了。

且慢,消暑我們是認真的。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明天繼續……

讀,文;賞,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