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王冠树(上)

寓言

那是一个叫惊蛰的节令,万物开始复苏,一片拥有两条小溪的富饶丛林变得异常喧嚣。动物们在狂欢,鸟儿在歌唱,大树萌生出各种形状的嫩绿的叶子,用力挥舞着,呼呼作响。小草们大口大口地喝着清冽的溪水,用力地长高,但它们的声音要小得多,窸窸窣窣的。

清晨,一个金色的东西从天而降,像流星坠落一样。大树们不约而同地伸开无数片绿色的叶子,想接住它,叶子一个一个被击穿了,烧出了大洞,火辣辣的疼。哎呀,这是什么啊?

啪的一声,那个金色的东西落地了。落在去年秋天凋落的枯叶上,孤零零的,脏兮兮的。枯叶中探出一个头,那是刚刚萌芽的最小的小草。它用力掀开枯叶,探头看着这个金色的东西,“天啊,这是一颗种子,王冠形状的金色的种子。”小草们都惊呆了,“是啊,真是王冠形状的。”“天啊,真是一粒神奇的种子。”最小的小草抱住王冠种子,“多可爱的小种子啊,它很快就要在我身边扎根了。”小草们都很嫉妒,但,是王冠种子选择了最小的小草。这真是没办法的事。

王冠种子静静地闭着眼睛,显得那么美,又那么谦卑。“它从那么高的天空上掉下来,这么虚弱,还能扎根吗?”一棵小草这么说。“是啊,丛林里有那么多动物,危险极了。它们容不下小种子的。”另一棵小草也这么说。最小的小草正要给王冠种子喝水,这时也犹豫了,“怎么办呢?我的水也很少。你真的是一颗能发芽的种子吗?”

小草们的异动吸引了松鼠,它扔下手里的松果,溜下大树,飞速冲到草丛中,将王冠种子拿在手中。“它看上去太美味了,像一颗包着金色外皮的巧克力。我吃腻了松果,迫不及待想尝尝其他味道。”松鼠将王冠种子抱在掌心,张嘴就咬。“啪”的一声,牙齿和牙齿撞在一起,王冠种子不见了。“我的巧克力种子呢?天啊,丛林里有小偷啦,有没有人管啊?”

“我正在管啊,你没有看到吗?我刚刚擒获了一个金色的嫌疑犯。”丛林猴子蹲在树梢上,举着它的战利品,对松鼠嬉笑。怒目圆睁的松鼠,突然露出笑容,“警察先生,我早看出它是个坏蛋,请拘捕它吧。”

猴子大笑着在树枝上跳跃,来到一处有很多石头的僻静之处。“这真是一个美味的罪犯,吃掉你就是我的特权。”猴子找来一根木棍,击打放在石头上的种子。“砰”的一声巨响,种子并没有碎,还弹起来砸中了猴子的头。猴子的脑门上立即出现一个大包,又红又疼,猴子生气极了,大声尖叫起来,“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坏蛋,哪里知道我的厉害。我是即将进化成人的物种,是这丛林的警察。我会烧熟你,砸烂你,嚼碎你。”猴子的叫声在丛林里传出很远,大家都听到了,但都低着头,谁都没有说话。

猴子的叫声也传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穴里,正在哭泣的年幼的虎王也听到了。“猴子真是个可恨的家伙,喊什么喊,不知道我正在难过吗?那些大树为什么都不向我下跪,就因为我额头没有霸气的王字吗?一个汉字能代表什么?我可是先王唯一的血脉。”虎王一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定是猴子在搞鬼,这是个非常喜欢挑拨离间的家伙。”虎王擦掉眼泪,风一般冲了出去,三下两下就窜到了猴子身边。

猴子依旧在对着王冠种子大喊大叫,虎王走上前,劈手一巴掌就把它打倒在地,又狠狠地踹了几脚。猴子害怕极了,尖叫着蜷成一团。虎王看到了王冠种子,眼睛瞪得很大很圆。“这就是我丢失很久的王冠啊。”猴子一下子精神起来,“天啊,作为大王忠实的仆人,我正要将王冠送给大王。”猴子将王冠种子戴在虎王头上,“大王,您实在太威风了,比先王还要威风。”虎王开心极了。

虎王带着王冠种子第一次巡视自己的丛林,展示自己的王者之风。大家看到像小米粒一样顶在虎王头顶的王冠种子,都觉得好笑,可是谁都不敢笑,它们忍啊忍啊,小草的叶子都笑裂了,大树也弯下了腰。

虎王可不知道,它只看到了恭顺和低垂的头,它实在太高兴了,仰着脸走得大摇大摆。一只刺猬笑的瘫倒在路上,爬不起身,虎王没有看到,一脚踩在刺猬身上。“哎呀,疼死我了,有人要害朕。”它疼的满地打滚,哭了起来。刺猬赶紧悄悄溜走了。

小乌鸦在刺猬的刺里,发现了闪光的王冠种子,急忙偷偷把它叼走了。“你们看,我找到了一颗金色的宝石,又大又闪,比你们捡的那些小石头、碎玻璃漂亮一百倍。”“哎呀,真亮啊。这是你找到的?谁证明?你叫它,它答应吗?”乌鸦姐姐这么说。“别抢了,别抢了,把宝石给我,我是妈妈。这个家的主人。”对乌鸦来说,王冠种子实在太美丽了,全家像是发了疯,相互争抢,互相攻击,妈妈和孩子们都互相啄得头破血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