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野聲」主理人 yesheng.mystrikingly.com

【让爱发电计划】|用《故事新编》重新书写女性

“假如笔是阴茎的隐喻的话,那么,女性将用什么器官来创造文本呢?”

2014年,我在上海的“女树空间”参加了一个写作培训,指导老师是同济大学的张念教授和万燕教授,学员几乎全是女性,不乏性少数。尽管对于动辄“肿胀”、炫耀“阳刚”的男性作家有本能的反感,但在老师们抛出这个问题之前,我尚未意识到“阳具中心”主义的写作,其实是可以被推翻的。在课上,我们被鼓励对神话进行大胆改写,从女性视角重塑经典,很多人包括我都选择了“嫦娥奔月”的故事,在我讲述的版本里,嫦娥是一个忍受不了丈夫的性无能而选择出轨的女性:

他的弓身是血红色的,用燕牛之角、河鱼之胶打造而成;箭是洁白的,曾经啄下九只金鸦,燃烧不息的鸦血在他指间烫出黑色的烙印;弓弦是玉白色的蛟龙筋,他的战利品和勋功章。现在他站在烟尘弥散的门口,以雷霆之怒拉圆了弓,朝我的方向怒目而视。
我按住准备起身的逄蒙,下床拾起衣服,往身上一披,朝后羿款款的走去。后羿拉弓的手有些颤抖,直到被我抓在手里:“你拿着我父亲赐的弓箭,竟是要杀我?”
后羿喘着粗气,视线越过我肩膀,仿佛要滴出血和火来。
“你不能给我的欢乐,他带给我了。”我抬起下巴,“你现在要杀他?你有什么资格杀他?”
后羿的面孔痛苦地抽搐着,他一把甩开我的手,扔下弓箭,冲到床前掐住逄蒙的脖子。逄蒙的脸被掐得通红,像一只垂死挣扎的青蛙,四肢使不上力,只能鼓着眼睛朝我的方向瞪。
我站在他身后哈哈大笑:“所有人都知道,你后羿,是个盖世的英雄!你射下了九个太阳,叫世间风调雨顺;你杀死了无数猛禽恶兽,让百姓安居乐业。可是你,我的丈夫,偏偏无法给我一个女人的快乐!你要杀他?尽管杀吧!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后羿不过是一个虚弱可怜的男人罢了!”

早在百年前,鲁迅先生就开始了对古代神话和传奇的改写,他的《故事新编》是我百看不厌的集子,作为一位伟大的左翼文学家,他在《祝福》、《离婚》、《伤逝》等作品中也体现了对女性的同情。但我觉得女性的书写不能仰仗“陌生人的慈悲”,还是要回到女性的身体经验,用语言重新建构身份,因此我一直怀有一个写作计划,即书写女性视角的《故事新编》,重新讲述嫦娥奔月、精卫填海等神话故事,以及白蛇传、杜十娘等民间传说。

如果您对我的创作计划感兴趣,期待看到对经典神话、传奇的全新诠释,敬请不吝支持。同时也欢迎您在留言区提名想看的故事(例如:嫦娥奔月、白蛇传),我会优先选择呼声最高的故事进行书写。

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14 人支持了作者

讓愛發電,「百萬LikeCoin支持優質創作」計畫來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