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野聲」主理人 yesheng.mystrikingly.com

文学和音乐仍是孤独灵魂的收容所|野聲电台

欢迎扫码收听我们的播客节目「野聲电台」

米兰封城已结束一个多月了,疫情的焦点一路从意大利转移到英国、美国、巴西、印度,如今又回到了北京,似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意大利境内有25个机场恢复开放,这意味着人们在欧盟境内也开始恢复流动了。尽管米兰所在的伦巴第地区仍是高风险区域,但挡不住群众呼声,不仅有步骤地开始复工复产,民间社团的抗议活动也日渐活跃:声援美国的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呼吁医护人员提高待遇,二度给争议人物蒙泰内利的雕像泼油漆,和极右翼势力争夺女性的自主堕胎权……新冠疫情带来的强制禁足似乎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和平,反而有火上浇油之势。

在这诡谲多变的时局里,「野聲」电台似乎成了我和Adon的精神避难所,两个爱聊天的处女座将自己的困惑和思考,变成了一周一次的播客节目。我们在第一季的十期节目讨论了女权、性少数、艺术、婚姻等话题,并在此基础上推荐了十部文学作品,Adon用one take方式重新演绎了十首相关的歌曲,还有四位嘉宾加入了我们的讨论,漫画家陈茧为我们电台绘制了多幅封面。

插画作者:陈茧

「野聲」电台的放送内容包括音频节目和文案内容,前者可通过SoundCloud、Apple Podcast、小宇宙等方式订阅,后者可在本公众号、微博、豆瓣、Matters查看,是音频节目的重要补充。由于审查和墙的存在,个别节目在墙内受到限制,所幸我们仍然收到许多热情的留言,来自我们的嘉宾和听众,在此分享给大家。


听众留言精选

叶翊 (电台嘉宾、音乐系学生):关于归属感,其实那种渐渐遗忘自己熟悉的地方城市的感觉是挣扎的,这是一种与过去的自己的一种割裂,因为我的故乡不再是我的故乡,那个曾经那个自己出生的地方也慢慢的变成了异乡人的故乡,而我这个异乡人或许习惯了在义大利的日子,米兰也就成了我这个异乡人的故乡了。归属到底在哪里,对于没有信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问题,因为人在变,我们生活的地方也在变,除了这个变换莫测的世界以外,我们能否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永恒的归宿呢?
@Viner :为何创作,为谁创作,作品于自己有何意义,如何在没有观众没有掌声的情况下依然创作,是每个创作者都会遇到的疑问吧,你们的分享很有启发~我不太赞同"商业会使艺术平庸化"的观点,饥饿的艺术家是现代产物,据了解早前的艺术家几乎没有哪个是搵食艰难的,当然那时的艺术和手工艺还没有分家。现在艺术的定义变得模糊不清,又如何定义平庸呢。让大众了解优秀的创作,是通过商业还是通过教育,也值得探讨一下。
帮主(创业者):在我看来艺术和商业都很像,都是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或者产品去影响他人。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一下,那就是规模。当规模变大了,束缚就会更多一些,责任也会更多一些。作为艺术家,他可以说我就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好了,我的家人朋友就是我的观众;但是如果是想要通过艺术赚钱,那必然要让规模变大,影响力变大,那相应的规则和责任也会随之而来……如果艺术家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然后想一夜成名,在现代这个社会是大概率不可能的,还是需要多和世界交流,才能够做出有影响力的作品。
@茉莉兔兔 :比坐井观天更可怕的是新式解说的“背井离乡”——哪怕离开了故土,还是背着井,还是只看到井上的天空。物理上的墙好拆,心理上的墙需要更多人的努力。
Nora:感觉有这样交流的气氛真好的,我也喜欢“华人”这个概念多一些,对于人民的具体生活上,文化上的认同感比政治立场更应该重要。
@frisky : 播客爱好者找到新播客真的太开心 XD(犹如捡到宝)这个组合感觉很好玩,创意感 boom!在如今慢慢同质化的播客中有自己的特色在!
@Melanie :藉由不同生长背景长大的人,讨论共同的事情,就像你说的,不能代表一切,但是总是个好的开始。
野聲电台第一季(EP01-EP10)歌单 Cover by Adon


关于纳凉专辑

秋凉:“放大野外的声音,拥抱多元的世界”,这是我们做「野聲」电台的初心,具体来说就是关注边缘和小众话题,倾听不同的声音。同时,我们也非常重视分享文学和音乐经典,无论时代如何喧嚣,它们仍是孤独灵魂的收容所。在「野聲电台」第二季中,我们将新增“纳凉特辑”,讲述英国“黑童话”作家安吉拉·卡特的代表作《染血之室与其他故事》。

《染血之室》是卡特最为著名的一个短篇集,收录了包含题名故事在内的十个短篇。这位名叫安吉拉•卡特的英国女人,可能中国读者还不是很了解,她其实是一位“现象级”的作家了,尽管在51岁时便罹患癌症早早辞世,但通过她完成的九部长篇和四十余篇短篇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特立独行的文本世界正在构建。它颠覆了传统的“故事王国”,指向的却是人类自本初便未曾改变的幻觉与欲望。《染血之室》中的故事大家可能耳熟能详,有蓝胡子、美女与野兽、小红帽、白雪公主等等多重变奏。在这个集子里,卡特凭借强大想象力和文字表现力营造了一个奇异华美、幽暗诡异的艺术世界,而其中蕴涵的女权主义和现世视角也敏锐清晰,引人深思,可以说是非常适合纳凉的读物。

我最早是2014年在上海的一个写作班里接触到这本小说,与此同时还有著名的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她们以颠覆性的女性视角改写了经典童话,从而使人物从原有叙事中解放出来,我们当时也尝试了一些对经典神话的改编,例如我写了女权视角的嫦娥奔月,去年改写了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待填坑)。当创作者缺乏灵感的时候或者想要获得力量的时候,往往会从最古早的记忆,最经典的神话中来获得灵感,它们就像一口口井一样,当我们需要水的时候就从中打捞,而且随着我们使用的器物的不同,时代的变迁,会打捞出不同的东西。

Adon:格林童话的原始版本其实本身就带有很多隐喻,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本身是文本,文本又可以衍生出更多作品,像游戏、音乐、话剧、电影等等,这个世界对文本的利用越来越多元了。我从2012年开始Cover(翻唱)一些作品,在翻唱的同时对歌曲的结构还有运用的东西加以吸收,都会成为创作的能量,或许我们念这些故事,也会带给自己和听众更多不同的能量。

秋凉:在这里我为大家试读一段《老虎新娘》: 

他离我愈来愈近,最后我感觉到那粗粝天鹅绒般的头抵蹭着我的手,然后是砂纸般刮人的舌头。“他会舔掉我身上的皮肤!”
果然,他每舔一下便扯去一片皮肤,舔了又舔,人世生活的所有皮肤随之而去,剩下一层新生柔润的光亮兽毛。耳环变回水珠,流下我肩膀,我抖抖这身美丽皮毛,将水滴甩落。


第二季放送说明

从第二季开始,「野聲」电台将变为每周两更: 每周二晚10:00 放送染血之室·纳凉专辑; 每周五晚10:00 放送正片,讨论热点话题,同时也会分享文学和音乐经典,每期的主题曲由Adon用one take方式重新演绎。您可以在Podcast、Overcast、小宇宙等泛用型客户端搜索和收听我们的节目,苹果podcast用户可复制rss feed http://33s.co/4WaF 手动添加节目。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微博/豆瓣名是“野聲FM”。

感谢收听「野聲」电台,让我们下周二再见。❤️



【Matters活动:我翻译世界】 | 我们往新闻自由英雄的雕像上泼油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