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野聲」主理人 yesheng.mystrikingly.com

女强人的纯情青春梦|野聲电台第三期

發布於

女强人的纯情青春梦|野聲电台第三期

欢迎在Soundcloud、Apple Podcast等平台订阅我们
最近,国产热播剧《我是余欢水》因结局“碰瓷女权”引发争议,豆瓣口碑由此暴跌。什么是女权?女权主义者的爱情长什么样?在「野聲」电台第三期中,我们将讨论台湾作家朱秀娟写于八十年代的长篇小说《女强人》和陈昇作词的歌曲《纯情青春梦》。

秋凉:大家好,我是秋凉,欢迎收听「野聲」电台。「野聲」是我和独立音乐人Adon合作的一档文艺节目,每期为大家推荐一部文学作品和一首歌,讲述其背后的生命故事和内在联结,每期介绍的主打歌均由Adon用one take方式重新演绎。大家可以在Soundcloud、Apple Podcast、小宇宙、Matters、微信公众号等平台搜索「野聲电台」,收听和查看更多内容。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名女权主义者,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理解的“女权主义”,那就是“女权=人权”,提倡性别平等。其实“男女平等”从1995年起就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不过在目前的中文互联网上,这个词已经被严重污名化了,甚至被当成流量提款机,在一些营销号的误导下,很多人理解的“女权”就是搞性别对立,是仇恨男性、要求特权。

▲2017年,学者李银河做客《恶毒梁欢秀》谈到“女权”被污名化的问题。

最近有部热门的国产电视剧叫《我是余欢水》,在最后一集剧情中,绑匪绑架了男主角余欢水等人,他的同事梁安妮是个善于利用“潜规则”的美女,也在被绑之列,她与绑匪的对话引发了很多争议。Adon,你是怎么理解“女权”的呢?

▲ 电视剧《我是余欢水》因“碰瓷女权”引发争议,豆瓣评分在一天之内从8.5跌至7.4,一星率从2%暴涨至12.3%。

Adon:我自己身为一个男性,讲到女权的第一个想法反而是男女平权一直和科技的进步息息相关,主要是在生理的层面,因为男女的生理构造不一样,无法做到并驾齐驱。比如保险套的发明推动了男女平等,在此之前男女所面临的性行为后果的风险是完全不一样的,保险套出现之后很大程度上帮助了女性,可能在不久的未来,人造子宫等技术的发明会造成更多不一样的改变,我们的讨论方向也会被科技改变。

秋凉:我也想补充一下,在我们讨论女权的时候,也不能忽略其他的标签,比如说她的阶级,她所处的历史环境,就像我们很难让一个(外国的)穆斯林女性和一个中国女性放在一个环境下去比较,因为她们所面临的世俗文化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不能用统一的一把尺子,而是要根据她所处的具体环境,包括她所处的阶层来讨论,就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女性,她追求的女权和一个穷苦人家可能连饭都吃不饱的女性是有所区别的,她们面临的个人困境也是截然不同的。

▲ 2019年的热门美剧《致命女人》讲述了三个不同年代的已婚女性的婚姻困境。

秋凉:说到女权主义者的爱情,我们容易想到勃朗特姐妹的《简爱》,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还有弗吉尼亚·伍尔夫等西方作家。其实早在八十年代的台湾,就出现过女强人题材的小说。在这里我向大家推荐一部长篇小说《女强人》,它的作者朱秀娟(1936—)是江苏盐城人,13岁时随家人去了台湾,在台湾接受教育并成为一名专职作家。这篇小说于1984年由中央日报社出版,曾获台湾中山学术文艺奖,改编的同名广播剧本获台湾金钟奖。1996年,《女强人》被大陆改编成20集电视连续剧版,由刘雪华主演,我们熟悉的演员范冰冰也在里面献出了第一次表演。Adon,你小时候对“女强人”是什么印象呢?

▲ 《女强人》这部小说讲述了女主人公林欣华通过奋斗成为商界女强人,并两次拒绝“高富帅”的爱情,最终收获了性别平等、幸福美满的婚姻
▲ 范冰冰出演电视剧《女强人》

Adon:我小时候刚好是在台湾90年代,因为我在新竹县长大,那里不算是台湾特别都市化的区域,但台湾的城乡差距不是特别大,所以它也可以看作是台湾90年代的一种面相。我当时的左领右舍可以分为三种层次:第一种是全职的家庭主妇,完全靠丈夫提供生活所需,这个比例大概占到70%;再来就是双薪家庭,但是男性的产出明显大于女性,占到20%到30%;像我们家就属于比较少数,我妈妈是国小主任,她的薪水、社会地位和我爸爸在各种层面上都是差不多的。

秋凉:那就像这本小说里面的女主角一样,在歌曲界也出现了大量能够反映台湾女性独立自主的歌曲。Adon,请你来介绍一下吧。

Adon:有一首很流行的台语歌曲,是1992年的《纯情青春梦》,演唱人是潘越云。这张专辑由陈昇担任制作人,无论主题还是音乐性都充满实验性,挑战了很多概念,把传统的台语歌转为讲述新时代女性的观念,在当时相对保守的社会中传达“女性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我们如果从失恋歌曲来看台湾女性地位的改变,其实是很有意思的,歌曲常常和感情有关,失恋女性这一角色的态度改变也会传达男女关系上的改变,像这首《纯情青春梦》就体现了现代女性的价值观,不是不愿意等待(不是阮不肯等),而是“时代已经不同”,女性也有属于自己的追求和愿望(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愿望),不再是一味的等待和依靠,现在看(这个观念)可能很普通,但在当时是概念上的改变。

秋凉:那接下来让我们欣赏由Adon带来的《纯情青春梦》。

作词:陈昇  编曲:李正帆 

原唱:潘越云 Cover:Adon

送你到火车头 越头就做你走 

亲像断线风吹 双人放手就来自由飞

阮还有几句话 想要对你解释 

看是藏在心肝底较实在

阮也有每天等 只惊等来的是绝望

想来想去 抹冻辜负着青春梦 青春梦

咱两人相欠债 你欠阮有较多 

归去看破来切切 较实在

送你到火车头 越头阮要来走 

亲像断线风吹 双人放手就爱自由飞

不是阮不肯等 时代已经不同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想法

甘愿是不曾等 较赢等来是一场空

想来想去 同款辜负着青春梦 青春梦

唱歌来解忧愁 歌声是真温柔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愿望

阮也有每天等 只惊等来的是绝望

想来想去 抹冻辜负着青春梦 青春梦

不是阮不肯等 时代已经不同

查某人嘛有自己的愿望

▲ 为争取工作权走上街头的台湾妇女团体

秋凉:之所以台湾能够迎来这样的观念的改变,和当时妇女组织的兴起是息息相关的。在1987年之前,台湾处于“戒严”时期, 民间集会、结社均受到了很严格的限制,妇女很难有正常发声的通道,到1987年“戒严”结束之后,成立了很多的妇女组织,像妇女新知基金会(前身为《妇女新知》杂志社)、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妇女救援基金会、晚晴妇女协会等妇女团体都是1987年到1988年成立的,为台湾妇女的权利和解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叫做彭婉如的运动家,那我们请Adon来介绍一下。

Adon:(彭婉如遇害)这件事在台湾蛮轰动的。彭婉茹是台湾新竹人,也是我的老乡,她是一位台湾女权运动者,毕生致力于性别平等教育和妇女运动,当时她想在立法院推一个法案,叫“妇女参­政四分之一保障条款”(注:其要求民进党包括区域、不分区等各类公职各选区提名中,女性名额至少应占25%),在1996年11月30日晚间失踪,三天后被发现陈尸在高雄县鸟松乡,当时在台湾造成很大轰动。也因此到2005年,台湾在不分区立委方面实现妇女保障名额是二分之一(即不得低于二分之一),从彭婉茹推动方面终于有了结果。

▲ 彭婉如遇害一案使台湾社会开始正视妇女安全问题,为后来的《性别平等教育法》埋下伏笔,如今已过去24年了,仍是一桩悬案。

秋凉:在《我是余欢水》这部国产热门新剧,其中的女性角色还是蛮刻板的,就举这三个例子:第一个是蛇蝎美人,整天用美人计;第二个是家庭主妇,整天埋怨老公,你赚得钱好少啊,你对我不够好啊,我要给你戴绿帽子啊;第三个是傻白甜,很清纯很无害,对男主角特别好。其实这些角色在古往今来很多文学作品中都无非这几类,就很少有作品会深入女性内心,去解析她在想什么,她为什么会成为现在的样子,这样的作品就非常少。所以说虽然我们已经到了2020年了,但是实际上我们对女性的想象还停留在80年代甚至更早。

Adon:台湾也才有个这方面的事情,最近因为新冠肺炎大家都要戴口罩,台湾目前还OK,给民众配发了口罩,有个小男孩拿到了粉红色的口罩,不肯戴怕被笑。现在已经2020年了,其实在很多小朋友的心里还是有这种“粉红色属于女性”的刻板印象。那我觉得至少在台湾还不错,就是政治人物或者网红等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在讲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和表现(致力于打破性别刻板印象)还是很让人欣慰的。

▲ 图片来源:topick.hket.com

Adon:讨论女权也好,男女平等也好,我们常常觉得这件事属于女性,其实女性为自己权益发声的同时,女权也是人权,就像新冠肺炎一样,所有人都无法置身事外,男性也被很多刻板标签,比如“男性就要养家糊口”,“男性一定不能哭”等限制。任何一个强加在某个性别上的标签,对于自主、自由都是一个负面的、不必要的东西。

▲ 韩国摄影师Jeong Mee Yoon希望通过其“粉色和蓝色”摄影计划(The Pink & Blue Project,2005年至今),唤起大众对性别议题的反思。

秋凉:说到粉色口罩,男孩子不愿意戴,也说明了这个社会上女性属于被贬抑、被鄙视的状态,因为如果男女是平等的话,其实无所谓什么颜色代表什么性别,但正是因为粉色会让人联想到“女性气质”,想到软弱、爱哭、无能等特质,让一些小朋友想逃离这些贬义的标签。生宝宝的话(会准备)蓝衣服给男孩子,粉色衣服给女孩子,实际上在欧洲古时候,蓝色是给女孩子的,因为它象征着纯洁,和圣母的斗篷颜色一致,粉色反而代表男性,象征着阳刚、有力、温暖等特质。之所以到了现代社会完全掉转过来,也是因为文化的塑造(以及二战之后兴起的性别定位行销策略和社群化)。

▲ 画家John Vanderbank在1694年绘制的男孩肖像

秋凉:其实《女强人》这本小说和这首歌曲中传达的观念放在现在有些过时,因为现在的女性有了更多的选择,有了更加多元的爱情上的追求,但我们为什么要重温这首歌,怀念这本小说,那是因为在当下娱乐至上,严肃讨论正在消亡的环境中,我们更加需要真正的、脚踏实地的女性的奋斗,而不是那些被“大女主”的爽剧包装的“伪奋斗”的故事。

感谢大家收听「野聲」电台,让我们下期再见。❤️

文案策划/秋凉 音乐制作/Adon


孤岛、孽子与拥抱|野聲电台第二期

疫情、卡謬與披頭四|野聲電台第一期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