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野聲」主理人 yesheng.mystrikingly.com

养一只猫,解放彼此的孤独|野聲电台

欢迎扫码收听我们的播客节目「野聲电台」
猫因“独立”、“高冷”等标签一直深受文艺青年的拥趸,在社交媒体上也非常吸引流量,以至于有些网红特地养猫来提升人气,但它们真的都像爆款视频里那样软萌、搞笑、好养活吗?在本期电台中,我们邀请到台北猫咪旅馆“猫肥家”的苏苏一起讨论养猫话题,并分享地下丝绒的歌曲Pale Blue Eyes,以及日本作家夏目漱石的小说《我是猫》。

秋凉:我是一个标准的猫党,有多怕狗就有多爱猫,以前养过两只猫,现在因为在国外没有条件养猫,就以云吸猫来替代。根据《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的统计数据,中国养宠家庭中狗狗占六成,猫猫接近四成,在知乎、微博和豆瓣这三个文艺青年扎堆的平台上,养猫的讨论比例均在50%以上。在我的朋友圈里,这两年养猫的朋友也越来越多,有些甚至养两只以上。猫猫身上的“独立、不麻烦”标签使得它们成为受欢迎的宠物,也符合青年人的自身价值追求,成为某种精神寄托,正所谓:“这世界上,猫要有同类,于是有了文艺青年。”今天我们邀请到台湾女生苏苏来一起聊聊猫猫的话题。

苏苏:「野聲」电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苏苏,我在台北生活,我从事室内设计,同时也是一个养猫人士。

苏苏笔下的爱猫哺吉


吸猫上瘾症候群

秋凉:欢迎苏苏做客「野聲」电台。苏苏不仅是设计师、纹身师,也是一位资深爱猫人士,在台北开设了一家叫“猫肥家”的猫咪旅馆,可以说她是一位标准的斜杠青年,从旅馆LOGO到她爱猫Boogie的LINE贴纸都是亲力亲为,笔下的猫猫活灵活现。“猫肥家”这个名字真的超级可爱,想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呢?

台北“猫肥家”猫咪旅馆

苏苏:那个时候是人、事物非常刚好,我是先帮朋友设计了一个他们的店,整个楼要一起租下来,有一块闲置的小空间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们讨论了下觉得这个空间有点尴尬(不知道)要怎么使用,我觉得这里适合出入单纯又是很安静的行业,需要预约这样不会有乱七八糟的人进出,说“那不如开个猫旅馆吧”,就是非常随口聊天聊到,后来我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他们仔细地想了想这件事,好像蛮可行的,正好也有另一个朋友也有兴趣从事猫旅馆的行业,那大家的时间点都凑在一起,于是我们就开始了这个猫旅馆的创业过程。

“猫肥家”这个名字非常得来不易,我们想了非常多的名字,讨论的时候一直会离题,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把知名饭店或者度假胜地的名字替换,因为一开始的设定是猫度假的地方,想过“猫尔蒂夫”之类的,做得很夸张。有天我们在车上东聊西聊的时候说不如叫“猫肥家”吧,大家突然发现肥家这个词很像“回家”,欢迎猫来,来我们这里就像回家一样,猫咪可以吃得胖胖的再回家,有一种把它们照顾得很好的感觉,好像只有猫咪可以肥肥的还很可爱,所以我们就选了这样一个名字。

秋凉:现在猫咪旅馆和猫咖越来越多,我也去过一些猫咖,满足自己吸猫的欲望。虽然网上经常有“猫奴”和“主子”的说法,但我们都明白作为人类的主人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宠物猫咪非常依赖主人,也不全像大众想象的那么高冷,比如我养过一只橘猫叫圈圈,性格就像狗狗一样,每次我下班回家它都会晃着尾巴上来狂蹭我,非常粘人。苏苏你是最早什么时候开始养猫的呢?

苏苏:我第一次养猫其实不太算是养猫,那是我大学的时候在其他县市实习(捡到的),当时我自己的生活费已经不多了,还在不熟悉的地方生活,又捡到猫,连自己吃饭都有问题了,还要带猫去除蚤看医生打疫苗什么的,那个时候都不能靠自己负担,都是靠工作的地方有个阿姨也是爱猫人士,她资助我们度过了那一关,那时候我就认识到养猫一定要有很稳定的经济基础才有办法开始的,后来那只小橘猫我就送给朋友养了。我自己真正的第一只猫是毕业了工作以后,有非常稳定的生活状态,才敢开始养自己的第一只猫。

至于为什么会养猫,其实我有点忘记了,好像是因为捡到了就开启了这个缘分。我家以前其实是养狗,也养过乌龟和鱼,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猫是有接触到,就越养越喜欢,到现在已经非常喜欢了这样子。首先猫脸非常非常可爱,应该没有人可以抗拒这么毛茸茸的小生物吧,它们就是蛮好照顾的,不像狗比较需要人的陪伴,猫自己会在砂盆上厕所,可以清洁自己,大部分时间都蛮不希望我理它的,照顾起来蛮轻松的,又是同伴在身边的感觉。

我觉得猫最可爱的时候就是我就非常地喜欢它们撒娇的时候,不管怎么捣蛋,会让人一秒溶化,就像史瑞克里的靴子猫只要使出Blingbling的大眼睛,大家就觉得“好,都没有关系”。我捡到的第二只猫是小黑猫,它那时候年纪很小,非常皮,喜欢咬人的脚,我被咬到晚上必须要穿袜子或者包在被子里,不然它就要疯狂地咬我的脚,那阵子我就每天发脾气,一直骂它闹别扭,可是闹完它到我身边蹭一下,我们就立刻和好,我会抱着它说“好啦好啦我要照顾你一辈子”,猫这点就是蛮贱又蛮讨人喜欢的。

秋凉:有生物研究表明,人类在看到猫猫就像看到婴儿一样,圆圆的大脑袋大眼睛,人类的大脑会释放出更多的多巴胺,使人类和猫咪之间的关系更加亲近、友好,而且可爱的猫咪能够激活人类的母性和父性,刺激人类提供无条件的爱,在照料猫咪时,人会产生一种责任感,感觉自己是被需要的,自我存在感会提升,猫的回馈则会让猫主人在照料中不断获得满足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好像是猫驯服了人类,所以有些猫主人会自嘲“奴才”,称猫为“主子”,可以被猫主动亲近一下,就要“谢主隆恩”了。Adon虽然没有养过猫,但也是很喜欢猫的,Adon喜欢猫猫的什么特质呢?

Adon:我自己没有养过猫,但一直以来很多室友和朋友都有养猫,我算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不用负责又可以免费在旁边玩和观察的角色。我自己开始觉得猫非常可爱是我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和同学住在一起,有只猫寄养到我们这里,叫蓝达,它的头很大,后来我才知道这种猫叫美短,让我想到小时候很喜欢的一个卡通叫《加菲猫》,加菲猫贱贱的,很自傲,并不完美但很可爱很真实,我就很喜欢这种头大的身体肥肥的猫,对这种猫无法抗拒。


养猫的政治正确

秋凉:其实现在养猫也讲政治正确,比如领养代替购买,猫粮猫砂绝育,还有不离不弃等等,归根到底就是要对生命负责。我以前养猫的时候是喂猫粮为主,偶尔喂熟蛋黄,不是很讲究。有的主人会比较宠爱猫,像我有个朋友养一只橘猫叫Penny,吃得特别好,大闸蟹啦刀鱼啦,主人会蒸熟了把肉挑出来喂给猫吃,这样的举动在老一辈眼里可能会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这几年网上养猫的讨论越来越多,喂什么粮食也成了一个争议点,甚至会引起骂战,比如有人不信任猫粮品牌,觉得都是有诱食剂的黑心粮,不健康,会选择更有营养价值的生骨肉和冻干(冻干生骨肉),这其实也无可厚非,但有些爱猫人士会用自己的一套标准要求他人,看到别人用猫粮喂猫,就会在网上进行抨击。我觉得爱猫无可厚非,在保证猫健康、安全的前提下量力而行就可以了,没必要用统一的标准要求别人。对猫猫来说,主人的关注和陪伴也是非常重要的,它们就像不会说话的小朋友一样,有时一个不小心就会有无妄之灾。Adon就曾经碰到过猫猫吃拖鞋的可怕情况。

Adon:我当时暂住在台南整理自己的毕业设计和作品集,和学长、同学合租了小半年,他们养了一只小黑猫,比较粘人到处串门。有一次我发现自己拖鞋的前沿越来越小,还以为是在腐烂,结果有一天我同学很生气地跑来说“我刚带我的猫去看医生,发现它肚子里有拖鞋,所以猫会一直吐”,质问我为什么给猫吃拖鞋。那我也很(无辜),我的是无印良品的泡棉拖,所以大家还是要小心一点,猫猫会吃拖鞋。

秋凉:我们说“猫有九条命”,好像猫猫是适应力很强生命力很旺盛,实际上猫猫特别作为宠物猫的生命还是很脆弱的,需要精心的呵护。今天Adon带来的歌Pale Blue Eyes,来自地下丝绒乐队,请Adon来介绍下吧。

Adon:这首歌是由地下丝绒主唱Lou Reed唱的,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和猫有关的乐团名字有catpower,那我之所以选择这首歌,是因为今天的来宾苏苏是我的大学建筑系同学,我常常在她的社交媒体看到她有只猫猫眼睛非常非常蓝,所以做这期节目的时候要访问苏苏,我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这首歌。这首歌也会让我联想到自己对猫的解读,诠释这首歌的时候会处理得比较轻柔,就像在摸猫毛,会联想到在皮尔琴察街头唱歌时看到的平静、缓慢、舒服的画面,还有苏苏的蓝眼睛猫。

秋凉:让我们一起欣赏Adon带来的Pale Blue Eyes。

Pale Blue Eyes与苏苏的爱猫

秋凉:《经济学人》去年6月的一篇养宠话题的文章指出,养猫与养狗相比,需要较少的放风时间和活动空间,因此较适应居住在大厦单位里。这两年我朋友圈里养猫的朋友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大城市孤身一人的年轻人,也印证了这一观点,可以说猫咪是都市年轻人相对容易获得且成本较低的一种陪伴了。那逢年过节的时候,很多猫主人都要暂时离开自己工作的城市返回老家度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能够随身带猫出行,而且公共交通对宠物还是有很多限制,这导致许多猫咪要留守在家。有的主人选择留足猫粮猫砂和水,特别是养多只猫猫的,问题不大;有的主人把钥匙交给信任的朋友,定期上门看望猫咪,例如这次疫情的时候,有些回不了武汉的猫主人就会拜托朋友上门喂食检查等等;还有一种选择就比较奢侈了,找一家猫咪寄养中心,请专业人士照看。那苏苏你开猫咪旅馆,觉得照顾别人的猫猫会比养自己的猫更有难度吗?

苏苏:开旅馆的话会遇到大量的超过自己养的数量好几百倍的猫,什么个性的猫都会遇到,就会比较没有偏见地去照顾猫咪,很多人照顾猫都是“我家的猫怎样”,用自己的经验里面去判断,但其实开旅馆遇到的猫太多了,不管是很紧张的类型,很凶的类型,或是需要特别照顾很纤细的类型,都要照顾,所以会变得不带偏见地,更专业地去面对照顾猫咪这件事情。

那猫旅馆也是服务业的一种,“奥客”也是不少,比如迟到啊,放鸟啊,杀价啊,讲屁话的都有。大家送猫住宿都会很紧张,像我自己也是属于容易紧张的家长,有些过于紧张了像幼稚园出现的怪兽家长一样,其实猫有猫的天性,在紧张的时候会想先保护自己,熟悉环境后再出来,那有些家长就会很紧张,“它是不是不敢动,不敢下来?”希望我们去把猫抱下来,这对我们员工是危险的事情,所以会制止家长,表示不会主动去侵犯猫咪。会把猫咪送来的家长都有一定程度的责任感,所以不会遇到太夸张的家长,但如果碰到一些需要特别照顾的猫咪比如折耳猫,我们也会提醒家长们认知到它们需要特别的照顾,需要吃些营养品。有时候猫咪带来的饲料真的是我们不太能接受的一些品牌,还有数量和它们的体型完全对不上,就会暗示家长“其实它年纪大了要不要多吃一点呢”,“它们这样吃会饿吧”,努力地旁敲侧击让他们注意一下猫咪的需求。

像我们家的猫咪让我最头疼的就是太调皮,也不爱吃罐头,还有猫不喜欢喝水,找不到地方给它补充水分,我就会非常介意。因为我们有照顾过一些老了以后肾脏出问题的猫,(对主人)不论经济上还是心理上都是非常大的负担,那我的猫现在还小,我会努力地让它多喝水,现在发现它有一个特别喜欢的猫罐头,虽然那个品牌很贵,但我也努力存钱给它买,猫咪吃美食,妈咪吃土。

苏苏的爱猫们

秋凉:那你会如何评价你所在的行业呢?

苏苏:现在其实蛮乱的,因为会出现一种“人类看了也想去住”的宠物店,也有非常精品的东西出来,然后也会有你看一眼橱窗觉得舍不得,“天呐怎么可以这么多猫塞在一起”的状态,我们法规规定的猫的范围其实不大,就一个猫笼的尺寸而已,真的还是蛮小的。我们养猫行业还有蛮多可以进步的地方,但总体来说还是我们对于动物的生命这件事情,基本的教育还是需要加强。

秋凉:我的朋友养猫最久的有十几年了,猫猫年纪大了之后会有各种状况,比如糖尿病、肿瘤、肾病等等,流浪猫常见有猫癣、眼睛炎症等等,我的朋友妖舟曾经捡到过一只流浪小猫,当时它眼球严重发炎,不得不做了眼球摘除手术非常可怜,但如果不摘除的话就会危及生命,另外我也有朋友的猫得了口腔炎影响进食,不得不拔牙,这些都需要主人有很多耐心以及金钱去治疗,猫猫不幸去世的话对主人也是非常大的情感打击。像我们流行过的表情包里有只网红猫楼楼,是只十分可爱的中华田园猫,2017年因为心脏病去世,当时有14万人转发,8万人评论,68万粉丝表示哀悼,主人也因此一度患上了忧郁症。

网红猫楼楼

现在网红猫也会层出不穷,我们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经常刷到猫猫跳舞,穿各种主题的衣服,还有配音演戏的,也非常吸引眼球,但与之相关的负面新闻也很多,比如一些博主为了让猫保持兴奋状态喂过量猫薄荷的,或者人为扭曲猫肢体导致其受伤的,甚至镜头里爱猫疼猫,镜头外虐猫杀猫的。猫猫并不是可以萌一辈子的玩物,它们也会老,也会变懒、变丑,为了迎合吃瓜群众“吸猫”需求而扭曲它们的意志,我觉得这种行为挺变态的。

Adon:李亚明有首歌叫《酷》,歌词写道“养一只猫,解放彼此的孤独”,我觉得人常常会把自己的情绪投射在身边的事物上,有时候猫可能是他情感投射的一部分,会用他自己的角度去解读很多事情,不光是在养宠物这件事上,很多面相我们都要常常反思,在社交媒体出现之后,人的本意常常被扭曲,我觉得还是不要因为这个东西来扭曲自己做某件事的目的,至于分享给别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秋凉:我更喜欢看日韩博主的抓拍的一些流浪猫,都是些在野外没有被驯服的非常有活力的猫猫,看到那样的图片我会觉得如果猫猫在野外也能自由且不愁吃喝,那我觉得它们在野外生活释放天性是更好的选择。

韩国摄影师Lee Junghoon镜头下的流浪猫 (Ins:@rara733)


猫眼看世界

秋凉:我小时候看过《猫怪麦克》,整个故事都是从猫的角度看待人类世界,对一些经典童话也会有很有趣的改编,比如一只白猫演女神,一只很肥的三花演反派。文艺界人士也有很多人也是爱猫、养猫的,比如中国的丰子恺就为猫画过许多画,写过文章,像日本的村上春树年轻的时候很穷经常挨饿,如果向同学开口借钱常常被拒绝,但如果以给家里的猫买猫粮为借口,多数女同学都会予以同情,借一点钱给他。很多人认为艺术家们与猫是标配,因为艺术家们常常被认为是像猫一样孤傲又难以捉摸。

小林诚漫画作品《猫怪麦克》

今天推荐的夏目漱石的小说《我是猫》到现在有一百多年了,但其中的批判和犀利的吐槽仍然是没有过时的。《我是猫》所针对的正是明治维新后的“金权社会”的矛盾及维新的不彻底性,即“利害”、“正邪”、“善恶”、“不安”、“空虚”等。夏目漱石在留学英国时写道:“有钱的人多数干的是无学无知的鄙劣之事”,“其结果是使没有教养、不足年龄、没有德义的人进入士大夫社会。”当1902年日本人为日英同盟缔结,日本跻身列强而欢呼时,夏目漱石的态度非常冷淡,在给友人的信中他写道:“今天欧洲文明失败的原因,就是极为悬殊的贫富差别。”这导致“革命的必然性”。《我是猫》可以说是夏目漱石抒发厌世情绪和表达个人主义的一本小说,他曾在《我的个人主义》的讲演时说,“权力的威压”、“金钱的诱惑”会导致危险的后果,与人的个性也是矛盾的,一个人首先要发展和尊重个性,“我毫无忌惮地公开说,我是个人主义”。他认为个人主义以“自己本位”立足,和“国家主义”不是背反的,只是国家间的道义不如个人道义,主张“以个人幸福为基础的个人主义,其内容当然是个人的自由。但是,各个人享有的自由是顺从国家安危的,就像寒暑表的升降一样。”如果你想知道夏目漱石通过这只猫吐槽了什么,又是如何表达他的个人主义主张,不妨一读这本经典小说。

另外,苏苏对养猫的朋友有什么建议吗?

苏苏:首先要认知到猫好好照顾到话可以活到将近二十年,所以你要想到接下来20年你都要带着它生活,一定要是个够稳定的状态。自己家里的话,有一些垂直的跳台,或者高高的可以休息的地方很重要,或者一些有太阳的地方,还是尊重它们作为猫科动物的天性。给他们休息的地方,我自己研究的是要有跳台,要很注意要有一个转身的宽度,因为有些猫胖,可能会跳到不应该去的地方,猫往上跳比较容易,但是往下跳容易受伤,之前我们在医院有看到小猫从衣柜上跳下来就骨折了,所以在材质的选择上有防滑的效果,或者要有软垫,以及定时清理猫掌里的毛,这是非常重要的。

苏苏设计的猫跳台

还有营养方面要多多追踪新的资讯,像现在吃东西有很多派,比如生食派、罐头派、干饲料派等等,每个派系没有一定好或者不好,要方便,要有办法一直实行下去的办法才是最实际的,如果想要最好的东西搞得自己很痛苦,就本末倒置了。现在流行的宠物险可以参考,结扎也非常有必要,不然公猫会尿尿母猫会叫,老了也会有子宫蓄脓的问题。那最重要的是你要有存款,因为等到猫要看医生的时候,那个金额都是大笔大笔地在花。

秋凉:像宠物保险目前还是属于比较新鲜的事物,最近有新闻说支付宝宣布开放宠物鼻纹识别技术,并推出宠物保险,目前可接受猫、狗两大类宠物投保,宠物的鼻纹相当于它们的身份证,因为科学上来说每只宠物的鼻纹是独一无二的,可以作为一个核实身份的凭证,那通过这一技术,城市宠物管理、宠物走失等问题或许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

目前在中国大陆没有针对宠物和流浪动物的保护法,有一个《野生动物保护法》,出发点是“为保护、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没有考虑到人类去伤害宠物的时候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所以当我们在社交媒体上时不时看到虐待宠物的新闻,但没有对应的法律就无计可施。在许多国家是有相应的惩处措施的,比如意大利三天不遛狗就要罚款,德国把动物列入了道德关怀的范围,如果伤害动物构成犯罪的话最高可以追究有期徒刑三年,在台湾遗弃动物也会处以高额罚款,我在社交媒体上也看到很多台湾朋友对动保事业是非常支持和活跃的。尽管我们说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愿意尊重和保护他们的宠物,但是像主人对于宠物的这种绝对的控制权,如果不受约束的话就会导向恶,比如新冠疫情因为猫猫狗狗也会携带和感染病毒,或者女主人怀孕,就导致它们被遗弃,变成流浪动物。但愿在未来大家(尊重生命)的意识不断提高,宠物们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吧。最后我想问大家,如果你是一只猫的话,会是一只什么样的猫?

苏苏:如果我是一只猫,我一定是整天都躺着的猫,不卖萌,做一只软烂的猫。

Adon:可能我会是只喜欢到处跑,没有固定的地方,到处骗吃骗喝的猫吧。(笑)

秋凉:村上春树说:“人和猫的故事,在每一个有爱的角落传播,像春阳的芬芳、夏阳的热烈、秋阳的静美、冬阳的柔暖。如果有一天早上醒来,发现猫不见了,我的整颗心都会是空荡荡的。养猫与读书对我而言,就像我的两只手,相辅相成,编织出多彩的生活。”祝愿每一位听众都像猫一样,既有自由,也有爱。

感谢收听「野聲」电台,让我们下期再见。❤️


文案策划/秋凉 音乐制作/Adon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