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野聲」主理人 yesheng.mystrikingly.com

一个野生段子手在山上养狗|野聲电台

欢迎扫码收听我们的播客节目「野聲电台」
山东姑娘孙大文伶牙俐齿,是我朋友圈里的段子手担当,三年前,她在西安郊区租了块地,开辟了一个狗狗乐园,提供宠物托管服务,每天都在山里做狗粮,捡狗屎,扫落叶。在本期电台中,我们邀请到她来讲述关于狗狗的趣事和烦恼,并分享碎南瓜乐队的歌曲Luna,以及英国作家伍尔夫以狗狗视角讲述的浪漫故事《阿弗小传》。


秋凉:我是一个特别怕狗的人,但来到意大利之后,发现意大利人爱狗是出了名的。据统计,约有43%的意大利人与宠物生活在一起,其中狗是最常见的宠物。之前米兰封城的时候,普通人想出门都要填一张自我声明的表格,只有看病、采购食物,还有跟民生相关的特定工作才被允许出门的,否则被警察抓到是要罚款的,但如果你是出门遛狗,就不用填这个表格,以至于有人在网上编了段子,说明明是主人憋不住想出门,往往都拿遛狗当借口。

封城期间“身披国旗外放国歌,一天遛上八百次狗”的意大利人(图片来自网络)

在中国文化里,狗很早就和猪、羊、牛、马、鸡合称为“六畜”,出现在祭祀、打猎等场合,到秦汉的时候,狗狗的地位开始上升到陪伴的性质,根据汉书的记载,宫庭养犬早在秦代就开始了,到隋唐的时候养狗业进一步发展,《集异记》里记载说隋炀帝爱狗胜过爱子,我们熟悉的《簪花仕女图》里,宫廷贵妇就在逗狮子狗玩。无论古今中外,狗狗和人都是有说不完的故事,今天我们有幸请到西安金九宠物托管中心的孙大文,来聊聊狗狗话题。

簪花仕女图(局部) 辽宁省博物馆藏

孙大文:Hello,「野聲」电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孙大文,我在古都西安生活,现在开设了一家“金九”的小田园,主要从事宠物寄养和托管的事业,很荣幸来到「野聲」电台,为大家分享一些不为人知的趣事儿。


走进狗狗乐园

秋凉:为什么会在西安山里开辟这样一个小天地呢?

孙大文:关于办这个园的初衷呢,是希望不能够和家长们在一起的狗狗们有个舒适的环境乐一乐,尽量去缓解和家长不能在一起的焦虑。但是现在疫情来讲确实对园区有影响,很多人的行动受到限制,基本都在家生活,和狗狗们在一起。当然这也是我的初衷,(主人和狗狗)能够在一起就尽量在一起,互相陪伴,实在没有办法,像出公差,肯定是不能带着狗狗一起走,但如果是旅游或者探亲,选择自驾的话,现在很多旅游场所包括民宿酒店对狗狗是很友好的,我都跟家长说能带上尽量带上,实在是带不了,就送我咱这儿来,咱保证它们能够身心愉悦地度过它们不能和家长在一起的日子。

在金九过生日的金毛

秋凉:您的这个园区是只寄养狗狗吗?

孙大文:咱们这儿目前只是寄养狗狗,我打宣传的时候叫宠物寄养,但是宠物真的是很多,以前不养宠物不知道,一养发现什么都是宠物。我经常会接到电话,问这儿能不能寄养猫,但猫是很敏感的动物,如果在家备上猫砂、水和猫粮,从三五天甚至两周,它们都能照顾好自己。还有问能不能寄养乌龟、画眉、雕、蜥蜴等,我说对不起不行,我这儿只能寄养狗狗,这些狗狗真不是省油的灯,我不知道这些会给你的宠物造成什么伤害或心理压力,所以干脆忍痛把这种该挣的钱给掐掉。

秋凉:听起来相当于狗狗的托儿所了,那家长们都放心把狗狗寄放在您那儿吗?

孙大文:来找我寄养的家长,我会跟他们作充分的前期沟通,有没有成年,是不是老年,尤其是母犬,如果没有绝育又处于发情期,这种我们是不敢接的,容易引起冲突,狗狗的安全没有保障。我也不能保证你不死不丢,我能保证你身心愉悦,身体健康,如果出了事情也会第一时间会通报家长,如果家长会遵循我的意见,你看着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你有指定医院我们就去,没有指定的医院我们就去长期合作的医院,在这里特别感谢我们的合作医院给我们的折扣和悉心的照顾。

还有些家长跟我沟通的时候说,“你不要打我的狗啊”,我心想我打它干啥呀,咱们这儿就从来不打狗,即便狗狗有些奇怪的行为,让人无法忍受的行为,说难听点全是人造成的,狗狗有什么关系,它们懂什么呀,都是你惯出来、训出来的。我不会打狗,当然这儿也会有狗起冲突,这个时候我会高声喊一声。有时狗来多了我记不清它们的名字,会根据它们的特色起外号,什么张建国,李解放,刘艳芬(笑)。平时我的声音都很小,如果真的起冲突很简单,我只要把分贝提高点儿,比如以前有只特别可爱的小柯基叫“哼唧”,我非常喜欢它,但是它有时候特别皮,和别的狗狗起冲突,这个时候我就会提高分贝喊一声“李恒基”,它立马就能听懂,觉得“你敢这么大声骂我”,立马回犬舍,就生气不过来了。

柯基“李恒基”

秋凉:那你也是养狗狗的人,对自己的狗狗和别人的狗狗会有区别吗?还是会一碗水端平呢?

孙大文:我自己的狗狗和别人的狗狗来了,其实没有什么区别,我只要做个非常简单的心理建设就可以了,狗狗不能在家里和家人互相陪伴,到我这儿来,我就是它的临时妈妈,它是我的假孩子,这个预设做好了之后,事情就非常好办了。自己的狗也是狗,别人家的狗也是狗,不像有些家长确实是就爱我自己的狗,我不是这样的,所以也能做这个。做宠物行业的人都是真的喜欢小动物,不管是做医疗还是做医疗、做零售,只要和宠物沾边,肯定要接触各式各样的动物,你没有这个热爱,非常苦真是做不下去的。


段子手眼里的毛孩子

秋凉:一般家庭里养一条狗就很热闹了,你的园子里有那么多狗狗在一起,应该挺好玩的吧。

孙大文:要是说到狗狗的趣事可太多了。我们这里不同于宠物生活馆或者动物医院的寄养都是笼养,我们这儿每天狗狗们都能放出来玩好久,会观察到很多有趣的情况,光说吃饭和排泄就非常有趣。我们这儿吃饭一般建议狗狗家长自带狗粮,因为狗狗对狗粮的敏感度比较高,如果在家里一直吃一种狗粮到我这儿来换了,可能会引起应激,所以我都会叮嘱家长们把狗粮带上,说明一天喂多少量,每一餐都会给狗狗搭配肉类、蛋类、瓜果蔬菜,都新鲜的做好给它搭配上,所以狗狗在这儿吃得是非常开心的。它们吃饭的时候是集体放饭,单犬单舍,各自吃各自的,吃完休息的时候我把碗一收,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狗狗都会互相串门,想捡个漏,但饭太好吃了,每次都是光盘,一粒也没剩下,所有的狗就失望地出去玩儿去了。然后周末的时候会有罐头拌饭,狗狗就和小孩一样,再搭配也抵不上罐头是它们的最爱,这跟小孩子真的是一样的,给做再多营养餐也抵不上辣条。

金九的营养餐

再说到这个拉粑粑,可能每个家长遛狗的时候就是找个地方转转圈,用捡粪器或者报纸、塑料袋带走,但在我们园子里,能看到很多狗狗拉粑粑,各种各样的都有。第一种找个地方拉完就跑,好像跑得够快,屎粑粑就追不上它;第二种是拉完回头看下闻一闻,好像在自己鉴别,觉得不错就满意地走了;第三种比较麻烦点儿,它拉完后看一看,会把它吃掉,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有一种比较可怜的,可能是在家里、居室里因为拉粑粑被家长责备过有阴影,觉得把它吃掉再也看不到了,就能躲过家长的责备,另一种是消化系统不是很好,粑粑里头还有些营养成分,或者狗粮不适合或者吃多了,它会当成营养成分吃掉,我们也会及时和家长反馈,在我这儿只能做简单的纠正,但要根治这个问题,也可能狗狗缺少微量元素,我们也有相关合作的宠物训练学校,会去把它训练一下;还有的狗狗好像有偶像包袱,一定要找个小角落,头朝后像鸵鸟一样偷偷一拉,拉完就跑,害羞呢。

到了咱这个园子的狗都学会了抬头看,养狗的都知道狗狗一般都是平视,只能看眼前的东西或者低头嗅闻,获取新的信息,但来咱们园子的狗狗都学会了抬头看,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儿大树特别多,生态环境特别好,非常漂亮的野生鸟儿特别多,还有种小松鼠,经常会过来搬运它们要储存的粮食,比如说板栗,有些松鼠王过来脾气比较大,会有动静,狗狗们每天就捕捉这些松鼠,发挥自己的天性去捕猎,但是这些狗狗不会爬树,只能一直躺在那儿抬头看,只要有小松鼠或者小鸟儿来,就非常拼命追,又爬不上树,就在地上无奈地看。

还有个狗狗的趣事儿,就是晚上睡觉,打嗝的,放屁的,磨牙的,发癔症说胡话的,不知道梦到什么呜呜呜的Bia唧嘴,还有天冷的时候给它们脚垫,却半夜不睡觉,呼啦呼啦叠被子,那声音吵得,我都不知道狗狗怎么睡得安宁的。我们这儿的狗舍虽然有隔断但是互相通透的,有时候大半夜你会听到有个狗狗在里边说梦话或者嘤嘤嘤,别的狗狗就充当班长的角色,嗷嗷嗷,“别喊了吵死了晚上要睡觉呢”,就跟集体宿舍一样,还有偷偷走着走着,站起来定住不动了,burrr放个小屁,可有意思了。

金九的狗狗们

秋凉:这么多狗狗在一起会打架吗?

孙大文:我可以肯定地说,一定会的,这个是避免不了的,它再聪明乖巧,毕竟是种动物,有自己的本能,有时是出于防御,有时是进攻。每次有狗狗来寄养之前,我都会问家长它的社交情况怎么样,这儿有些狗住得长了都变成老油条,只要新来的狗狗,不管脾气好的坏的大的小的,如果说来了之后,这些老油条绝对要给它个下马威。这个时候我就会找社交性最好的狗狗,让它们近距离接触,一手牵一个开始遛并排走,这时候社交性比较好的狗就会释放信号,“安静”,“可以”,“好的,我可以和你一起玩”,慢慢地挨个儿试,就可以相处了,这是屡试不爽的一个(方法)。其实狗狗靠嗅觉的机会更多些,它们会通过嗅觉知道谁和谁的气场是一样的。

在这个园子只有我和狗狗相处,我不太善于言谈,说话声音也不是很高,平时在农家田园,我干我的活儿,捡狗粑粑呀,扫一扫落叶呀,拔一拔杂草呀,活儿挺多的,其实一天挺累的,狗狗们只要能和平相处,就想玩什么玩什么。但是现在我发现我不能对某一只狗特别亲昵,只能说哪只到我面前来,撸一撸狗头,亲一亲抱一抱,不能被别的狗狗看到,它很心满意足地走开了,知道这个假妈妈喜欢我。同时因为这块我们没有那么多其他业务,有家长建议说园子环境不错可以搞些冷餐会,让狗友们都过来玩一玩,其实我们没有太接纳这个建议,也是因为这个地方远离居民区,非常安静,不会扰民,我们自己非常平静,就在这里玩,从来没有高声说过话,狗狗也会产生相对安定的讯号,我给它们传递,然后狗狗们互相传递,所以互相之间非常安静。

为什么这些狗可以在一个场地里和平相处,我干我的活,它们过它们自己的,各司其职,挺和谐的。我以前当过一年小学老师,跟音乐老师学会了许多小儿歌,带它们玩的时候,如果天特别热,需要休息一下,狗狗们就会过来找我,我为了不让它们聚众、闹事、扎堆、斗殴,就会唱小儿歌:

“夕阳照着我的小茉莉小茉莉

海风吹着它的发它的发

它在海边自由奔跑

我们一起寻找小贝壳。”

唱到“寻找小贝壳”的时候说白了就是要寻找臭粑粑,全部都要捡走,要保持场地的安静和卫生。

秋凉:我们和宠物有过许多甜蜜和幸福的时光,就像Adon今天带来的歌曲Luna

Adon:Luna这首歌来自碎南瓜乐队,他们是90年代的一个另类摇滚乐团,这首歌算是他们比较温柔的一个作品,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自己也在吉他和人声创作的过程中,他们的录音给我很大灵感,主场的声线也特别有感觉,之后在街头我也经常去演绎它。这首歌比较官方的解读是写给小孩子的摇篮曲,当然你也可以有更多的诠释,给爱人、家人、毛孩子们等等。

秋凉:让我们一起欣赏由Adon带来的Luna


狗狗能成精

秋凉:在你接手过的这么多的狗狗里,最聪明的狗狗是什么样子的,有碰到过像成了精的狗狗吗?

孙大文:都说建国以后动物不能成精,但这个成精的趣事你根本就阻止不了。举个例子,我们有个小园狗豆豆,园花,属于满大街可见的小土狗。有些狗狗家长每次来都会带很多好吃的零食呀水果呀,不管是不是自己家的狗,只要是一个园子的狗,大家都一起分享。这个豆豆成精到什么程度,它吃过的就知道是好吃的吃了,如果是它没有吃过的,分到它的时候它会把食物叼走,放到自己房间的小被窝里藏着,一藏好马上出来看看,哎,你们别的狗狗吃了吗,有没有掐人中的呀,有没有口吐白沫中毒的呀,真的会观察,看一圈哎,好像它们吃完挺高兴的,这个东西能吃的,这才会去把它那份拿出来哐叽哐叽吃掉。但它还不是直接吃,还要再试探一下,比如有一次给它吃苹果,切的块比较大,它是个小土狗,这块太大了咬不下,不吃,就放在那儿看着你,等你给它掰得稀碎,小小的,一口能吃下的,你说它得多少心眼子。

还有的狗狗在这儿住了一两天,能观察到我每天给它们做晚饭是在厨房里,有饭有肉有水果有蔬菜,它们就知道好吃的都在这屋子里,所以白天出来玩的时候先到厨房转一圈,看看有没有好吃的,没有的话就在这屋躺着,它们都知道好吃的好玩的在哪里放着,休息了就会去那里休息。还有的狗真的狗对自己太好了,比如现在夏天特别热,有的狗狗喜欢乘凉,厨房有吃的又比较凉快,它就在这儿躺着,说不定就碰上个吃的。有的狗就喜欢晒,翻来覆去地晒,跟着太阳光走,它们对自己的照顾挺让人放心的。还有的狗不想和家长分开,你走了我很难受,但是一难受完了就去门口看看,到各个房间到处转转,哎爸爸妈妈走了,算了算了走了就走了吧,然后它就非常会观察这个园子里到底谁是大王,当然了我是大王,它们就能很灵敏地捕捉到,哎这个人是狗王,马上就到我身边做得板板正正的,一脸谄媚地坐到我身边,好像在说:“大哥,这两天就拜托你了,多多关照,罩着我。”它们很清楚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谁能让你衣食无忧,马上就能找大腿,当舔狗。

“大哥,给罐头不?”


养宠鄙视链

秋凉:Adon,如果你的话会选择养猫还是养狗?养猫和养狗的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Adon:如果要养的话可能会养猫吧,因为我自己也有和养宠物的人住在一起过,就我的观察狗还蛮需要人陪伴和照顾的,我光照顾自己就有点累了(笑),当然猫也需要照顾,但它没有像狗那样需要大量的陪伴和照顾。我自己感觉养狗的人会比较有倾向想要去给予、去照顾的一方,那养猫的就倾向各自过各自独立的个性。

孙大文:说到养狗的人士和其他的区别,其实有个鄙视链,也不叫鄙视链,就是有个结构的网络,比如养冷血宠物的,蜘蛛啊蜥蜴啊蛇啊,看不起养狗养猫的,养狗养猫的又看不起仓鼠呀龙猫呀之类的小哺乳动物。但是这个东西咋说,你养什么都行,喜欢就好了,不用存在鄙视链呀。养狗里面又能分出两个分支,我养大狗(金毛、拉布拉多、边牧等),就看不上约克夏之类的小狗,这小狗不像个狗跟猫似的。嗨,你喜欢就好了。人总有攀比心,不说养狗养猫,就说养孩子,那郭晶晶也是豪门媳妇,也去平价店里给儿子买衣服,李湘给女儿买衣服,从头到脚都是名牌,全都好,各人各有养法。你给狗狗买特别高端的东西,它不一定玩,可能给它捡个小树枝,它都玩得很开心,衣服再好看再名牌再贵,它穿衣服鞋子不舒服干什么呀,开心就好,自己养自己的。在这个世界上,你能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每个人都是这样,整个世界就会非常的美好。

秋凉:你家里有猫也有狗,平时猫猫会欺负狗吗?

孙大文:谁欺负谁其实没有什么胜负,有的狗就爱逗猫,一天到晚追着猫跑,猫可烦,但大狗就不太和猫争什么,猫还打它耳刮子,啪啪啪每天都打,大狗也无所谓,这个没有一个共性。单只说养狗的,以前咱不养狗不知道,金毛怎样怎样的,拉布拉多怎样怎样的,边牧怎样怎样的,但现在我这儿来的狗多了,发现即便金毛和金毛,也有“暖男”和“渣男”之分,即便是边牧,号称智商第一名,眼皮子一翻就知道在懂啥,但也有边牧长俩耳朵根本就是摆设。现在我已经打开了上帝视角,不太关注某一种类的共性,像“橘猫九个非常胖,一个压倒炕”,也有橘猫到处玩到处遛,那小身材好得很,也没有那么胖,每个狗有每个狗的个性,不置评说。

孙大文家的猫猫狗狗

有时候(有人)会微信上问我,我想养个狗,养个什么狗好呀,我什么狗都好呀,但你只要想养狗狗猫猫,付出的精力、时间和财力肯定少不了的。有的家长说哎呀我孩子特别喜欢狗狗,这些我都会尊重,但你要清楚,这些孩子喜欢养狗只是玩儿,把它当个小伙伴,这里我一定要强调我的观点,一个狗狗或者猫猫,到了你的家庭就是你的小家人,它不是你的玩具,孩子再喜欢,说白了还是你来养,如果你没有做好心理建设,我坚决建议你不要去养。现在有些家长,说“我没少它吃,可狗在家里还是不听话”,其实这个我很清楚,它是你的小家人,它需要你的陪伴,你也需要它的陪伴,不是说我让它衣食无忧,有避风遮雨的地方就可以了,宠物是需要陪伴的,为什么它乱撕乱咬,因为它没有和你相处过。我这儿寄养的狗狗每天起床睁眼天一亮就出来玩,它们总能找到我,觉得“我不是孤单的”,我现在接触这么多宠物,想到这一点,它不是宠物,真的要把它当小家人。

秋凉:作为一个怕狗的人,我来意大利之后反而好一些了,因为这儿的狗遛狗都拴绳,有些还上过宠物学校,比较有规矩。现在华人包括留学生养狗也不在少数,比如我们就有一个室友就养了条金毛,也是挺乖的。我来意大利这几年,看到微信群里做宠物生意的也越来越多。根据2018年公布的数据,意大利华人养狗的数量超过2万只,我们说意大利狗狗也是有狗权。为保证动物权益和公众安全,当地政府针对养狗颁布了种种严格的法令和措施,凡是养狗者均须到动物登记处为狗登记户口并接种疫苗,狗主人也不能通过训练使狗更具攻击性,而且禁止以此为目的对狗进行杂交。在意大利有很多咖啡厅和商场是允许宠物入场的,但是狗主人带狗出入公共场合时也必须为狗佩戴皮带,清理狗狗便便,当然啦,在米兰满大街狗屎挺常见的,但有规则还是不错的。


关于弃养和救助

秋凉:我们经常看到“领养代替购买”的口号,但在网上也经常看到一些遗弃宠物的问题。

孙大文:遗弃宠物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不光在我们的寄养田园里,包括一些城里的宠物,这个行业的不可避免地遇到这个问题,或者送去洗个澡,转身人就永远不见了,打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回,这是个不可避免的非常严重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是保证在充分沟通的时候,会问清楚为什么来这儿寄养,会去辨别你有没有弃养的可能,如果有的话宁愿不挣这个钱,因为我这儿是商业服务机构,我也要生活呀,我不是收容所,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去承担这么多事情。至于那些会去弃养小动物的人,可以说我非常看不起,你在养之前就应该做好充分的功课,是否能够负担它的一生,如果不能就不要开始。有一些家长我非常佩服,不管是工作、结婚生子,从来没有一刻,真的是把它当成自己的家人不会放弃,这种家长我是特别佩服特别尊重的。

在这里说最后一点,你接一个宠物回家,不管是你想养还是你的孩子想养,你不要把它当成一个宠物,它是你的家庭成员之一。之前有家长问我,说我的孩子可喜欢狗了,有没有不掉毛的,我说你去宜家,买大黄,买二哈,不吵不闹不拉不尿还不掉毛,没有那么多好事,你承担了一个生命呀,还是那句话,“万物皆有灵”。你只要到了咱们园子里,我对它们都是一视同仁的,它们都是小朋友,可能各自有各自的习惯和怪癖,你跟我充分沟通提前说好,实在解决不掉,有训练学校带它去学一学,真的很好,但是最后,你不要轻易地放下它,它能够来到生命里是缘分,“万物皆有灵”,善待生命,和谐家园。

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用爱犬尼莫作为推文配图,号召人们不要遗弃宠物,并收养流浪宠物。

秋凉:我看网上也有一些民间救助组织,包括我以前养过的猫猫也是从救助群里领养的。

孙大文:说到这儿,我现在对那些救助圈的,其实挺失望的。以前我以为你的救助是把狗救助来负责到善终,不管是找到新的寄养家庭还是在某个地方终老都可以,但是现在发现救助门槛太低了,发现人“我看到哪个狗啦,它活得好差呀,你们不是救助团队吗,快来救它吧”,这个我真的很唾弃,你看见了一招呼,完了其他人过去帮你,但是现在很多人没有办法搞一个正规的团队去做,很多人都是自己在做。关于救助我只能给八个字:“量力而行,尽力而为。”你有这个能力就去救它,它如果在野外活得很好,我没有办法,我也要养家糊口,也要还房贷还车贷。但是我希望救助的门槛不要那么低,发现一条流浪狗找个救助团队来解决就完了,你就是功成名就了,我真的很唾弃这种人。救助团队也确实很难,付出财力精力非常难,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还是那一点,你能看到你能救助的,实在不行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话说得很残忍,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2017年9月,澎湃新闻报道了成都的一位七旬老太,她从事动物保护二十年,收养五千条流浪狗,为此基本花光家产。(图/视觉中国)​

我为什么反感“爱狗人士”,这个词已经被妖魔化了。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新闻,谁家狗把谁家孩子咬了,很多反养狗人士就会出来叫嚣:嘿,你爹,你妈,狗肉火锅缺调料我给你送过去,有些骂得更难听。现在咱国内这个宠物的养殖跟欧美发达国家可能差二三十年的距离,有时候看到这些新闻下边带的评论,你什么都说不出来,现在什么人都有,我是科学养犬,文明养犬,但确实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我就养了,咋地”。有很多反对养狗人士说:“你这狗这么好,当祖宗伺候着,你对你妈好吗?”我其实可以反驳的,很多人对狗也很好,对爹妈也很好,但是大环境还是有很多人一门心思对狗好,对自己的家庭、父母、伴侣、孩子,确实不如对狗好,这个谁也没办法评价。

秋凉:我们在网上经常会看到一些非黑即白的攻击,可难道我晒狗难道就等于我不爱我爸妈吗?如果晒出来可能也会被夸奖敬爱爸妈,这并不矛盾,但网上的评论就往往两极化。其实这些成见在西方人那里也很多,我们作为中国人,经常被他们问到“你们吃不吃狗肉”。我觉得吃狗肉可能是某些地方的文化,作为肉狗和宠物概念的狗并不完全一样,但网络上互动的时候一上来就先入为主的预判,假设你是中国人就一定吃狗肉,一定不懂得爱护宠物,其实现在国内爱狗文化也非常兴盛,大家都爱护自己的爱犬,不会喊打喊杀,会有一些反社会人士,但大部分人都是正常人,一个群体被这些极端的举动代言,无论是爱狗爱猫,还是其他话题,都会面临这样一个百口莫辩的困境。

Adon:我觉得在发达国家一再提及这种刻板印象,有点像强势文化的一种傲慢,西方文明对狗的爱好主要因为有牧羊犬的文化,他们会对狗加以训练,狗是它们很重要的一个生财工具,久而久之就培养了感情,像是朋友的关系,大航海时代之后强势文明席卷全世界,爱狗变得有点像政治正确。像我爷爷不吃牛肉,因为以前牛是他们最重要的耕田的工具,也是陪伴他们好几十年的朋友关系,对他来讲吃牛肉在情感上没办法接受。我是觉得爱护小动物的人在每个群体都有,也会有欺负它们的人,这跟国家地域文化没有关系,和人自己本身有关系。所以我觉得把一个群体直接套用一个(刻板印象)模式,我不是很提倡。


伍尔夫的《阿弗小传》

秋凉:今天我想为大家介绍的小说是来自英国作家伍尔夫的《阿弗小传》,有点像日本作家夏目漱石的《我是猫》,也是一本完全从小动物的视角写作的小说,也正好是以意大利为背景的。

这本书讲述的是勃朗宁夫妇的人生故事,非常有名,伍尔夫选择以小动物角度来讲述:一个聪颖的女孩子被神秘的疾病所折磨,渐渐失去了行走的能力,终日把自己锁在伦敦深宅的闺房中。这时候她收到了一位年轻诗人写来雪片一般的信件,一下子点亮了她黯淡的生命。但她顽固的老爸反对这段爱情,于是诗人像风一样掠走自己的心上人,远离了阴霾寒冷的伦敦,前往阳光灿烂的意大利。在那里,阳光和爱情产生了奇迹,让女孩恢复了健康,焕发出不曾有过的生命色彩,直到十五年之后,她安详地在爱人臂弯中辞世。

小狗阿弗见证了自己的主人从阴郁哀愁的生活进入阳光灿烂,能够享受爱情甜美的生活,在颜色绚烂的佛罗伦萨,它也和主人一样,回到旷野之中,恢复了猎犬的天性,找到了自己的自由。在故事的结尾,勃郎宁夫人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想起了自己为爱犬写下的诗句:

看那犬 就是昨天

冥想时 我忘了他在眼前

直至愁思缠绵泪水涟涟

怅卧中 双颊难干

忽然间 毛头凑来枕边

茸茸犹如芳努斯 紧贴我脸

双目澄黄 迎着我惊讶的眼

一只长垂耳 扫干我两边泪痕

我始而吃惊如阿卡迪亚人

乍见薄暮林中毛兽般的潘神

但毛头凑更近 拂去我脸上的泪滴

我认出了阿弗

我从惊讶和悲伤中坐起

谢谢真正的潘神

通过卑微的动物

引我向爱的高度”​

再次感谢西安金九宠物托管中心的孙大文做客「野聲」电台,在此祝福每个毛孩子都健康平安,也祝福孙大文和每位听众心想事成。作为人类最常见的宠物之一,狗狗伴着许多人度过了春夏秋冬,见证了他们的喜怒哀乐,如果我们能够把每个生灵,无论是一猫一狗,还是一花一草,都能去平视它们,欣赏它们,或许我们的人生能收获更多喜悦和美好吧。

感谢收听「野聲」电台,让我们下周再见。❤️


文案策划/秋凉 音乐制作/Adon 供图/孙大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