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kasen

还没想好,就是好好说话吧。

记录两次被喝茶的经历

發布於

2020年,6月4日,杭州。

从日本刚回国两个月后,是我第一次被国宝传唤。他们直接上门找了我妈,把她吓了个够呛。我正巧那天不在家,于是我妈一个下午都在打我电话催我回家。到了家,她才质问我,犯了什么错误?我完全摸不着头脑,一没偷抢二没拐骗三没杀人放火啊,我就如平常一样混着日子啊。我妈说,警察直接找上门来了,又打了很多个电话催她让我回家。嗡的一下,不知为什么下意识马上想笑。我被喝茶了?这是什么概率?我这种丝毫没有一点一滴舆论影响力的无名小卒也能轮到喝茶吗?莫名的觉得好奇和兴奋。

后来得知,原来是因为我写的那首64哀诗,被微信钓鱼。大晚上,我妈领着我去的派出所,第一次喝茶没有经验,面对他们当着我妈面的威胁和恐吓,真的怕家人过于担心,抑制不住得要硬碰硬。情绪激动下、他们也不想难以平息,又来软的。国宝将我的手机没收后,擅自翻了个底朝天。将保存的各种墙外异议文章、图片,境外平台账号上的言论都被一一记录。命令我手机上挨个删除,拍照打印出挨个画押,写保证书,美名其曰念在初犯,放我一码。如有再犯的后果就是,用人身自由和刑事责任来威胁,流氓嘴脸尽显无疑。可怕的就是明明作为一个正直正义的成年人,却要被侮辱成被洗脑后的幼稚愤青。调动家人的不安情绪去击垮你内心的防线,让最亲的人都来怪罪和斥责你,最折磨人的手段就是激化人民内部矛盾。无比煎熬又觉得无奈,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离开这片沼泽。

2020年,12月7日,珠海。

我第二次被国宝传唤,也是豆瓣账号被封禁的第七天。这次是直接电话给我,说配合调查、了解一些情况。我下意识告诉他们不在本地,后来他们调用监控和监察手机行程,得知我在本地后又紧急电话至手机屏幕,不得不接。再三强硬之下让他们给我说明白到底是什么事、犯了什么法、有没有相关法律依据来传唤我,他们恕不回答,直接说不配合便会强制传唤。第二天早上、敲门声阵阵叫醒我,还真的上门来了。一早上手机关机他们找不到我、就来敲家门了。我默不作声,许久后,听见门锁按密码的声音。他们居然又调了监控、让管家查出密码锁擅自开门。我马上开门,跟他们上了警车,到了派出所。两个小时的信息盘问、洗脑教育、采血采指纹验尿,我说自己喝多了,手机没电没充电,社交平台已经将我的号封禁,发的过激言论也是喝多的情形下发泄而已。他们真的应声道难怪我满身酒气、满嘴酒味。不知道是真给我开脱,还是真糊弄我。最后服软认错、告诉他们自己后悔,决心悔过,写完保证书就是最后的他们拍照留证的画押,一套流程顺利走完。

因言获罪在他们眼里就是合情合理,依法追究你的言行责任。“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是他们最擅用的说词,你跟他们聊宪法,他们拿公安法和网络信息安全法压迫你。他们无耻得承认,随便就能用寻衅滋事或煽动颠覆等欲加之罪让你无处说法,强攻只会将事情严重扩大,你只有配合的义务、没有反驳的权利。我认为最好的方式也许就是当作又一次耍猴的心态吧,看他们痴蠢的样子,配合他们演一出爱国大戏。

但是不知道下一次喝茶又会是什么时候,又会在哪里,又是什么意想不到的一句话触碰到了他们的恐惧和敏感。

只要良知尚存,很多事总不能充耳不闻、更不能缄默无声,那样只是吃喝拉撒的动物,而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畜生闪耀着最纯粹的道德的光辉,那么,杰出的人就必定会被贬为恶人。如果谎言一定要以‘真理’之名装饰自己,那么,真正的老实人就只能求之于名声最坏的人之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