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鋼

记者

语象笔记: “指示”“批示”有天大差别

这是2020年2月26日人民日报。对农业生产和抗疫,习近平作了“重要指示”,李克强作了“批示”。

“指示”和“批示”,翻译成英文似乎没有区别,中文语义其实也大同小异。“指示”和“批示”都是高层领导对下属发出的指令。“批示”写在下级呈送的报告上,“指示”有时可以口头发出,区别仅此而已。

胡锦涛时期,中共一把手胡锦涛、二把手温家宝,甚至其他政治局常委,都可以发出“重要指示”。如:

2008年汶川地震,人民日报上报道胡锦涛的“重要指示”。但作为抗震救灾前线总指挥的温家宝,角色突出。

汶川救灾中,胡温都有“重要指示”:

从2003年到2012年,胡温的“重要指示”频繁出现。从地震到水旱灾害,从矿难到重大污染事故。这是2011年的报道:

习近平上任之初,中共对领导人的宣传暂时延续了胡温时期的规格。对重大灾害,2013年3月29日,总书记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曾同时对西藏山体滑坡“作出重要指示”:

此后,习李一同作出“重要指示”的报道在人民日报绝迹。2013年4月,四川芦山发生地震,这一次,人民日报只报道了习近平的“重要指示”:

“指示”和“批示”在使用上出现重大区别,始于2015年。这年元旦,上海外滩发生严重踩踏事件。

对踩踏事件,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李克强“就事件处置作出批示”。用词的不同,反映出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地位差异。习上任后,对其个人的宣传不断升温,一二把手之间的权威落差不断扩大。

一段时间,地方媒体还没有明白“指示”、“批示”的不同。新华社的报道明明写的是“习指示”、“李批示”,但报纸编辑拟题时还会混淆。

这家报纸不知道,现在的李克强不像当年的温家宝,党媒上已经不能让总理和总书记同时发出“重要指示”。总理发“批示”,总书记作“指示”,只有总书记,才拥有发出“重要指示”的特权。这不是文字游戏,这是政治,这是“政治规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