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鋼

记者

病毒肆虐时,党媒在忙啥?

在对新冠肺炎传播之初的同期新闻报道作回溯性研究时,我读到这样的句子:

“有些动物身上可能携带病毒,如果随意寄递会产生疫情扩散”(人民日报,2019.12.16第7版)。

“将围绕重大传染病疫情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修订一批急需的国家标准”(人民日报,2019.12.25,17版)。

“人类正洋洋得意于新的发现和医学的胜利,因而高枕无忧,对逼近的瘟疫却毫无准备”(长江日报,2019.12.19,13版)

是在说武汉?不。上述第一条批评“快递活物”,第二条报道全国卫生检疫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成立,第三条出自一篇书评。这些使用了“病毒”、“疫情”、“公共卫生事件”等字眼的报道,和新冠状肺炎无关。

我的语料库是中共党报,重点是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中共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以及湖北日报旗下的楚天都市报。观测时段,从2020年1月1日(媒体报道武汉政府发布疫情通报)到2020年1月26日(媒体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疫情防控)。


传媒语境:政治的新年

中国领导人没有凡人的元旦和春节,新年是他们的政治舞台。我们无法得知中宣部岁末年初的部署,但可从媒体语象看到清晰的舆论导向。

数据取自人民日报和全国各省级党报

观测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人民日报加全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党委机关报,我发现一个现象:有四个原本已属“烫”级的关键词语,2020年1月使用篇数比2019年12月又同步腾高。“两个维护”(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传播实况,可以证实当局发动了对领袖宣传的新攻势。“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的升高,盖因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胜之年”,是全面建成小康“收官之年”,无疑这是领袖丰功伟绩,冲锋号已吹响。新年是关键。无论是营造“欢乐祥和”的气氛,还是报道领袖在新年的频繁亮相,这四个关键词语都是聚焦点。

不幸,肺炎来袭。

20个人民日报头版


2020年1月1日到2020年1月20日,整整20天,人民日报对武汉疫情只字未提。下面是20天的20个人民日报头版:

这20个人民日报头版,的确是执行“两个维护”的典范。20天,有19个头版头条和习近平有关。其中有他的三次讲话、他主持的三次高层会议、他的两篇外访报道、一次表彰、一篇文章、一个书讯、一次座谈、一次命令、一封信;还有4篇冠以“总书记来过我们家”栏题的脱贫报道。20个头版上,有66篇的标题有“习近平”三字。

   1月21日,人民日报上终于出现了他对疫情的指示:

指示未置于头条,头条是他在云南视察军队。


地方党报在干什么?


自1月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疫情通报,到1月21日,时间已流逝20天。中共的体制,党管一切。党报的读者——各级公费订阅党报的党组织和党员,是执政的骨干。这20天,湖北省境内的党报对迅速蔓延的疫情有何反应?

1月2日,楚天都市报报道,有8人在网上散布“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警方处理。

楚天都市报是湖北日报的“子报”,如同南方日报的“子报”南方都市报。这类市场化报纸,在2003年非典和2008年汶川地震时曾勇敢披露真相,大胆发表意见。但2008年后,特别是2013年后,市场化报纸已在严苛管控下与党报大同小异。

1月6日,楚天都市报报道了有上万人次到场的高校艺术招生咨询会。同时报道武汉两会开幕,以及武汉卫健委对于疫情的第二次通报:

通报称,“59例患者均已排除SARS等呼吸道病原”。卫健委向社会释放的乐观信息,呼应了“武汉进入两会时间”的喜庆气氛:

右侧1月8日的报纸报道了1月7日的常委会议,习近平2月3日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但没有发现任何媒体报道过这个“要求”。

武汉两会未提及疫情,市长周先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仅泛泛要求“加强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提高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和医疗救治能力”。两会于1月10日闭幕。对于疫情,这是十分重要的一天。楚天都市报在头版头条报道肺炎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

1月10日楚天都市报报道的这一消息,和两天后武汉卫健委发布的肺炎确诊通报,其“母报”——中共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视若无睹,无一字披露。继武汉市后,省进入“两会时间”。

1月11日、12日,湖北省政协、人大会议相继开幕。在12日省长王晓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384字的一节谈存在问题,未谈疫情;有267字一节专论公共卫生,提到“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也未涉及新冠肺炎。他高谈“把老百姓的‘急愁盼’问题当大事做、往实处做、尽全力做,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却对病毒肆虐时湖北人民的所急、所愁、所盼无动于衷。

讽刺的是,王晓东的报告1月21日在湖北日报发表,同日习近平对疫情的指示见报。报告文字无法与领袖指示对表,留下政府施政严重失误的铁证。

事实上,湖北日报关于省两会的报道,在该报头版头条里还算少见的原创。纵观1月1日至20日该报头版,20个头版头条,有14个和人民日报完全一样,几可看作人民日报湖北版。这正是2013年以来省级党媒的典型样式:服从,紧跟,与中央党报保持高度一致。

有必要指出另一个重要事实。1月7日,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主持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集中学习,内容包括习近平关于应急管理工作的论述和中共宣传工作条例。蒋要求“坚持底线思维,强化风险意识,加强应急管理工作和应急能力建设,坚决扛起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的政治责任。要以对人民极端负责的态度,做好公共卫生防疫工作,加强公开透明的信息披露”。纯属空话——其后两周的事实证明了这点。

2020年1月20日,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刊登8个版的“媒体责任报告”:

其前言称:“我们随人流涌动,人在哪里,我们就奔向哪里。我们拥抱互联网,向云出发,而媒体责任始终不变……”。“民呼我应”?又是一个反讽?

春节临近,湖北没有预警。武汉卫健委的数次通报,大事化小,给民众派了子虚乌有的定心丸。党媒在全力营造节庆气氛,这是1月17日、19日、20日的楚天都市报。政府惟恐百姓不云集,人头不攒动!


300多村民吃饺子宴:

4万家庭吃团年饭:

鼓励旅游,派发20万张免费旅游券:

甚至到了习近平防疫指示已公开报道的21日,湖北省委省政府还举办了春节团拜会和文艺演出(22日的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楚天都市报均未报道此事):


遭殃的是武汉、湖北乃至全国各地的老百姓。


劫难时刻的欢乐祥和


2020年1月21日,习近平对疫情作出指示,中国本应进入抗疫时刻。然而回看人民日报,令人难以置信:22日、23日、24日、25日的头版头条,都与抗疫无关。

版面安排本身就是一种话语。党报的头版版面,是党的政治话语的鲜明呈现。且让我们对这5天的人民日报头版,逐日细看:

22日的头版显示,习近平17、18日出访缅甸,18日回到云南(我判断,他对疫情的指示,是到云南不久作出的),19-21日,他在云南“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行程的主题是“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他数次到人群集中的地方,而就在21日,国家卫健委确认昆明市出现首例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他在云南曾强调“坚持底线思维,强化风险意识”,但从报道看,他的活动,无关抗疫。

23日的头版头条,报道了习近平等人“看望老同志”。报道罕见地罗列了111位前高官的名字,重点强调老同志们“高度评价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对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表示衷心拥护。”

24日,农历除夕,头版头条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春节团拜会。习近平发表了显然是精心准备的讲话,他号召“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充满感情地说“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同时间赛跑”。恰此时,新冠病毒已跑在亿万中国人前。团拜讲话未提及抗疫。

25日,初一,版面右侧有两条抗疫报道《武汉,分秒必争抗疫情》和《紧急驰援 共赴时艰》。任何一条都完全应该置于头条位置,然而头条又是冠以“总书记来过我们家”栏题的脱贫报道。

从21日到25日,大批党员、干部和老百姓疑窦丛生:在非典开始抗疫、汶川地震开始抗震时,中央领导已到现场,为什么此时没有一个常委到达武汉?恐惧、慌乱、无助的人们,此时还有什么心情“欢乐祥和”?

不能追问党报总编。年初以来的党报版面,其实早已被“订座”;因为领导人的活动,早已预设。无论出访、视察慰问的行程,都早早确定;无论新年贺词、团拜讲话,都早早拟就。不能抱怨领袖。体制如同一头巨象,任何飞来横祸都难以改变它的笨重步态。

26日,全国媒体报道了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至此,真正的抗疫模式开启。此后的党媒,将上演另一套戏码。


附记:在检索2019.12.1-2020.1.20人民日报时,我发现有7篇文章使用“病毒”一词,但都非实指,而是借喻,且全部引自习近平对党员的要求“去杂质、除病毒、防污染”。我非常赞同他的话。对近两个月党媒的观测表明:祸国殃民的体制病毒,已到了非清除不可的时候,“时间不等人!”


本文首发于《传媒透视》:https://app3.rthk.hk/mediadigest/content.php?aid=2192

本文英文版见:http://chinamediaproject.org/2020/01/30/too-busy-for-an-epidemic/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