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wye123

qdwye,前NGO从业,关注法律和教育问题。

先走一步

       这题是朋友门调侃我“运气好”时说的。我在大约12月中旬离开武汉去北京,在武汉的最后大半个月里,我住在一个离汉口火车站900米左右的·小区里。再往前一个月,整个11月,我的上一份工作,每天活动范围在华南海鲜市场5公里以内,每周最少三次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活动。所以朋友们调侃说我“运气好,先走一步“。尽管我是因为确诊重度抑郁症离开武汉的。也因为这段经历,新冠肺炎期间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不是侥幸,有点病态的“我为什么没留下来?”

       去年整个下半年状态不佳,八月数次从梦中一身冷汗的惊醒后,从山东某公司离职,离开从大学算起呆了快七年的城市,九月和十月在北京、黄冈老家、武汉游荡,到十月底的时候觉得”我不能两个月还不工作“,入职了某分布式长租公寓企业成为一名收房销售,这份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去寻找闲置房屋并和房东签订五年、十年的租赁合同,公司统一改造后再出租。我去“试岗”的第一天,分配给我的师傅骑着他的小电驴载着我直奔华南海鲜市场对面的万科某小区,顺便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的小店买了热干面——带给租客的,他要去为昨天签约的租客办理分期付款手续。按照后台数据,仅仅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两个万科小区里,这家公司就有至少20-25套未完全出租房源,每套大约可住3-4人,师傅跟我讲,这两个小区至少一两百套房子是我们的。这些租客都在春节前后纷飞到了全国各地。

      我在试岗一天后决定接受这份工作,心想别的不说,快速了解整个汉口的二手房/租赁市场是没问题的。由此开始了我从华南海鲜市场开始的武汉生活。这工作朝九晚八理论上无休,师傅带着我三天时间了解基本情况后,我就“单干”了,恰巧在这个月公司在武汉的房屋空置率过高,因此虽然是作为收房销售入职,我们11月的主要工作是完成分配给我的出租任务——作为新人,两个星期的试用期后是任务是每周一间。除此之外就是“巡房”,“新人有客户就带看,没客户就巡房熟悉小区”,巡房的任务量是8套——你很容易混过去的。实际上每天工作大约在三到四个小时左右即可完成,那个时候我应该已经是抑郁状态了。每天游走在汉口的街头,泛海国际、唐家墩、菱角湖、青年路、云飞路、范湖、赵家条、汉口火车站、武胜路、长港路、江汉路......每天步数两万+。

      然后我辞职离开武汉后这城市跟我也没有了什么关系。但是好几个晚上因为新冠肺炎消息难以入睡,睁眼到天亮。那是因为对我来说新冠肺炎不是数据,不是案例,是生活,是我可能接触过的、打过照面的一个个人?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很多情绪要表达,但又都觉得不是自己的情绪,要是我还留在武汉,是不是能更好的体察这种情绪?——这种时候,抑郁症患者真累呀。明明给朋友写新年信说希望自己新的一年松弛且顺遂。周一的时候关掉了朋友圈,这两天也打算卸载微博。除了每天早晚看一次消息以外不再关注。再见时我们一起唱《米店》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