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dwye,前NGO从业,关注法律和教育问题。

多余的话

早先看一个说法,讲有一部分人的肥胖来自内心深处对食物缺乏的恐惧。因为我最近在奇怪自己为什么吃饭很快,或者说很急,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因为高中被逼的,毕竟中午都只有15分钟吃饭。现在想想不是的。我小的时候,八岁以前,我爷爷奶奶通常要带我们堂兄弟姐妹六个孩子。我妈一度讲我当年,不喜欢争。就是说一盘肉上桌了,别的兄弟姐妹都在抢,我不抢。我妈说她有一回看到然后问我,你怎么不抢,不吃不饿吗?我答:不饿,饿了一会儿爷爷用开水泡饭给我吃!

我还记得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喜欢开水泡饭吃。可能其实那个时候真实情况时,不是不想抢,而是抢不过吧——我是最小的一个。说起来是,我要告诉自己,别急,没人和你抢,慢慢吃;下一顿也还有,不用怕没的吃。但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吧。罗永浩讲过“非独生子女家庭,对于父母之爱的强烈争夺,是独生子女无法体会的。”我觉得可能到现在来讲,就变成了,“先是担心自己没出息,然后费尽心机想有惊喜。”,我的生长环境、经历,较我许多 同龄人来讲(指同一个村子),或许是独特的、更好的,但是较我现在的交际圈来讲,可以说是各有各的问题,但是我个人觉得,是更复杂的,更深的。甚至,我会觉得我的诸多问题,都是本能层面,动物本能层面衍生的,例如对食物的渴望,获得认可等等。所以我会觉得自己道路漫长,生活艰难。做很多选择,走很远的路。

碎碎念84
10
10

回應7

只看衍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