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4064 

先走一步

qdwye123

这题是朋友门调侃我“运气好”时说的。我在大约12月中旬离开武汉去北京,在武汉的最后大半个月里,我住在一个离汉口火车站900米左右的·小区里。再往前一个月,整个11月,我的上一份工作,每天活动范围在华南海鲜市场5公里以内,每周最少三次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活动。

关于不割席

qdwye123

前两天看到有朋友讲国际社会目前对香港的态度可以放进“谴责受害者”的框架里,我其实想问,受害者不可以谴责吗?即使是他们的确做错了?我可以认真的跟长辈、不看墙外的同龄人讲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运动不是港独,讲暴力事件其实是少数。但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谴责打砸、纵火、堵塞交通的情况。

“反送中”游行时大陆青年在想什么和做什么——个人版

qdwye123

基本立场:早前几个月关注到《逃犯条例》新闻时第一感觉就是这个条例会为政治犯的遣送预留可操作空间,因此基本立场是反对通过该条例的意见。做什么:1、检索和查看相关文件、资讯,跟进相关进展,包括原文、各机构、团体的声明。2、跟身边有兴趣了解这件事但没有渠道的朋友讲述和发送给他们科普文章。

【接龙】关于六四的问答

qdwye123

Q1:你认为六四事件发生过吗?发生过。应该不会有人否认发生过,但是人们更多关注它的价值判断吧。Q2:你认为六四事件是和平请愿吗?是。就我所看到的影像、文字资料来讲,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和平的。Q3:你认为六四事件当中,在天安门有大屠杀吗?不清楚。

多余的话

qdwye123

早先看一个说法,讲有一部分人的肥胖来自内心深处对食物缺乏的恐惧。因为我最近在奇怪自己为什么吃饭很快,或者说很急,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因为高中被逼的,毕竟中午都只有15分钟吃饭。现在想想不是的。我小的时候,八岁以前,我爷爷奶奶通常要带我们堂兄弟姐妹六个孩子。我妈一度讲我当年,不喜欢争。就是说一盘肉上桌了,别的兄弟姐妹都在抢,我不抢。我妈说她有一回看到然后问我,你怎么不抢,不吃不饿吗?我答:不饿,饿...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qdwye123

发现如果你希望不陷入琐碎和细屑之中,便要花费12分得努力,仍旧对事务保有清晰得认知和看法。这是没有办法得事情。有效的获取、过滤筛选和利用信息,是一个终生的命题。希望越来越好——有感于老家的事情:这两天家里来电话,谈起一桩和村子里的土地纠纷,发现不是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没有解决问题的精力——它牵扯太多了。查阅文件、理清事实、需求解决途径。。。。。然而诉求却并不明确。和父母讲,我们这一代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