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谋人

一个单纯的人

|思维实验|星际穿越与道德义务

發布於

近来重新翻读桑德尔的《公正》,发现书中在论证罗尔斯的“无知之幕”时,谈到他对道德义务的诠释,感觉很有意思。想着自娱自乐的做个小故事来思考一下也未尝不可,当然如果细看下来也会隐约觉得这是个春秋笔法,实际是另有所指。不妨也可以借着这个小故事的角度,来重新审视那些日常生活中根深蒂固的想法


你在地球上生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你面前,他出于某些未知的原因并且不经你同意,以强制的方式将你跟他一起传送到了银河系的某个有文明的星球(假定你地球生活的记忆被消除而且永远无法回去)。

在这里你可以勉强生存(有基本的空气和重力),但是十分困难(不知道住哪里安全;哪些古怪的外星食物可以果腹充饥,如何在这个外星人的世界中与他们相处),你必须在一切方面都从零开始。

这时候他又在不经你同意的情况下主动(强制)的让你生存下来,并且他做到的比你想象的更多,他照顾你生活的一切,并且让你融入这个星球的社会(实际上他也从照顾你的这个行为中得到了某种非物质性的特殊好处)。

多年以后,你已经可以在这个星球中独立自主的生活,并且也知道你来自于地球的真相。这时候他突然反过来向你索取回报。那么你有道德义务来回应他的诉求吗?


道德义务的来源是什么,桑德尔给出的理解是:意志自由互惠性【作为自愿的行为,契约体现出我们的意志自由;它们所产生的义务之所以具有分量,是因为它们是自我给定的—我们自由地、自主地承担它们。作为相互谋取利益的手段,契约利用了互惠性的理想;履行这些契约的义务,产生于那种偿还他人给我们提供的利益的义务。但在事实情况中,有些契约尽管是自愿的,却不是相互获利的;而有时候,我们可能仅基于互惠而有义务偿还一种利益,甚至都不需要契约。】在最后一句话(以及后面的论述)中他提到,这种道德义务的普遍性已经超越了契约的范围。

所以说回上面的故事,我被赤条条的带来一个陌生的星球时,并没有与他签订什么协议,我既没有向他要求帮助,也没有承诺以后的报答。甚至连不平等契约都没有,不管我当时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接受他,都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但这就可以说,我无需承担回报他的道德义务吗?桑德尔认为【我想提出一种更进一步的、更具挑衅性的主张:意志自由不仅不是道德义务的充分条件。(一项不平衡的交易可能远没有达到相互获利,以至于其自愿性特征也不能使它免受责难。)也不是道德义务的必要条件。如果相互间的获利足够明确,那么,即使没有同意的行为,互惠性的道德主张也可能站得住脚】当然这种主张如他所说是十分激进的,即使有一定的正当性,也有为强硬的销售策略以及其他形式的滥用开启方便之门的可能。他在文中对其的辩护其实也并不有力【如果我们不承认互惠的独自分量,那么我们就很难理解我们的道德生活。假设我这一方在忠诚于婚姻20年之后,发现我的妻子有出轨行为,那么我可能诉诸于互惠性:“我一直如此忠诚,我当然应该得到比这更好的。这不是回报我的忠诚的方式。”这种抱怨并没有涉及同意,它也不需要同意。它在道德上似乎是合理的,即使我们从来没有交换结婚誓言,而是作为伴侣生活了这么多年。】

假设这种激进主张是成立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发现在故事中。他并不是一味的给予,也有从中捞到好处。但这里就涉及两个问题:一是他所付出的和得到的是否已经满足互惠性的要求,不再需要额外的回报;二是互惠的交换中是否硬性的需要我的主动参与。

对于第一点是比较难以判断的由于他得到的是非物质性的好处,而付出的较多是物质性的,所以判断上主观的成分就占比很大(比如购物券和比赛得奖的价值比较)。第二点就更是根本性的,“他从照顾你的这个行为中得到了好处”这个好处算不算是我给的,还是他自己得来的,更直观的例子好比:有人用发盒饭给街友这种方法去在网络博眼球、抢话题、赚知名度,那么日后街友改善境况了还有回报他的必要吗?那些流量不是他主动给与的就可以说互惠性没有被满足吗?

即使我们放宽很多很多的条件,说我是有道德义务去回报他的。但又怎么解释最一开始他将我变得赤条条这个事实,我之所以出现在这个星球都是拜他的“某些未知原因”所赐,也许是他一时兴起就将我带来这里,我在这里所经历的磨难和帮助都是原本应该的吗?不难发现在前期的状态中,不仅仅只有我的独立选择是缺位的,而且我之所以要(被迫)选择的原因的正当性也是缺位的。与其说我来到这、我受到帮助、我学会生活……不如说我因为他的某些意愿而非自愿的来到这、然后又因为环境条件所迫只好接受帮助、为了在这里生存下来不得不学习如何生活……最后还要因为他的付出去承担道德义务吗?

在极不严谨的乱说一通后,也许我可以粗浅的下个结论,这种回报可以不用道德义务这种刚性的词,就仅仅是回报(也就是说我没有道德义务来回应他的诉求)。对于他的细心照顾的一种回报,一种主观行使的权利,可以做也可以不做,而不是必须要做的义务。反过来讲,如果他提供的是劣质的,糟糕的,有极大压迫性的环境让我生活,我就没有了理由去对他释出善意。

最后来个小彩但,或许早就有盲生发现华点(233/DXX)。如果把小故事中的地球换成“天堂”、“虚无”、“轮回”……把外星球换成地球,就会有另一番风味。

狼蛛星云中的星团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