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人無法在歷史中展現自己,只是掙扎在歷史的洪流

女媧傳說之復活

一座古老的神廟,入口處被一批軍隊守護著。士兵的武器看起來相當怪異:有捕魚用的海夜叉,砍柴用的斧頭,鐵甲練就的鎖鍊,以及流星錘、百尺矛、巨人盾等等等等……

一個人騎著高頭大馬,全身武裝到牙齒,看上去很是威風,特別是他那具帶有犄角的頭盔,簡直就像一個鋼鐵怪物。他好像不耐煩了,不停地在原地騎馬踏步。那些士兵們個個都斂聲屏氣,周遭也只聽見達達達的馬蹄聲。

一會兒,從神廟裡面跑出一個人,他向騎馬的人嘀咕著什麼,那馬上的人聽了,連忙下馬轉往神廟中去了。一連串盔甲的聲響在神廟空蕩的壁畫間迴盪,他來到了一間密室。旁邊的祭司打開房門,他走了進去,見到一個男人半跪著,在那個男人身前,停放著一副水晶棺。

他來到了男人身邊,說道:「將軍,你找我有什麼吩咐?」男人一動不動,像座塑像,只有嘴唇微微顫動著:「儀式就要開始了,這片樹林外的地方不能被人發現,尤其是他。你帶著屬下駐紮在方圓一里的地方,沒我的命令不準他們隨意走動。」「是。」

騎士依舊響噹噹的出去了。他吩咐下去,那些奇怪的士兵們訓練有素的朝四周分散開去。此時,神廟入口已空無一人。密室內,祭司圍繞著水晶棺轉動,點燃的蠟燭一根根燃燒,把祭司的身影拉得斜長。男人開始祈禱。

「我偉大的隱藏者,大地的母親,黑暗與混沌的女兒,生殖之月的庇祐者,您尊敬的崇拜者,忠誠的伙伴蚩尤,向您請求:請將您的力量重新播種大地,您的美麗與智慧將重新照耀人間。醒來吧,女媧大人。」

神廟外的樹林開始躁動起來,猴子在樹枝間亂躥,風聲鶴唳。士兵感受到了異常,他們看到天空中一大片黑雲向樹林聚集,形成一股強烈的卷流,似乎有某種力量將它們召喚。不久雷聲大作,太陽被遮住了光芒,整個世界就像是一場末日。

密室的祈禱仍在繼續。祭司們將火焰放入水晶棺內,所有的人隨後在地上跪拜,不出一刻鐘,一道閃電劈了下來,打中在水晶棺內。

緊接著是一聲巨響。

水晶棺裡躺著一位女性,她雙眼緊閉,一身蛇尾蜷縮在角落。不知過了多久,雷聲終於消停下了,太陽重新照耀天空。蚩尤定了定神,收斂住欣喜的眼神,望著水晶棺內已經復活的女神。

「我睡了多久了?」女神緩慢地睜開眼,慢慢地坐了起來。她的眼睛看向了跪拜在地的祭司們,然後看向了蚩尤。「是你,將我喚醒的。」

蚩尤立即笑臉迎接:「女媧大人,原諒我自作主張打擾您的清靜,可是您的孩子們需要您,他們需要您的幫助。」

「大膽。」

「不敢。如今黃帝定天下,弄得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所以懇請您出山,助一臂之力。」

「我沒興趣。」

「只是黃帝是出了名的暴烈,他一旦坐上天帝的位置,恐怕⋯⋯我們都沒有好日子過吧。」

「當初共工與顓頊爭帝,你們也是這樣說。如今,又打算演一出借刀殺人啊?」

「當年顓頊只是一時氣不過,您別跟他計較。」

「是啊,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計較什麼」

女媧看著蚩尤尷尬的樣子,微微一笑道:「我如今的力量還未恢復,你先讓我熟悉地面的花香。」

蚩尤領著她走過威嚴的大殿,來到神廟前的樹林裏,一陣陣的鳥的啁啾清醒了女媧的耳朵,綠蔭的搖擺,風的吹拂,洗滌了女媧的眼目。她深深的吸一口氣:「我果然還是回來了。」


戰爭之神蚩尤正在擦拭他的匕首,一凜寒光映入他堅毅的眼神。恐懼,仇恨正獲取這眼神的力量,據說,見到它的人都死了。

騎兵上前來報,他收住短刀,戴上面具,率先發問:「什麼事?」

「將軍,有人要求見您。」

「見我?長什麼樣子」

「一身白衣,右手殘廢。」

「知道了。」

蚩尤望著神廟附近的那片樹林,女媧這幾天一直都呆在那裡,據她的說法,「在這座山林深處,隱藏著一朵花蕊,它是母親給她的禮物。」

「也不知道找到沒有。」

蚩尤讓騎士帶人上來,還沒開口,一個白衣素裹的男子自行走進殿內,他一點也不緊張,似乎這裡是某個度假勝地,自己則是一位悠閒觀光客。

「你好啊,戰爭之神蚩尤。」

「你好,白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