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小孩|詩歌

獻給烏克蘭和孩子們

Erick 


十七歲的事情

讓十八歲解決

於是你走進相框

是一陣風呢?

還是你稚嫩的笑顏

十八歲

你解決了一切

郵報寫了封感謝信

很多人為你簽名

除了黑就是白

春天就要來了

枝葉告訴我不要

靠近剪刀手,兩隻蝴蝶

被埋在水泥裡

春天在哪裡?


Nora 


什麼時候你也

穿上那件白襯衫

作一個水手遠航

多少次

浪潮席捲夢鄉

西伯利亞的海港上等不來候鳥

卻撒滿麵包屑

每個晝夜

石堤都記得麵包的主人

你對所有歸岸的汽笛問好

杉板橋浸濕皮鞋

你的心在受潮

老船長知道所有的故事

海妖和珠寶

可是面對你

他也不知道


Dolly


路邊的小花一朵朵

車輪碾過的時候決對不哭

荒野的阡陌一條條

哪條是回家的路

像隻洋娃娃夾著蝴蝶結

你說:只要十個蘭特

只要十個


小偉


雷雨來了

姐姐怎麼不回家?

小心衣服呀

淋溼頭髮

天空漫延至屋脊

高高的腳邊

撐起信風

木雞旋轉

姐姐怎麼不回家?

火車站的綠皮蜥蜴閃爍

它的鱗片

看它吃掉一大群人

冒煙的石頭

震撼鼎沸老樹根

姐姐怎麼不回家?


阿年


阿爺的谷地曬著陳年舊事

拍拍灰塵抖落雨聲

聽說一望無際的大海

就在雲那邊

你抬起頭眯眯眼

伙伴們曾經也和你做遊戲

躲著躲著

全都不見

光陰遮住了你的眼


Peter 


太陽為了放牧羊群

用光了熱量

在薄霧的早晨

森林隱藏了凶險

遠方傳來陣陣濃煙

失去魔法的女巫變成狼群

你是放羊的孩子

卻因為說謊

判決死刑


Eve


用紅眼睛歌唱藍嘴巴

用布娃娃裝飾鐵疙瘩

一面紅旗下三個小媽媽

一起過家家

在這之前

先別告訴我

我在等爸爸


Mark 


人有十個指頭

你有十一個

所以數數的時候

總是多出一個

那是一根老鼠尾巴

人有十個指頭

你有十一個

所以畫畫的時候

少了一筆蠟

那是一道小小傷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